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蝎小说 > 穿越快穿 > 少女[校园] > 6、第6章
    次日是周末,清早窗外的麻雀叫个不停,童话是被叫起来吃饭的,好一会儿她才从卫生间出来。


    童慧已经穿着整齐了,正坐在餐桌前,她放下手机,看向女孩:“小小,过来吃饭。”


    “嗯,好。”童话还很困,睡觉的想法被扼杀,她慢吞吞走过去,坐到了童慧对面。


    这会儿童话的父亲宫同戴着围裙,正乐呵呵地刚好把最后一锅粥端到桌上。


    童慧往周围看了看,没看到人,最后她的视线停在一扇紧闭的房门前,皱眉喊了声:“宫让!给你最后三秒钟,给我出来吃饭!”


    “三,二……”


    “哐当”一声,房门被打开,宫让穿着一身灰色睡衣,黑色的头发有些凌乱,他伸了个懒腰,步伐散漫的走了出来:“急什么,又不是不出来。”


    “。”童慧脸色沉下去:“我急?你姐姐早都起来了,你还有脸睡下去。”


    闻言宫让走向卫生间,他抬手有点疲倦的揉了揉后颈,哼笑了声:“她起她的,我怎么就没脸睡了。”


    “……”童慧绷下脸。


    两分钟后,宫让扯开童话身边空着的椅子坐了下去,头发也恢复了如常,他伸手从餐桌上拿了片面包,往座椅后面一靠,看了低头吃饭的女孩一眼,明显也没有告状的意思,他满意地哼笑了声。


    这举动让童慧很不爽,她放下装着牛奶的杯子,看向他不禁皱眉说道:“你又笑什么,吃个饭你怎么那么多事。”


    宫让觉得这话好笑,倚着椅背,他挑眉:“我现在随便笑一下都不行了?”


    “。”童慧绷着脸,一时间语塞。


    见此怕又吵起来,宫同轻咳了声,他看向男生出声温和劝导:“少跟你妈顶嘴。”


    宫让也有点无所谓争执,他偏头笑了声:“行……”


    童慧也懒得再管了,她拿起一片面包,想起一件事:“对了。”她看向对面的男生,命令道:“吃完饭你带你姐去一趟图书馆,明天就正式开学了,买一些学习用品。”


    童话正在低头认真喝粥,闻言,她抬头,想了一下,她刚想说可以自己去的。


    下一秒宫让没个坐姿,下巴朝她一抬:“她自己就不会去,非让我带?”


    童话坐直了,她这才老实说道:“妈妈,我自己也可以的。”


    童慧没理女孩,只皱眉对男生说:“她一个女孩,去那么远的地方不危险吗,我就问你去不去。”


    宫让看了眼女孩,然后笑了声,妥协了:“昂,行。”


    “非要挨骂。”童慧白了一眼,她看向女孩,喊了声:“小小。”


    童话从碗里抬脸。


    “再外面多管着你弟。”童慧扫了眼少年,悠悠道:“省的他在外面拈花惹草的找那么多女朋友,长这样一张脸真是祸害。”


    童话:“。”


    宫让却哼笑了声,偏跟女人对着干似的,懒洋洋的说:“她能管的住我?脾气那么软。”


    童话无辜中枪:“……”


    童慧冷笑了声,扭头就对童话说:“他要是不听你的,你就回来告诉我,知道吗。”


    宫让没什么危机感地笑了声,刚想说,就这软包子还敢告状。


    下一秒童话放下手里的粥碗,十分听话地点了下头,小脸认真道:“嗯,我会回来告诉妈妈的。”


    话落,她想了一下,弯眸真诚地想帮男生辩解道:“不过宫让很好的,一般不会一下找两个女朋友的。”


    她上次就只看见一个。


    宫同:“……”


    童慧:“……”


