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蝎小说 > 穿越快穿 > 热恋归航 > 【正文完结】
    第91章


    夏里身体恢复的比顾津南快些, 她在医院住了小三周,就出院继续录制综艺节目去了,在她住院的这些日子, 其她他习生的单独的镜头早就拍完, 只剩下几个合拍的镜头,等着夏里出院了一起拍。


    “都走完了,只剩下咱俩了。”江少禹一边整理工位, 一边说道。


    夏里侧目看了眼后面的工位,上面还有陈清未翻完的剧本,她沉思片刻,敛了敛眸子,回江少禹:“是呀,节目录制的还挺快的。”


    江少禹笑了笑, “是挺快的。”


    因为没有其他实习生, 节目组的工作人员都过来服务江少禹和夏里了, 导演和副导演在一旁尽心尽力地指导江少禹和夏里,恨不得亲自替他俩录制, 这次拍摄的氛围也挺好, 一整天的拍摄都乐呵呵的,考虑到夏里身体的原因,节目组六点钟准时收工了。


    夏里受宠若惊,她已经做好了录制到晚上九点往后的准备了, 但出于打工人的本性,导演一说收工,夏里怔了片刻后, 干净利索地收拾好包包直接溜人了。


    一出写字楼,夏里给顾津南打了个电话, 顾津南几乎是秒接。


    夏里先笑了声,然后和顾津南说:“我下班了,你有没有什么想吃的?我带给你。”


    顾津哼笑了一声,说:“你。”


    夏里接电话的时候,发现旁边的人都在拿着手机拍天空,她下意识地抬头看天空,才发觉今天的晚霞格外好看,不自觉地,她嘴角弯的弧度更大了,她走神了两秒,以至于顾津南在说‘你’字的时候,夏里没立即反应过来他在说什么。


    顾津南语气有些变化,他嗓音带着凉笑,叫了声夏里。


    夏里收回视线,应声:“什么?”


    顾津南:“前面那男的就那么好看?”


    夏里前面站了个男人,看上去和夏里的年纪一样大,一身黑色衣服,冲锋衣搭配黑色运动裤,颇有几分顾津南的影子,只不过他的五官没顾津南的五官立体,侧脸线条也不似顾津南冷峻,只是人高瘦,背影有几分像顾津南,所以夏里视线从晚霞上收回来时,在这男人后背上落了一秒。


    “你怎么知道?”夏里问。


    话落,夏里不远处的一辆奔驰车双闪亮起来,顾津南淡淡道:“你觉着呢?”


    夏里特喜欢顾津南这股醋醋的劲儿,就还挺可爱的,她忍不住笑了几声,肩膀微微颤抖着。


    笑完后,夏里走过去,敲了敲顾津南的车窗。


    车窗降落,但顾津南没在驾驶座上坐,他在后排坐着,一旁放着一小摞文件,怀里还抱着个电脑,只不过脸色不怎么好看,似是在埋怨夏里刚刚看别的男人的事情。


    夏里关上驾驶座的车门,拉开后座的车门,温吞道:“今天的晚霞还挺好看的。”


    顾津心不在焉地嗯了声。


    夏里骨碌碌地转了下眼珠,耐心哄人,“刚刚在我前面拍晚霞的男人,背影有点像你,但正脸没你好看,有点普通。”


    顾津南敲键盘的手顿住,他忽地想到,这小朋友在国外的时候,好几次在马路口对着某个人的背影发呆,最后错过了绿灯,只好重新再等一遍,顾津南那个时候看到夏里这样,以为她在想学业上的事情,现在看来,她好像是在想自己。


    顾津南合上电脑,把电脑扔在一旁,他挑了下眉头,懒懒散散睨了夏里一眼,“还行,审美还在线。”


    因为顾津南肩膀上的伤还未痊愈,不方便做剧烈运动的缘故,夏里内生横生出一股摸下老虎屁股的勇气,她葱白的食指挑了下顾津南的下巴,笑着说,“有你这个帅哥在,我审美能不在线吗?”


    顾津南点点头,舌尖扫了下下颚,黑森森的瞳孔里染着几分笑意,质地较好的黑色衬衫,不仅衬托出他濯濯尊贵的傲气,更给她添了几分散漫不羁劲儿,他就坐在后座,支着下巴幽幽地睨着夏里。


    夏里大拇指碰了下刚刚挑顾津南下巴的食指,内心有点慌,她有预感,调戏顾津南这事儿,在他那里不会儿轻易过去的。


    “里里,最近胆子挺肥啊。”顾津南闲闲地说道:“但你知不知道,床上那点儿运动,对我来说跟剧烈运动一点不沾边。”


    “……”


    夏里赔笑,很丝滑地转移了话题,她指了指顾津南身旁的文件,“你最近工作挺忙哈。”


    “那也不耽误我伺候你。”


    夏里低不可闻地吐了口气,她问顾津南:“我们现在去哪?”


