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蝎小说 > 穿越快穿 > 少女[校园] > 5、第5章
    夕阳如画,浓墨重彩的橘红色晕染了整个天际,随着“呲”的一声自行车停在一栋高大的别墅铁门前。


    这是北宛市的富人别墅区,周围一栋栋鳞次栉比的别墅被鲜花和绿植簇拥着,没什么人,美好且静谧。


    郑舟坐在自行车上,微弓着身子,他抬头,被阳光刺的眯眼,打量面前的别墅,说:“程碟心,你家到了。”


    程碟心早已经抱着书包下来了,看了眼近在咫尺的家,她扭头去看坐在自行车上的少年,天鹅颈被阳光照耀的瓷白,她姣好的面容有了点笑意:“顾邪,谢谢你送我回来。”


    顾邪此刻没去抓扶手,就坐着,两条长腿压着地面,他低头,剥了个薄荷味的口香糖,回道:“小事。”


    郑舟扭过身,笑着说道:“别客气了,谁让你和顾邪的家在一个地方,顺路的事。”


    程碟心也浅笑了下,然后她重新好奇问顾邪:“你今天去顾叔叔那里做什么。”平时顾邪都是不去的。


    顾邪嚼着薄荷味的口香糖,想到了什么,他微低着头,眼睛里的情绪暗了点:“去拿一些东西。”


    程碟心知道一些内情,她没再说什么,了然点了下头,想了想她岔开话题:“那过两周我生日,你记得来,我爸爸最近还念起了你,想让你过来陪他下棋呢。”


    周围并没有垃圾箱,顾邪把薄荷味的口香糖包装揣进了校服外套,闻言,他语气有些淡:“再说吧,有时间就来。”话落,没等程碟心再说什么,他单手抓上了车把手,颔首,极其有修养道:“走了。”


    郑舟见顾邪骑车朝另一条路走了,也连忙跟程碟心告别:“那我也走了啊。”


    程碟心笑了下:“嗯。”


    郑舟立刻骑着车追了上去。


    程碟心站在原地,她看着前面的顾邪,无奈地笑了下,随后她转身抱着书包走向别墅,伸手推开了铁门。


    与此同时,同一片区域的某栋别墅内。


    此刻,一位穿着华丽家居服的女人坐在沙发上,她正伸着一只手做着美甲,旁边坐在小凳子上的年轻女人拿着甲片,低着眼认真的贴在了女人漂亮的指甲上。


    这时方姨拿着一件西装走了过来,停在茶几前,把西装展开,问道:“太太,这件西服我看先生不爱穿,刚才问先生,他说丢了,你看这……”


    女人韩翠霞抬头看过去,有些惊讶:“丢了?”


    方姨:“是,先生是这么说的,所以我来问问你的意思。”


    韩翠霞了解了,她分析道:“这个家里也没有第二个用得上西服的了,老顾既然说丢了,那就丢了吧。”


    方姨点头:“哎好。”转身要走时韩翠霞突然又叫住了她:“方姨啊。”


    方姨转身。


    韩翠霞好奇地问道:“小决现在在做什么呢,有没有好好学习啊,我看他这从学校回来到现在也不出来。”


    方姨笑了下,说道:“小决挺用功的,我刚进他房间看了一下,他在看那个什么飞机制造的书。”


    韩翠霞听到后皱眉,不是很满意:“又是飞机,这个时间他应该多去学习,还有一年就要高考——”话音蓦地顿住,韩翠霞看到门口进来的男生一怔,然后惊诧的呐呐喊了声:“小邪。”


    听到这个称呼,方姨也是一愣,她立刻转身朝门口看了过去。


    男生黑白色校服外套没系,敞开着,露出了里面白色的夏季t桖,黑色的书包被单肩背着,走进了客厅,黑色头发下,他生了张妖孽般的脸。


    听到声音,顾邪才停下,他掀起好看的桃花眼,而后挑了下眉。


    却并不会让人觉得有多友好,反倒是会让人心里无端产生惧意。


    韩翠霞却已经急忙站了起来,连美甲也不做了,她朝步伐微急的走到男生面前,脸上是难以自持的激动,亲昵的说道:“小邪,你怎么有时间到这来了。”


    话刚落,她就看见男生妖孽的模样,心里蓦地觉得有点寒冷。


    韩翠霞下意识恐惧的往后退了一步,有些局促,很快摆正了心态,她重新笑了起来,柔声道:“你父亲就在书房呢,你要不要去看看他?他很想你。”


    此刻顾邪像是才来了兴致,他俯身,掀起眼皮看着女人,慢条斯理地问道:“你叫我什么?”