    宫让偏头呵笑了声。


    -


    北宛市最大的图书馆。


    今天是周末,这里一共有五楼,每一层此刻都人群汹涌,一眼望去全是人。


    童话除了要买一些文具外,还想要买一些试卷和英语磁带。


    宫让带她到图书馆后就十分不负责的去二楼售卖笔记本电脑的地方去了,让童话自己买完再叫他。


    童话便自己一个人来到了四楼这,虽然她不偏科,每一门科目都中规中矩。


    但是换童慧的说法就是,门门都不精,所以每一门都需要多补。


    童话就把每一门科目的卷子都买了两套,除了这些连五年高考三年模拟也买了,没一会儿她的怀里就抱了厚厚的一堆试卷。


    此刻童话外面套着一件蓝色针织薄外套,里面是白色学生t桖,下面是一件蓝色格子短裙,依旧扎着两股大大的马尾辫,怀里那堆卷子太多,让她努力抱着。


    一个人在四楼转了一遍,童话发现没有就又来到了三楼,找了一圈终于找到了专门售卖英语磁带的地方。


    面前柜架上每一版英语磁带都排列整齐的被放置在上面,琳琅满目。


    甚至还专门在下面做了几年级的标注,方便供人选择。


    童话认真看了一圈,下面五排都没有她想要的。


    她又仰起头看向放在六排以上的那些磁带,最终目光落在了其中一版《高中英语123必修》的磁带上。


    恰好是她想要的,童话眼睛微弯,她伸手想去拿到,但这版磁带被放在第七排,她根本拿不到。


    童话开始试着踮脚拿,但还没摸到,这时蓦地伸来一只骨节分明的手拿走了它。


    童话怔住,她脚尖放平,转身抬头看了过去,然后她慢慢往后退了一步,小脸上有些震惊。


    看到了上次那个长得很好看的人,和另一个人,她想了一下,弯眸打了招呼:“好巧。”


    暖白的灯光下,顾邪黑色头发下,他正拿着那版英语磁带。


    他黑色外套敞开着,随便穿了件白色t桖,黑色休闲长裤。


    闻声顾邪低头去看,他有些意外,但一时间忘了名字。


    想到什么,他掀起桃花眼,来了兴致般喊了声:“小公主?”


    “……?”听到这个称号,童话眼睛睁大,十分震惊,立刻想到了那天在班里的自我介绍。


    郑舟站在一旁也听到了,他笑了声,扭头道:“什么意思啊你,人家有名字的。”


    顾邪眉梢轻抬了一下,他这才看向女孩。


    童话已经反应过来,内心对于这句小公主生出了几分羞耻,耳朵也因此滚烫了些,她抬头,眉眼间多了一丝坚定,认真的纠正:“是童话,我叫童话。”


    闻言顾邪似乎了解了,他低眼,一副刚知道的模样,声音忍着笑道:“嗯,原来叫童话?”


    他看向她,轻挑了下眉,好像很有修养的样子:“这次记住了。”


    “。”童话瞬间没了脾气,但还是莫名觉得有点别扭,她别过脸原谅了他:“嗯,没事的。”


    郑舟懒得去管这个妖孽的事,想起正事,好奇问女孩:“你也在这买英语磁带?”


    童话已经恢复好情绪了,她抱着试卷,点头嗯了声,她下意识瞟了一眼顾邪手里的磁带,上面书架上只剩这一个了。


    但她有些不好意思说,因为不是她先拿到的。


    顾邪瞧出了女孩的心思,他身子倚上柜架,两指夹着磁带抬起晃了晃,引诱般问道:“是来买这个的?”


    童话立刻抬头看了过去,她诚实点头:“嗯。”


    郑舟好奇去仔细看那磁带,认了出来:“这不是要跟你买的一样的吗,那还真巧,还有吗,再给她拿一个。”


    说着他好心去看柜架上,没找到第二个,有点可惜:“啧,只有这一个了,要不你让给她得了。”他劝道。


    童话错愕抬头,想到这样是不是不太好。


    这时顾邪偏跟郑舟作对似的,他低头拿起那版磁带,语调拖腔说道:“这样吗。”然后他看向她,像逗小孩一样:“可是我也很想要?”


    “。”虽然童话已经不打算要了,但是,她还没有见过,这么不委婉的人。


    郑舟:“……”


    片刻,童话别过脸,她硬邦邦说了句:“其实,也不用给我的,我可以再去其他的店买。”


    郑舟在一边看个热闹,插话道:“其他店?那你估计买不到了,我和顾邪就是跑遍了其他地方没有才到这的。”


    童话微怔,意识到没有了,她一时间很失落。


    不过想到自己还有别的辅助卷子,童话才接受了这个事情,她看向郑舟说道:“没事的,我还有卷子可以写,谢谢。”


    见女孩这样说,郑舟也不好说什么了,耸了下肩说:“那行吧,那我们先走了。”说完,他转身拍了一下顾邪的肩,催道:“走吧走吧,去结账。”


    顾邪看了他一眼,笑了声:“等会儿。”


    郑舟有点无奈地停下,侧身不耐地看过去:“又咋了?”


    听见声音,童话也免不了好奇地抬头,看向某个不太愿意见的人。


    顾邪看了一下手上的磁带,他狭长的桃花眼掀起,饶有兴致地说道:“要不还是把它给小公主吧?”