    “回家伺候你。”顾津南抬下巴指了指驾驶座,“你开。”


    夏里点点头,乖乖地坐到驾驶座。


    顾津南则是从后坐下来,坐到了副驾驶座。


    夏里开车前提醒顾津南:“你别乱动,我车技不太好。”


    顾津南懒懒地嗯了声。


    一路上,夏里的两只手都没离开过方向盘,她眼神坚定地目视前方,踩着油门缓缓向前。


    顾津南看她这紧张模样,乐了两声,伸手摸了下夏里的后脑勺,“别紧张,我命大。”


    夏里偏头凶他:“别说话!”


    “……”


    车内的氛围好像变的有些凉了。


    顾津南不知道是不是自己住院太久,面容变的柔和了,他这小朋友不仅敢调戏他,还敢凶他,成,他这次住院住的挺值!


    离红绿灯还有老远的距离,夏里就停了车,高架上最嚣张的豪车和前面的车错开了很长一段距离,旁边的车直接并过来都没问题,且这一路上,夏里开车的速度不算快,最起码车速配不上车的嚣张外形。


    夏里停稳车后,如释重负地叹了口气,她忽然想到顾津南单手打方向盘的模样,还挺帅的,她偏头看顾津南,发现顾津南眯着眸子靠在驾驶座上,好像睡着了。


    没几秒,前面的绿灯就亮了起来,后面车主按喇叭催促,夏里着急忙慌地发动车子向前,并低声说了句:“怎么这么快就绿灯了。”


    顾津南嘴角弯了下,缓缓说道:“你这车速挺适合带孩子出来玩的。”


    夏里看着前方问顾津南:“为什么?”


    顾津南淡淡地笑了声,欠揍道:“挺稳的。”


    “……”夏里咽了咽干涩的嗓子,不再说话。


    顾津南从后面拿了瓶水,拧开,递给夏里,“喝点水?”


    夏里摇头,她没信心单手操作方向盘,便说:“不喝了。”


    顾津南懒懒散散地给自己灌了口水,不再干扰夏里开车,兀自靠在椅背上闭目养神,因为顾津南这次住院的事情,顾家和迟家都明白顾津南妻子已经有了人选,夏里是顾津南未来妻子这事儿已然是板上钉钉的事情了,且顾津南根本不在乎顾迟两家的家产,他能接受顾迟两家最好,不能接受他就自己创业,所以顾家和迟家的长辈左右不了顾津南娶谁的想法。


    顾津南不能和谁的女儿联姻,不能为顾迟两家融入新的血液是一方面,另外一方面,他结婚后,将会迎来下一代,那就意味着,分家产的人又多了,所以,从顾津南住院后,各方实力暗流涌动,那一帮老狐狸和小狐狸都在提前做打算,算盘敲的恨不得让外国人都听见。


    顾津南这些天忙于对付那些老狐狸,身体疲惫的不行,唯独夏里还能让她喘口气,所以他很享受夏里慢悠悠地带他回去的时光。


    四十分钟的路程,夏里开了近一个小时,停好车子后,夏里偏头看顾津南,这人好像睡着了,她等了一会儿,拍了拍顾津南的手腕,轻声说:“顾津南,我们到家了。”


    顾津南掀起眼皮,看了夏里一眼,缓了两秒后,他哑声地说:“还真给我带回家了。”


    “……”夏里内心被激发出一股小小的胜负欲,她说:“你这么不放心,还敢坐我车,不怕我越开越远,让你今天回不了家?”


    因为缺觉的缘故,顾津南太阳穴隐隐作痛,他晃了晃头,说道:“你在哪我家就在哪。”


    顾津南声音慵懒,这情话说的格外好听,夏里有些小雀跃,心想,这男人睡醒后还挺温柔的。


    顾津南下车,拉开后座的车门,把电脑拿出来后,牵着夏里的手回家了。


    她俩到家没几分钟,顾津南定的餐就送过来了,都是些夏里爱吃的菜系。


    拍了一天的综艺,夏里都没怎么吃饭,这会儿看到对胃口的饭菜,才觉着自己饿的前胸贴后背了,她坐在餐桌旁,埋头干饭。


    两人有一搭没一搭地聊着,夏里不知不觉间吃的有点撑。


    顾津南还在进餐,夏里放下筷子,准备坐在一旁陪顾津南吃饭。


    不料,顾津南抬头看了眼夏里,轻咳了声,缓缓说道:“你先洗澡去吧。”


    夏里愣了一瞬,她也没多想,去卧室找了套睡衣就去洗澡了。


    顾津南看着夏里清瘦的背影,左右活动了下脖子,五年了,也改开荤了。


    他知道夏里有个小习惯,做某些事情前喜欢先洗个澡,这才催促夏里去洗澡,要不然她现在早已经在哭了。


    顾津南放下筷子,起身去浴室,他修长的手搭在浴室门把上,轻轻一旋,发现们已经被锁了,他笑了笑,去了另外一间浴室。


    半小时后,夏里从浴室出来,她头发吹了七分干,长发随意地搭在肩旁上,身上穿了件V领绿色睡衣,本就白皙的脸蛋儿,在吊灯和裙子的衬托下,白的像过度曝光,楚楚动人。


    而顾津南,穿着浴袍,好整以暇地坐在沙发上等她。


    第92章


    四目相对, 空气里带了些微妙的氛围,无形之中好像有一股静电通过,刺激的人身体酥酥麻麻的, 心尖和嗓子眼都跟着痒起来, 夏里看着顾津南优越的侧脸,神情不自觉地呆滞了了些,动作也跟着慢半拍。


    这人, 好像天生带了蛊,


    顾津南狭长的双眼,含着不怀好意的笑,他似有若无地睨着夏里,好像在计划什么事情。


    夏里忽闪了下眼睛,她视线落向别处, 假装漫不经心地问顾津南:“你洗澡了啊?”