    韩翠霞蓦地意识到不应该这么叫,她脸色一僵,再也不敢喊一句话了,然后她的神情出现一丝慌乱,她张开口刚想辩解。


    “顾邪。”


    下一秒,自不远处楼上蓦地响起另一个男生冷痞的声音。


    顾邪此刻单手插着校服外套的兜,他看向了二楼,站直了,意识到麻烦来了,他低头,很轻的笑了声。


    这会儿韩决校服外套已经脱了,穿着黑色的夏季t桖,他单手插兜走了下来,停下后,然后他伸手揪住了顾邪的衣领,拉近对视,他漠然地问道:“你在对我妈说什么?”


    意料之中的事,顾邪没还手,他漆黑的瞳看向韩决,片刻,他眉梢轻挑,劝道:“松手。”


    还是那副妖孽般的模样。


    却带着不容置疑的威慑力,像是暴风雨前的平静,又像是厮杀前的警告。


    见此韩翠霞站在一旁,她立刻有些担忧喊了声:“小决,松手啊。”


    韩决没回应。


    两人就这么对视着,旗鼓相当,却始终也都没有下一步动作。


    一时间,客厅的气氛僵持到了极点。


    就在谁也没退让的情况下,下一秒自楼上忽地响起了一个男人威严的呵斥声:“韩决,松开他!”


    听见这个熟悉的声音,顾邪这才看向了楼上男人,然后像是看到了什么猎物,他轻挑了下眉,活像个斯文败类。


    韩决知道男人是谁,他松开手后往旁边退了一步,让开了路,他单手插兜,侧身看向楼上。


    待男人穿着黑色西装走了过来,韩决迟疑了一下,然后才声音冷淡地喊了声:“爸。”


    韩翠霞虽然是后来顾父顾先耀才娶的,但两个人实际上早就在顾先耀结婚前就有了联系。


    婚后,顾先耀也依旧没有跟韩翠霞断开联系,在顾邪的母亲怀孕后不久,韩翠霞也就怀孕了。


    后来顾邪母亲和顾父离婚,韩翠霞就正大光明的被再次娶进了顾家。


    所以顾邪和韩决实际上是同父异母的两个兄弟。


    顾先耀没有回应韩决的话,他站在了顾邪面前,下一秒他脸色严肃的,直接扬手重重的给了顾邪一巴掌。


    诺大的客厅里立刻响起了巨大的动静。


    韩翠霞站在一旁,立刻有些震惊的捂住了嘴,完全没想到会发生这样的一幕。


    这会儿韩决倚着墙,他抱着胳膊看到这一幕微皱了下眉。


    顾邪偏着头,没动静。


    须臾。


    他却低头反笑了声,而后他头扶正,站直,他单手插在外套的兜里,眼底里还有残留的笑,也没生气的模样。


    接受了这一耳光。


    顾先耀被男生这副的模样激的脸色蓦地沉了下来,扬手就又要去打,被韩翠霞急忙拉住胳膊劝道:“老顾,老顾算了,算了,小邪还是个孩子,你,你干嘛打他啊。”


    顾先耀没推开女人,但是气得脸上涨红,他指着男生对女人吼道:“孩子?你看看他现在!都敢过来给我下马威了!我不教训他,他都不知道还能干出什么事情来!”


    男人的震怒让客厅陷入混乱,韩翠霞一声声劝道,最后好不容易把男人拉到了沙发那,坐在一旁抬手一下又一下的给男人顺着气:“好了好了,你身体原本就不好,别气了别气了昂。”


    韩决依旧倚着墙没动,他抱着胳膊看向顾邪。


    这边顾邪没有去管男人,他低头,抵了下还在发麻的地方,然后像是想到了什么,他侧身看向站在一旁的女人,喊道:“方姨。”


    方姨是这个家里少有的认识顾邪的人,也是当年看着顾邪长大的。


    听到喊自己,方姨愣了一下,她这才敢上前走了一步,看着面前的男生,她心疼的回道:“哎,大少爷。”


    顾邪的身上已经没了任何戾气,他一只单手插进校服外套的兜里,他看着女人,骨子里透着良好的修养问道:“上次走的时候我忘了拿一些东西,杂物间的钥匙能给我吗?”


