魔蝎小说 > 现代言情 > 害群之马 > 第四章
    赵无咎掌兵多年,令行禁止,通常一个威压的眼神,手下将士心中难免惴惴不安,反省自己谏言行事可有不妥之处。

    他在军中的声望并非身份之故,而是源于多年的身先士卒运筹帷幄,只是碰上柏十七这样的滚刀肉似乎就不太好使了。

    柏十七并不惧怕他,眼神威压她装傻看不懂,还侃侃而谈运河沿途的风土人情,热情邀约:“堂兄长期闷在舱房里于身体不好,等到下一个城镇的时候,船上要补给果蔬米粮,不如咱们下船去转转?”

    赵子恒一脸黑线:堂兄的腿……兄弟你是不是没眼色?

    赵无咎双腿失去知觉之后,连宫里皇后举行的宴会都不肯参加,闭门谢客,除了宫中御医之外,外人一律不得见。

    舒长风屏息在侧,神色紧张,可预见性的柏十七会遭到拒绝,只是不知道会不会引起自家主子震怒。

    赵无咎锋锐的目光掠过自己的双腿,与柏十七直视。

    他很想知道眼前油嘴滑舌的小子到底是真心诚意的邀请他,还是借此机会嘲讽他双腿不良于行。

    柏十七一双眼睛亮如星辰,更兼着唇红齿白,端然一副好皮相,说起话来也是十分动听:“运河两岸风景各有不同,久困漕船,天天看着熟面孔都腻烦了,下船走走,尝尝当地美食,再听听小曲儿,不知道有多逍遥。”

    赵无咎从她眼中看不到分毫嘲讽之意,她的口气再平常不过,对他坐着轮椅之事也视而不见。

    “我这样子能随意走走?”他心中不舒服,口气称不上多平和。

    柏十七很是困惑:“为何不能?坐轮椅可比两条腿走路舒服多了。”她凑近了去瞧:“可是轮椅坏了”也不知道从哪摸出来一把带鞘的匕首,在轮椅上敲敲打打。

    房间里突然陷入了一片安静。

    赵子恒傻眼了,很想把傻兄弟拉回来,免得被堂兄一脚踹开,但是想想独自扎马步的凄凉,又默默将阻拦的念头按了下去。

    舒长风更是瞠目结舌。

    赵无咎并不是个亲和的人,某种程度上来说,甚至可以称得上冷情自律到了极致。

    这么会子功夫,柏十七已经从轮椅左边轮子检查到了右边,又挪到了正面,掀起盖在赵无咎脚上的毯子,试图看脚踏板下面的结构。

    她凑的极近,赵无咎低头,目光恰恰落在她的脸上,意外发现她的睫毛既浓且翘,他挪动轮子,本来准备朝后退的,脑子稍稍分神,居然犯了个难得一见的错误,竟是驱动轮椅朝前滚动,柏十七毫无防备之下,脑袋磕在了他的膝盖上,要朝后跌坐下去的时候,被他拉了一把,更是错上加错——她一头扎进了他怀里。

    赵子恒:“……”

    舒长风:“……”

    赵无咎自己也很惊异于这种变故,他极不喜旁人近身,更没有与人肢体亲密接触的习惯,运算精密的大脑停顿片刻,毫不容情的去推怀里人的肩膀。

    柏十七试图起身的同时屁股下沉,身体矮了下去,堪堪抬头,恰把脸蛋撞上了赵无咎粗砺的大掌……

    赵子恒捂着眼睛怪叫,义愤填膺:“堂兄,我总算明白你为何多年不肯成亲的缘故了,就算你喜欢男人,可也不能对我兄弟下手吧?!”

    舒长风:“……”

    舒长风深深被眼前的连番巧合与赵子恒的言论惊呆,已经说不出多余的话了。

    从旁观者的角度来看,就是方才柏十七检查轮椅到了正面,然后……被主子一把拉进了怀里,这也就算了。柏十七抬头之时,主子竟然……竟然还摸人家大小伙子的脸……

    这个癖好就不太好了!

    赵无咎:“闭嘴!”

    赵子恒眼中看到的事实与舒长风看到的差不多,那一个瞬间他心中甚至被自己高尚的节操感动了——柏十七你个臭小子,你跟老子有福不肯同享,老子竟然还特么拿你当兄弟,为你得罪堂兄!

    柏十七还蹲在地上,惊愕的扭头看他,深深拜服于他的脑回路之下——这小子八成是逛过了小倌馆,满脑子奇怪的思想。

    但是她惊愕的眼神落在赵子恒眼中,那便是被堂兄轻薄调戏之后震惊屈辱的眼神,赵子恒回望兄弟俩相识相知的过去,慨然想道:就算堂兄权势滔天,我也不能让兄弟受辱!

    介绍柏十七与赵无咎认识是他的主意,人也是他引上船的,便很应该为柏十七的清白负责,他愤愤不平,大有击鼓鸣冤的架势:“就算堂兄你身份贵重,可也不能欺负我的兄弟吧?”他弯身一把拉起柏十七气冲冲往外走:“十七别怕,万事有我!”

    两个人一阵旋风似的从舱房里出去了,只余舒长风主仆俩大眼瞪小眼。

    舒长风:“无事属下就告退了。”迅速闪人。

    舱房里只剩下了赵无咎一个人,他听到外面的脚步声,挪动轮椅靠近与柏十七相邻的舱壁一侧,面无表情从轮椅的暗格里拉出来一个宛如铜铃的东西紧贴在舱壁上。

    赵子恒将人拉进隔壁舱房,柏十七才摔开他的胳膊,压低了声音说:“行了啊兄弟!再演就过了,你是为了明早不再爬起来扎马步才同你堂兄闹这一出的吧?”

    “胡说八道!”赵子恒也是诞着脸小声辩解:“我为兄弟不惜得罪了堂兄,你不记情就算了,居然还污蔑我!”在柏十七了然的眼神之下,不由讪讪:“为你两肋插刀是真,顺便……顺便让堂兄感受一番我的怒气,明日说不定就能免去扎马步了。”

    柏十七嗤笑一声:“我就知道你是为自己打算!”

    赵子恒朝后躺倒在床上,舒服的直哼哼,对赵无咎之事大发议论:“你不知道,堂兄是个冷淡的人,我们堂兄弟不少,但唯独他不好亲近,一把年纪忙于国事还未成亲,父母都要急死了,偏偏还伤了腿,真是运气不好。”

    柏十七:“我方才就想问了,你一时说你堂兄身份高贵,一时又说忙于国事,到底怎么个高贵法?”两人认识多年,他一直胡吹大气,说自己家财万贯,柏十七便当他是个富家纨绔子,但家中既有这般身份贵重的堂兄,他的身份也低不了。


图片    www.moxiexs.com 魔蝎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