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1章


    重新回到了地面,已经?是夕阳西沉。


    远处的海面上仿佛日光正沉沉陷落到了海底,颜色瑰丽又浪漫。


    至于谢择星?初月觉得他彻底本性暴露了。


    初月坐在了车前,她看着眼前漂亮的景色,刚举起手机,谢择星就已经?从一旁蹭了过?来,伴随而来的,是第二次亲吻的降临。


    毫无预料的,他甚至胆敢出?现在初月的手机里?,一边啄吻着她,一边帮着她高举手机。


    拍下落日美景的同时,还笑着打招呼。


    任何人看到大概都?会觉得这是在度假的情侣,但双方心?知肚明,并?不是。


    初月给了他肆意妄为的权利,他则是利用她一点点的宠爱和偏心?,随时随地?的彰显自己的存在感。


    “等会儿……”初月想?要躲,谢择星伸出?手,将她的脸掰正过?来。


    “这么快就讨厌我了?”谢择星把头埋在她肩颈。


    用这样的姿势跟她撒娇,声?音也很委屈。


    她小声?解释,“我想?拍给我爸爸,如果让他知道我和顾祁阳分?手还没几天又跟其他男人暧昧,他受不了的。”


    “是我不配被叔叔看到吗?”谢择星声?音也很低,初月和他对视,有点心?虚。


    初月摇了摇头,“不是的。但是我爸爸从来都?没见过?你啊,你忽然出?现的话,我爸爸会吓到的。”


    她认真解释着,他的手指倒是趁她不注意顺着她的腰一点点上移,直到将她半抱在怀里?。


    谢择星微微低下头,“月亮,承认喜欢你对我来说并?不难。可是,好像让你承认我,还有很长?一条路要走。”


    不得不说,眼前的确是一副绝佳的美景。


    年轻而英俊的男人,五官都?是俊美而英挺的,举手投足都?是优雅,这样本应处于顶尖的男人向她深情款款的表白,的确很令人心?动。


    但初月也是在谢择星的声?音里?忽然回过?神。


    她发现自己很容易被男人牵着鼻子到处跑,要是这样丧失主动权的话,初月可是不会同意的。


    “可我不是承认你了吗。”她反问。


    谢择星勾唇,耐心?等她解释。


    “你本来向我承诺的就是做一个不用负责人的小三,我才能?毫无心?理负担的和你在一起。”初月在他的怀里?,手指反客为主,轻轻挑起谢择星的下巴,“如果你也跟其他人一样向我索取,我要重新考虑了。


    “我不可能?一直留在这个位置上,月亮,我也是很贪心?的。”


    谢择星丝毫也不慌,牵起了初月的手送到了唇边,“小三想?登堂入室,需要做点什么?”


    初月另一只手抢回了自己的手机,在谢择星面前把刚才他亲吻自己的那段视频删除了。


    她悠哉悠哉的重新拍完了落日与海边的美景,好巧不巧的,在她拍完瞬间,最后一点的余晖也在慢慢的消逝。


    夜幕彻底落下,面朝着大海,初月才终于回到了谢择星的问题。


    “我也不知道,但我应该会一辈子跟我爸爸在一起,在我心?中最重要的男人永远都?是他。”


    谢择星半敛着眸望着她,片刻,他薄唇溢出?几个字,“月亮,我知道了。”


    “接受不了,决定要离开?”初月看向他。


    “当然不。”谢择星的手心?捂住她的嘴,耳朵传来鲜明又熟悉的触感。


    他咬住她的耳垂,唇在她的耳侧,梭巡着,逐渐是她的颈项。


    初月忽地?睁开眼睛,谢择星的动作也戛然而止,“我应该是……比任何人都?能?讨好你的,不是吗。”