    一听是这个事,方姨连忙点头:“哎好,当然可以。”说完,她低头从兜里去掏钥匙,递给男生的时候又关心说道:“东西多不多啊,要不要我陪你一起去拿。”


    顾邪伸手接了过来,声音带笑道:“不了,就是一些我外公留给我母亲的东西。”话音停了一下,他看向女人,解释道:“我想拿回去给我母亲看看。”


    听见这些话,方姨轻怔住,随即她便眼眶一酸,她立刻低下头点着:“嗯好,好。”


    韩决依靠着墙始终抱着胳膊,他偏头扯了下唇。


    “站住!”顾先耀看见男生要上楼,他立刻出声质问:“你干什么去!”


    男生却没停一下,像是没听见,他单肩背着黑色的书包,往楼上走去。


    顾先耀气得脑仁疼,脸色沉下来又想骂什么被韩翠霞急忙拉住胳膊,女人哄道:“好了好了,小邪好像是要拿什么东西去,没事的,一会儿就下来了。”


    说着,韩翠霞看向方姨,使着眼色问道。


    方姨整理了心情,抬手抹了下眼泪,低头连忙回道:“嗯是,小邪说是要去拿他外公留给他母亲的东西,说……”她有点不止如何开口,最后才一阵心酸的说道:“说是想拿回去给他母亲看看。”


    话落韩决抱着胳膊,他低眼去看沙发上的顾先耀。


    听见这个男生母亲,韩翠霞顺气的动作都慢了下来,脸色微变,然后她低下眼也没再说什么。


    顾先耀更是绷着脸,半天都没再吭声,最后也只是别过头一挥手,看起来十分厌烦的说了句:“让他拿了赶紧走!省的在这碍眼!”


    方姨低头,应道:“哎,好。”


    十分钟后。


    楼梯口,方姨抬头见男生走下来,她立刻上前抬头关心问道:“大少爷,找到了吗。”


    “嗯,找到了。”顾邪单手插着外套的兜,他另只手把钥匙递还给了女人,笑:“谢谢方姨。”


    像是刚才的事也并没有影响到他。


    方姨伸手接过钥匙,她艰难的扯了抹笑:“没事,对了。”她还是没忍住问道:“你母亲……她情况还好吗。”


    闻声顾邪看不出异常,他微低着头,笑了一声:“挺好的,跟以前一样。”


    方姨想到以前的事,却笑不出来了。


    这时顾邪颔首,也没再留下:“方姨,我先走了。”


    “哎好好。”方姨有点不舍,但还是抬头关心说道:“路上慢点啊。”


    “嗯。”顾邪说:“会的。”


    诺大的客厅内,顾先耀看着男生要走,他还有些生气,怎么看男生都觉得不顺眼,气顿时不打一处来,指着顾邪,对韩翠霞骂道:“你看看他现在像什么样子,我迟早有一天会被他气死!”


    想到男生的母亲,韩翠霞现在一时间有点心虚,她挤出了个笑,只能好声好气的哄着:“好了好了,小邪他只是……”


    话音随后一顿,是因为她看见男生的身形停了下来,她慌乱的看向门口的男生。


    这会儿韩决依旧倚着墙,抱着胳膊看去。


    “是吗。”这时门口处,顾邪单手插着外套的兜,他侧身看向男人,掀起狭长的桃花眼皮,生了张极其妖孽般的脸,他眉梢轻抬了一下,饶有兴致地说了句:“那我再努努力?”


    “……”


    不多时,自顾邪走后,这栋诺大的别墅里蓦地响起了杯子“啪”的一声砸在地上碎裂的声音。


    与此同时还伴随着男人的怒吼声:


    “混账东西!我看他是反了天了!!!他是不知道自己姓什么了是吧?!”


图片    请收藏魔.蝎.小.说.网 WWW.MOXIEX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