    “。”童话大脑变得空白,反应过来后良好的家教让她不能要,她别扭的摇头道:“不用了,还是你要吧。”


    而且她不想要了。


    顾邪也没意外,他微低头,语调慢悠悠的:“嗯,难得做一件好事,还被拒绝了。”


    话音停顿了一下,他抬眼看向她,模样像是个妖孽:“有点伤心。”


    “……?”童话心脏蓦地一跳,看着面前人,她呼吸微屏,以为自己听错了。


    童话慢吞吞别过头有些怀疑人生,觉得这个人是真的有点不要脸。


    是怎么,这么直白的说出这种话。


    童话抬手抓了抓滚烫的耳朵,她成功的没有再有任何愧疚感,妥协了:“那我还是要吧。”


    她心里感觉十分别扭,伸手接了过来。


    想到自己这样拿走,童话依然觉得不太好,她抬头,还产生了犹豫。


    下一秒顾邪看向她,当做没注意到,他眉梢轻挑,一副得以安慰的模样:“嗯,现在好像我有点开心了?”


    “。”童话小脸紧绷着,她慢吞吞别过脸,下定决心认为不感谢他也是可以的。


    郑舟看了女孩一眼,他憋着笑脸都红了:“那我们走了啊,周一班里见。”


    察觉到某个人还在这,童话这会儿浑身别扭极了,她刻意没去看某人,点头礼貌道:“嗯,好。”


    -


    走了会儿,郑舟才好奇扭头问道:“你说你逗她干嘛,好不容易找到的磁带,人家都不要了。”


    想到女孩的模样,顾邪低头,他很轻的笑了一声,极其有修养的说道:“本来就是小公主先看到的。”


    沉默了几秒,郑舟真诚问道:“……我能骂你吗。”


    顾邪单手插着黑色外套的兜,他看向郑舟,挑了下眉。


    郑舟有点犯恶心,别过头说:“听不下去了,没见过你这么骚的,你这样的要是在古代,估计得是青楼场所里的男花魁。”


    顾邪却丝毫没有一点生气,他认真想了想后,语调放慢了:“这样,那还挺好的。”


    郑舟:“?”


    下一秒,顾邪看向他,眉梢轻挑了一下,他厚颜无耻道:“起码花魁可以选择接不接客?”


    郑舟:“……”


    -


    这边柜架前,童话还站在原地,她慢吞吞看向怀里的那盘磁带,感觉连带着它也变得莫名怪异了起来。


    想到喊自己的称呼,童话低下头,奇怪的抓了抓耳朵。


    她十分羞耻,同时又有点小气愤,可又觉得,长得的确很好看……


    童话正纠结的想着,忽地,她后颈处蓦地一凉,被人捏住,随即响起宫让懒洋洋的声音:“低着头在这发什么呆呢。”


    童话受了惊,反射性立刻抬起头,她转身往后退去,抬脸看向男生,她脸上微怒的喊了声:“宫让。”


    宫让倒是无所谓的甩了甩刚洗完的手:“反应这么大。”


    童话腾出一只手摸了摸后颈,有一些水渍,她给擦干净了。


    宫让看了眼她怀里那堆试卷,单手插进裤兜,嗓音慵懒道:“买那么多,写的完吗。”


    童话这会儿恢复了,她老实说道:“也不是一天就要写完的。”


    宫让懒得再说什么,问:“那都买齐了?”


    童话想了想,她点头:“嗯。”


    “行,那走吧。”宫让明显懒得逛了,转身就要走。


    紧接着,童话忽地想到刚才顾邪也要去结账的,现在过去可能会碰到他。


    想了想,童话没动,抬脸看向宫让突然说道:“我还不想去结账。”


    宫让停下,侧身去看她,耐着性子说:“给我一个理由。”


    童话十分心虚,她低下头,想到刚才那个人,又很别扭,她掩饰的转身往别处走,说了句:“就随便再看看,一会儿再去吧。”


    宫让看着女孩走了,无奈跟上:“快点昂,我可没那么多时间陪你。”


    “嗯。”


    两人在这一层开始随便逛着。


    走了会儿,童话抬头看向宫让,试探性说了句:“宫让,我可以问你一个问题吗。”


    宫让走在一旁,嗯了声,无所谓道:“什么。”


    童话抱着试卷,她低下眼想了一下,斟酌着措辞,几秒后,她抬起头,十分认真地问道:“你真的谈了很多女朋友吗。”


    宫让:“……”


图片    请收藏魔.蝎.小.说.网 WWW.MOXIEX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