    他的跑车恰好适合在这里?做一些亲密不过?的事情。


    ……


    直到深夜,他才格外绅士的将她送回到了房间门前。


    风度翩翩,又优雅英俊,初月以为到此为止,结果谢择星无比自然的打开门,将她送入屋内,初月一眼就看到了正在聊天的林栖和徐祀,她眼睛很不自然的看向另一侧。


    二人一个欲盖弥彰,一个神色十分?平静。


    初月想?也没想?就低头要回去休息,越过?了他们,明显感受得到刺眼的视线在她身上,直到初月一口气陷入了大床里?,她才稍微松了口气。


    门发出?了轻微的声?响。


    她是背对着的,压根没意识到有人靠近,对方的手在她的后背耐心?地?移动了会儿,然后发出?了有点惋惜的声?音。


    徐祀把她折磨得稍微有点狠。


    他才没有虐带的爱好呢,看着女孩那微微凹陷的腰窝,男人的眼神愈发深。


    初月直起腰,正要转头,谢择星从后面把她抱住,“我帮你清理一下,月亮。”


    “什么呀。”初月被他亚着,“不要再找借口欺负我了。”


    “不是欺负,是帮你清理啊。”谢择星的眼眸闪亮着狡黠的光芒,“我刚刚亲了哪儿,月亮忘了?”


    初月索性直接捂住他的嘴,她可不想?再回忆车里?他在自己审下的事情了。


    谢择星手肘支在她耳侧,他们换了个动作,谢择星好像压根不在乎门外还有两个人,就算这是最豪华的一个套房,初月也无法?自欺欺人,假装徐祀和林栖并?不存在。


    女孩房间的门显然并?未关紧。


    她和里?面男人的声?音也时不时传出?来,其实谢择星也不过?是最多调侃她一下而已,徐祀那双黑冷的狭长?眼睛半眯,看得出?来他情绪很差,手中放着柠檬水的杯子几乎被他捏碎了。


    林栖颔首,声?音扬了个质疑的调,带了些笑意:“现在还觉得你把我们叫过?来是正确的?”


    “……她不是喜欢你吗。”徐祀终于移动眼珠,模样冷冷的,语调充满了嘲讽,“只有你能?接受她的条件,没名没分?跟在她身后,我做不到。”


    “真做不到你就不会这么生气了,徐祀。”


    林栖淡声?陈述,他微微加重语气,“我知道你是初月的青梅竹马,她对你至少有感觉。所以……我给你最后选择的机会,如果你还是坚持现在的看法?,我一定会从你手里?抢走她。”


    “和我有关系?”徐祀讥讽而傲慢的出?声?,“你想?要做的事情,难道只因为我,所以会给我面子?”


    或许连他自己都?没意识到,他的言语开始变得咄咄逼人,且尖锐极了。


    林栖将手里?的杯子放下,他语气笃定,压低的黑眸里?闪烁着敌意,“这是你说的,徐祀。我不会放弃初月,如果你无法?和我合作,那我们不再是一个战线的战友,而是敌人。”


    “你为了她?”徐祀不怒反笑。


    林栖不置可否。


    他并?不是个喜欢打嘴炮的家伙,这番对徐祀说出?的话已经?是礼让的极限。


    林栖自台阶款款走下,毫不犹豫的来到她的房间。


    推门而入,就看到谢择星正在床上翻看杂志,见林栖进来,才以眼神示意,“进去洗澡了。”


    “……今天玩的如何。”


    “还好啊,带月亮去了不少有意思的地?方。”谢择星脸上笑容未变,又戴上英俊温和的完美假面,“我就像是灰姑娘啊,十二点一到,属于我的一切都?要还给别人,我还没跟她玩够呢。”


    “既然答应了约定,就要遵守。”林栖抱肩,姿态冷淡,“最后,属不属于你,不是你来决定的。”


    谢择星笑了笑,“公主交给你,我有点困,我要回房间休息了。”


    ……初月走出?来被吓了一跳。


    房间里?什么时候换了人?


    林栖就跟笔挺的松柏似的,丝毫见不到任何狼狈,初月一想?到或许他在门口看到了那些闹剧,眼神下意识的想?要躲闪,这是她本能?心?虚的反应。


    ……会有这样愧疚的动作,林栖反而对接下来要发生的一切显得更自信了。


    “初月。”林栖用着温和的音调轻声?叫着她的名字。


    她微微垂下头,走到了林栖的身边,男人个子高又挺拔,五官英挺,有种格外冷淡的感觉,偏偏他眼神看过?来的那刻,初月却能?体会到唯独只有自己才会感受到的温柔。


    “学长?,对不起,又让你担心?了。”初月把头埋在了林栖肩上。


    林栖哭笑不得,“你又叫我学长?了,我永远没有名字的吗。”


    “才没有。”初月想?了想?,这几天她好像不是跟徐祀吵架,就是和谢择星出?去玩,林栖来了这么久,她甚至和他连单独相处的时间都?没有,如果不是谢择星很识趣的离开,初月都?找不到跟林栖独处的机会。


    林栖就像是能?看穿她的全部想?法?那样,毫无防备的伸出?手,握住她纤细的腰。


    不费吹灰之力的把她带到自己身边。


    初月的手也顺势抱紧了林栖,他俯身而下将初月搂住,身上那股冷淡的香气也将她全方位的包裹住,初月看向了身旁的落地?窗,只觉得自己和林栖的身影几乎都?交叠在一起。


    ……心?跳很快,但并?不是害怕。


    初月比任何人都?清楚,林栖在没有得到自己允许前,绝不会对自己做任何事情。


    林栖另一手抚摸着初月的脸颊,他的指腹带有轻微的薄茧,抚摸的时候又很缓慢,无端多了几分?暧昧。


    初月忍不住扭动两下,下意识想?躲开,林栖眼神深了几分?。


    他不笑的时候,气场就很迫人,眼睛偏深邃,那种淡漠禁欲的模样压根看不出?来会喜欢上一个人。


    初月开口,“我今天很累了。”


    “我知道。”林栖从她回来就察觉到了她有犯困的迹象了,刚才谢择星跟她聊天,也大多都?是对方在说,她安静的听着,这会儿看她脑袋一点一点的,大概也是强打精神。


    林栖放在她腰上的手又收紧了些,他目光锐利,低声?说,“你知道你用这个理由拒绝过?我几次吗。”


    “嗯?”她仰起头。


    “至少有三次。初月,我要开始怀疑是不是我对你吸引力不足了。”


    初月印象模糊,她看着林栖的脸。


    林栖的眼尾狭长?,微微上挑,眼底神色显得十分?疏离,他鼻梁高挺而笔直,唇形整体偏薄,骨相优越精致,初月对这样的容貌自然也是没有丝毫抵抗力的。


    她忽的踮起脚。


    随后。


    林栖感到唇上一热,女孩带着安抚性质的吻过?来,声?音也更加娇滴滴的,“那我跟你道歉好不好?真的累了,你总会死在我最累的时候出?现呀。”


    她观察着林栖的反应。


    果然,他拿她一点办法?也没有,就连放在腰间的手也僵硬了些,初月笑了下。


    还未等她笑声?落下,林栖忽然反客为主的堵住了她的唇。


    初月怔愣,林栖摸了摸她垂落的长?发,手指在她耳边游移片刻,“初月。这也是你第三次用这样的动作敷衍我,知不知道?”


    “怎么连这个都?记得这么清楚……”初月顿觉心?虚。@无限好文,尽在晋江文学城


    她好像把面前的男人想?的太?简单了,她那点手段在林栖这里?甚至是不够看的。


    想?了想?,初月伸出?手指,抵在了林栖的唇边,“那,明天交给我?我把单独的时间送给你。”


    “先是徐祀,接着是谢择星,最后才是我?”林栖声?音哑哑的,蹭着她的额头。


    想?不到,他竟然也会介意这件事。


    初月不太?清晰地?嗯了声?,很明显的,林栖发出?了叹气,初月明白,这一次林栖再次选择了退让。


    她遇到过?很多男人,但林栖总是习惯性的对她付出?,初月抱紧他的劲瘦的腰,“林栖,对不起嘛,可是你知道的啊,徐祀拿我去年欠他的钱威胁我,我又不能?让爸爸担心?。谢择星的话……他只是个追求者。”


    “你对他没有好感?”


    初月哽了下,“不,我对他有感觉。和他在一起我从来不用考虑那些乱七八糟的事情,可是非要说是喜欢,我觉得不是,我喜欢的人,一定要是我爸爸也能?接受的人。”


    顿了顿,初月才开口,“林栖,我知道,爸爸很喜欢你。”


    “嗯。”林栖也很大方承认了,“叔叔这几天去外面玩也在担心?你。他知道最近你身上发生的所有事情,但是他告诉我,你已经?长?大了,有些事情自己可以解决,他相信你。”


    初月一听,咬住唇没让自己哭出?来。


    林栖把人拥入怀里?,“初月。去年因为我的缘故,让你离开了我,我发誓,从此以后我会保护你,我会帮你解决任何麻烦你,只要你能?再让我留在你身边。”


    跟林栖这种人相处,真的需要时刻警惕。


    初月从高中认识他开始,就被他的细心?和耐心?打动,除去外表让人心?动不谈,他的性格体贴,温和,永远会把心?爱的女孩宠的找不到北。


    初月屏住呼吸。


    安全感这个词,或许就来自现在。


    ……


    整整三个小时。


    徐祀面前的书一页未翻,他几乎所有的注意力都?在台阶后的房间那里?,自打林栖进去后,声?音就好像全部停止,他眸色发冷。


    林栖做了什么?他一无所知。


    谢择星玩完游戏打了个哈欠,把下巴搁在抱枕上,“这么在意啊,明明我跟月亮相处的时候你没有这么大反应。”


    “她压根不会喜欢你。”徐祀很傲慢的回答。


    谢择星长?长?“哦”了声?,“那你呢,难道还对自己有十足的自信?只是因为有个青梅竹马的名头?”


    徐祀并?不想?承认,但也不得不承认。


    他知道初月是个很念旧的女孩,对爸爸的感情,对自己的感情……他是从小到大在她身边的人,难道她会这样抛弃他?


    但愿……


    谢择星离开后,徐祀仍旧是不甘心?的起身。


    长?腿步入卧室,尽管他已经?做好了无数次心?理建设,推开门的瞬间,他还是看到眉眼精致的女孩睡在床上,长?发温柔的垂在她耳侧,白玉般的脸颊,花朵一样的唇瓣。


    她睡的很沉,丝毫没有因为徐祀推门动静而有醒来的迹象。


    徐祀的目光缓慢来到了一侧,发现林栖正握着她的手,就像是自己小时候陪伴着她那样,徐祀心?头的怒火更盛,林栖竟然要取代自己的位置!


    林栖察觉到了徐祀的目光,微微蹙眉。


    他放轻动作,在不被女孩察觉到的情况下轻轻松开手,偏偏她对于两个男人间的交锋一无所知,还在轻轻地?呼唤着,“……别走。”


    徐祀手背上青筋微微凸起,克制着不让自己去狠狠揍林栖。


    林栖弯腰,将滑落一角的薄被替她盖好,丝毫不在意徐祀的敌意,二人一前一后离开了。


    酒吧内,明明已经?是深夜,但里?面依旧热闹非凡。


    在最里?面靠近泳池旁的位置,昏暗的光束笼罩着二人,即便看不出?容貌,但周遭那矜贵而优越的气质还是让不少人好奇的望去。


    只可惜每当有人想?去搭讪,就会马上被拦住。


    “抢我的人感觉很好?”徐祀出?言讥讽,他忍耐多天的怒气全部化?为了敌意,毫不留情的朝着林栖刺去。


    “抢?她从来不属于你。”


    徐祀一饮而尽,收起眼神中的寒意,缓慢道:“我允许你和谢择星来,是因为我尊重她的选择。但显而易见的是,我们在同样的起跑线上,既然如此,那我们就公平竞争。”


    林栖目光缓慢移动到了徐祀的脖颈处。


    他的衣领扣的并?不高,所以脖颈上那鲜明的吻很久十分?的清楚,不难想?象在前几天他和初月有怎么样的关系。


    林栖不避不让地?看着他,语气很平静,“徐祀,如果只是做唉才能?确认关系的话,你太?小看初月了。发生关系或许是爱的一种表达方式,但不是你拿来确认关系的工具。我不会趁人之危,我从来不会在初月不同意的情况下做任何事情。”


    收回了目光,林栖看向手旁那个高脚杯,灯光在他睫毛上落下柔和光彩。


    “竞争的前提是她对我们都?有感觉。徐祀,初月喜欢我,但也喜欢你,当然,她也喜欢谢择星。”林栖完美的指节在桌面上轻轻敲击着,“你并?不是最特别的那个,从始至终都?是这样。你随时可以离开她,但我保证她绝不会因为你伤心?的。”


    徐祀说:“你好像比我还要了解她?”


    “你自己清楚。”林栖的酒搁在了原地?,他一滴未沾,临走又开口说道,“徐祀,我真希望你可以离开她,因为你的那些事情,我也好,谢择星也好,随便什么人都?可以做得到。”-


    第二天,初月履行了昨晚的约定,跟林栖一同来到了酒店顶层的无边际泳池,泳池内剔透的水几乎与远处的天空连接在了一起,跟私人海滩比风景也丝毫不差。


    更何况,泳池这边还有专门的人服务,初月才喝完了一杯低度的鸡尾酒,马上又像是条人鱼那样潜入了池底。


    “初月?”林栖的目光四处搜寻着她。


    他的眼前忽然绽起了水花,女孩忽然出?现,捧起水往他脸上泼。


    她换了一身漂亮的泳装,泡在泳池里?,黑发湿漉漉的,嫩黄色的分?体式泳衣让她的皮肤雪白又诱人,日光好像泛着光似的,笑得明媚动人。


    “林栖,你怎么回事啊?”初月接着水的浮力来到他身边,“怎么到这里?忽然变得迟钝了呀?”


    泳装很单薄。


    女孩两条修长?笔直的腿就在水下时隐时现,她身材很好,瘦而不柴,脖颈下漂亮的锁骨,上面的水珠顺着沟壑慢慢向下滑,到他甚至一掌无法?掌控的地?方……


    他没有说话,初月抿唇,眼神也好像有小钩子,妩媚的不行,让他心?跳越来越快。


    初月几乎要被他这样逗笑了,她主动过?去抱住了林栖的脖颈,“学长??”


    不得不说,林栖的身材还真是不错,健康的小麦色皮肤,肌理结实,肩背到腰线条流畅,就算在她靠近的时候,林栖仍旧是搂着她,只不过?掌心?触碰到她的肌肤,只觉得愈发滚烫。


    初月抓住他的手臂,“不是约会吗,你就打算这样僵硬下去呀。”


    林栖按住她的脑袋,低声?道:“上去再玩好不好。”


    嘴上是这么说的,但腰间力道越来越大,初月感受到林栖似乎是渴望着触碰她。


    她的指尖在他胸前停留了阵,还没想?出?下一步要怎么做,林栖摁住了她的腰,他轻易地?换了个动作,初月抵在了泳池的边界,她的手指下意识往后,感觉自己几乎要从天上掉下去。


    极度的不安让初月再次抱紧林栖。


    “我……我还没试过?这里?呢。”初月摸他的睫毛。


    林栖抓住她的手。


    轻轻柔柔的,有些痒,但更像是带着细小的电流,刺激着彼此的末梢神经?。


    来自女孩发间的香气味道很好闻,但让林栖的呼吸也同样开始急促起来,林栖知道,自己已经?得到了女孩的许可。


    初月清晰感受到脸颊被捏住,同时覆盖下来的是林栖的吻。


    ……


    她这下一点也不觉得泳池好玩了。


    趴在池边向下看着景色,初月没空去回味刚才肌肤与肌肤的无间的感受,她只是看向自己脖颈那里?嫩黄色的系带旁的草莓痕迹,一个叠一个,让她发疼。


    林栖至少是体贴的,没能?让初月直接发晕回去,她轻轻叹气,甚至,林栖还格外耐心?地?替她做了所有的清理,嘱咐她再玩一会儿,他则是去帮她拿药。


    初月长?长?的睫毛在眼下打出?一片淡淡的影子,她总觉得自己有点肆意妄为。


    就在这时,初月身后有人缓慢地?靠近她,她一怔,本以为是林栖,但当自己的手被握紧,初月猛地?回头,胳膊落下也激起了大片大片的水花。


    “徐祀……?”


    初月看着水溅到他的脸上,顺着那完美的轮廓往下滴滴答答淌。


    她仰着头,“林栖呢?”


    “他才陪了你一天,我陪你足足十五年,这么想?让他来?”徐祀挑眉,“你喜欢他超过?我?”


    初月说,“不想?跟你说这些,我和林栖早就约好了。”


    她再次转过?身,甚至想?要游走,徐祀见状,再次把她拦住。


    “初月,回答我的问题。”


    “你是不是还没睡醒?徐祀,从我们来这里?开始,你就奇奇怪怪的,你一直在发疯,你到底知不知道?”


    初月的声?音落下,她才发现徐祀好像真的疯了。


    他被她推得往后仰,但却没放开他,本就格外英俊的脸在碧蓝的天空下,更显得生动。


    “初月,我是疯了。”


    徐祀又笑了声?,“你想?折摸我到什么时候,我已经?要因为你不爱我发疯了。”


    初月忙不迭摇头,“徐祀,你如果再这样下去的话——”


    “我爱你,初月,我不能?离开你,”徐祀说,“我可以接受林栖和谢择星,但是只有他们,好吗。”


    “如果,还有其他人呢。”她想?往前游,但她的腰却被勾着,不断贴近他。


    “那你也要告诉我。”徐祀的唇在脖颈的草莓上亲吻着。


    他的笑容,他的声?音。


    还有习惯性紧密地?抚摸,会贴着她细嫩柔软的皮肤,从肩颈一路下滑。


    初月扭过?头,能?感觉到徐祀在求她,她甚至不敢想?象徐祀到底经?历了什么才愿意妥协,他比初月想?象中的要顽固许多。


    “徐祀,”初月激起颤栗,“我不需要你做到这样的地?步。”


    身后的男人笑了声?,“初月,那你想?让我怎么做呢?要我对你身边所有的男人都?无条件接受?”


    “我没有那么多精力应付男人,”初月辩驳,“应付你们已经?够累的了。像你们这样千里?送……之类的,也只有这次。其他男人我是根本看不上的。”


    徐祀伸出?手,捧起她的脸,“我要你的保证。”


    “什么……”


    “向我保证,不会再有其他人,然后——不要嫁给除了我以外的任何人,当你想?结婚的那天,你有且只有一个选择的对象,就是我。”


    初月缄默半晌,她紧盯着徐祀的眼睛,有些说不清道不明的固执,还有他与生俱来的傲气。


    沉默片刻,也许是得不到她的答案,徐祀眸里?光亮渐渐沉寂。@无限好文,尽在晋江文学城


    他们足足认识了十五年。


    从在秋千上发现那个女孩后,徐祀最大的幸福就是她始终都?在自己的身边,他可以永远保护她,照顾她。


    没有其他讨厌的男人,她的世界也永远只有自己。


    到了年龄后,她也会像是小时候永远扑进他的怀抱里?那样,嫁给他。无论她年龄多大,徐祀都?会保证她永远天真无邪的长?大。


    他的一切构想?,仿佛伴随着女孩的不受控制,全部坍塌,化?为乌有。


    “我答应你。”


    忽然,女孩声?音传来,无比轻柔,像是羽毛般落在了徐祀的心?底


    他缄默半晌,甚至失去了全部的风度,讶异的看向她,“初月?”


    徐祀抱着她,接着水里?的浮力,初月不得不低头,看着日光落入了徐祀的眼底,徐祀的呼吸在她颈间。


    “我要吻你。”徐祀仰起头吻她。


    她要拒绝,但对面的人是徐祀,连一点点声?音都?没有,就被完全的吞了下去。


    徐祀其实对所谓的身体接触压根没兴趣,青春期的懵懂期到现在成?年,他自娱自乐的次数几乎为零。


    他只在意她,对她有感觉。


    但这一次,徐祀只是吻过?她后,便把她抱入了怀里?,一张棱角分?明的脸难得露出?些孩子气,“初月,我等你愿意嫁给我的那一天。”


    @无限好文,尽在晋江文学城


    ……


    两天后,初月逃跑了。


    这次跑的比上次还要狼狈,初月原本以为只是个普通的度假,怎么也想?不到居然会这么荒唐。


    实际上,初月并?不回避这样的感觉,她的确很喜欢。


    但她也没有到整整一周都?在颠簸中度过?,几乎没人愿意放过?她的程度。


    能?干,现在已经?变成?了她最讨厌的词。


    初月趁着三个人都?休息的时候回国了,才回到家中没多久,她就接到了顾祁阳的电话。


    他妈妈从国外回来,只是为了见她一面,想?看看这个让小儿子魂不守舍的女人究竟是什么样,初月想?起自己曾经?最真实的目的,她是为了这笔分?手费才跟顾祁阳交往到现在的。


    顾母还会跟原书里?那样勒令他们分?开吗?


    初月惴惴不安的,直到见面的那天,坐在她对面的是个身上有种高不可攀的矜贵气的大美女,气质干练,对方自上到下打量了她许久。


    她手心?有点儿汗湿,却没有了前一世的紧张无措,反而淡定的不行。


    顾母不动声?色的看了眼。


    女孩穿着浅色针织衫,牛仔裤,黑色长?发柔顺静垂在肩后,纤细秀气,又漂亮的不行,把两个儿子迷得团团转。


    顾澜的目的是让她跟顾祁阳分?手,顾祁阳又百般恳求自己不要伤害她。


    “你和祁阳分?手了,为什么?”


    “我没办法?对他保持从一至终的好感。”她言简意赅的回答。


    顾母从其他地?方也了解到初月的情况。


    父亲做生意失败,一度住进医院,她在这样困难的情况下坚持着学习,考入了一流高校。


    在学校内,也是无可指摘的优秀学生,才大一刚毕业就拿到了国家奖学金不说,还是刚刚结束的世界级运动会最出?色的志愿者,这些她都?略有耳闻。


    说到底,反倒是顾祁阳有些配不上她了。


    初月被顾母灼灼的眼神盯着,她察觉到了对方情绪上微妙起伏,似乎已经?猜到了她想?说什么,便主动拒绝,“我会离开祁阳的。”


    “你要多少钱?”


    熟悉的话语再次传来,初月看着对方。


    美丽的女人。


    她漆黑的眼神静得看不出?情绪,似乎在冷静客观的评估着自己的价值。


    初月掀起眼皮,“我不需要,再加上,我不缺钱。”


    “我是说——”顾母声?线微沉下来,“你要多少钱才可以跟祁阳继续交往下去?他为了你,每天都?在家里?茶饭不思,我知道他除了你不会再有第二个这么喜欢的人了,所以我愿意花钱买你的时间去陪伴他。”


    初月甚至不敢相信这句话是从这个骄傲的女人嘴里?说出?的。


    她明明记得上一世!


    顾母笑了笑,“我知道,你很优秀。你打算继续读书深造也好,毕业后先工作积累经?验也好,我作为顾家的人,会祝你一臂之力,我当然也为我儿子跟这么优秀的女孩交往感到自豪,他眼光不错。”


    初月张了张唇。


    是啊……其实早就改变了。


    上一世的她,勉强上了个三本大学,读的还是最花钱的艺术专业,是顾祁阳掏钱送她读书。


    浑浑噩噩的,她只记得自己嫁给顾祁阳后,仿佛失去了一切尊严,即便有他的爱,在顾家也完全抬不起头。


    初月长?久地?依靠着椅子,好久,她双手捂住脸:“我该怎么办呢……?阿姨,实话告诉你,追求我的人实在是太?多了,要看祁阳接下来能?不能?让我开心?才可以。”


    ……


    时间一晃就到了两周后。


    初月在学姐们的邀请下,决定去杭市。


    那里?最近举办的世界级赛事正巧需要医学系的志愿者,她的英文流利,上次的世界运动会上表现可圈可点,飞机刚落地?,初月就跟着学姐们一同开始了紧张的培训。


    骄傲是挺骄傲,尤其是被各种人夸奖自己的能?力,但也真的忙得不行。


    活动落幕的前一天,主办方允许他们这些志愿者们出?去玩,时隔半个多月才从封闭空间走出?来,初月走在了大街上,先联系了爸爸后,很快就没事干了。


    “月亮,走啊。”


    “快点来嘛~怎么在发呆?想?男朋友了?”


    几个在杭市读书的女孩,都?是她这次新认识的朋友,从后面挽住她,拉着她出?去玩,等几个女孩回来,时间早已到了十一点,离她们住的酒店只剩下几步了,初月的脚步忽然停下。


    门口等待着的男人身形颀长?高大,清俊挺拔,灯光错落下,那张笼罩着自信与从容的脸愈发的英俊帅气。


    “连绪……”初月想?不到,他会来。


    一旁的女孩们都?惊讶不已,很识趣的把剩下的时间留给二人。


    “你来做什么?”她仰起头,看着宋连绪朝着她一步一步靠近,精致的下颌,英挺的鼻梁,与生俱来的傲气,却并?不咄咄逼人。


    宋连绪眸光灼人,“你又逃跑了。”


    “才不是呢……”初月别开了目光。


    他从背后将她的手腕抓住,“妹妹。我必须告诉你。我不是你的初恋男友,也不是跟你交往了一年的前男友,既没有和从小一起长?大的优势,好像也在高中的时候对你一无所知……但是,我喜欢你。”


    清新冷冽的味道将初月包围了,她忍不住转身,宋连绪很认真的告诉她,“所有人都?在等你回去,可是我想?把这些事情主动告诉你。”


    她明知故问,“那我也许不会选择你,谁让你这么不识趣的跑来找我呢。”


    “但是,初月。”宋连绪把她的手牵着过?来,温和的开口,“我没有那些优势,可是我依旧在你心?底有位置,说明你还是喜欢我的,我对自己有自信。”


    夜景就在他身后,将那完美的轮廓镀上了层很淡的光。


    “这是你来找我的原因吗。”


    “我不想?在原地?等待你,因为你永远不会想?起我。我能?做的只是突破游戏规则,让你能?够看到我,如果我们的相遇一开始是你主动追求我,现在就换我走完你剩下的所有步数。”


    初月怔怔出?神,脑子茫茫一片,“连绪。我值得吗。”


    她想?,明明自己也没这么好。


    “初月,那不是你说了算的。”他将手伸出?,犹豫了会,初月抬手轻轻放在他掌心?。


    温热相触,她被紧紧地?握住,于是听到他这么说,“和我恋爱吧,那么多人跟你交往过?,你一点也不好奇和我交往是什么样吗?”


    她低下了头,“你这样坚持的话,我可以答应你。可是,我没办法?对你付出?同等的好感,何况我也答应了,未来等我玩腻了,我会嫁给徐祀。明明未来都?是悲剧,你还要选择我吗。”


    她的手指与宋连绪十指扣在一起。


    “走吧。”


    他显然不想?浪费太?多时间在抉择中犹豫,后悔,举棋不定。


    她没有问什么,也不需要问。


    宋连绪会放弃她吗?不会,这是初月给自己最明确的答案。


    自己呢?


    初月笑了,听到她甜软的声?音,宋连绪低着头吻了吻她的红唇,“我知道你的答案了。”


    她问:“是什么?”


    他扬起了二人初遇时最自信不过?的笑容,“想?知道?”


    “嗯……”


    “陪我一辈子,我用这一辈子的时间回答你。”


图片    请收藏魔.蝎.小.说.网 WWW.MOXIEX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