    顾津南懒懒散散地嗯了声。


    “洗的还挺快的。”夏里声音越来越低, 她在客厅站的越久, 越觉着顾津南那双眸子比头顶上的白炽灯还炽热,她被他的视线灼的大脑一片空白。


    顾津南慢悠悠地起身, 去冰箱里拿了瓶矿泉水放在茶几上。


    夏里反应慢了半拍, 她动了动嘴角刚要开口提醒顾津南别喝冰水时,顾津南已经把那瓶矿泉水放到茶几上了,她虽不理解顾津南从冰箱拿水干什么,但也没多问。


    顾津南走到夏里身边, 指尖轻轻地勾了下夏里细细的睡衣肩带,扯着嘴角说:“不然呢,给你反锁门的机会?”


    夏里身体能正常活动时, 两人便搬回了顾津南的公寓住,夏里怕顾津南乱来, 每天都趁顾津南忙的时候,溜回卧室,反锁门,然后安心地睡觉。


    顾津南看着夏里意味深长地笑了声。


    夏里心跳不可抑制地加速,她忽地反应过来,在她洗澡的这段时间里,顾津南已经撒好网等她了。


    顾津南食指骨节搭在夏里的侧脸上,慢慢往下滑,憋着一股儿坏劲儿帮夏里回忆之前的事情,“先生?不认识?”


    夏里回国,两人第一次相遇,是在明柿的店里,她装不认识他,冷漠疏离地喊他先生。


    他的食指从她侧脸上滑下,径直落到夏里细的挂不住的肩带上,两根手指捏着她的肩带松开又放下,整个人又坏又痞。


    夏里耳根泛红,一颗心像是在过山车上,不断地往云端冲去,顾津南现在的态度,有点要把夏里扔到最高处,然后再一点点放下的意思。


    “我记得,你之前和陈时微分手的时候,也挑了她的肩带。”夏里嘴硬,故意刺激顾津南,她不想就这么一直被他往上送。


    顾津南显然没进夏里的圈套,他没过多解释夏里提及的这事,只懒散地笑了声,指尖轻缓缓地扣了扣夏里肩旁上的那个小浅痣。


    触感过于强烈,夏里忍不住颤栗了下。


    顾津南舌尖轻碰了下夏里肩上的那颗小浅痣,然后低沉着声音说道:“这记忆力不挺好?但怎么就不认识我呢?”


    话题又被他绕回来。


    猝不及防地,夏里颈窝里被喷了股儿热气,顾津南知道她的敏感处,他故意在这折磨她。


    夏里被他撩拨的大脑一片空白,甚至有一瞬间,她想不顾羞耻地伸手去扯顾津南的浴袍,然后速战速决。


    可很显然的,顾津南没打算这么轻易地放过她。


    夏里漆黑的眸子,被顾津南一举一动蛊的染了层琥珀色,那是任何情绪都掩盖不住的欲望,她发呆的瞬间,身体忽地裹了一层凉意,那条真丝吊带睡裙,此刻已经堆在夏里脚边。


    “你身体还没好。”夏里颤抖着声音提醒顾津南。


    顾津南单手托起夏里,抱着她去沙发,“今天车速挺稳,再开次车!”


    “……”


    顾津南坐在沙发上,疯狂地吻着腿面上的人,等夏里脸红成一片时,顾津南伸手从茶几下面的抽屉里拿了个塑料包装递给夏里,他说:“我会从头到尾让你再认识一遍。”


    顾津南揽着夏里细腰的手,忽然用了些力,把她往前推。


    夏里皱眉嗯了声,下意识地说了个疼字。


    顾津南低低的笑了声,他捏了捏夏里大腿上的皮肉,哑声道:“挑我下巴的时候,怎么没管我疼不疼?”


    夏里搂着顾津南的脖子压根儿不敢动。


    顾津南动了下身体,夏里后背猛然收紧。


    “……”


    良久,夏里软着声音喊了声顾津南。


    顾津南轻飘飘地嗯了声。


    “好累。”夏里说。


    顾津南坏笑了下,“行,问你几个问题。”


    “认识我吗?”顾津南问。


    “认识,顾津南。”


    “是陈顺的嫂子吗?”


    “是。”


    “坐后座?”


    “副驾。”


    “不想知道我的事情?”


    “想。”


    “不让送?”


    “让。”


    “《遇见》还是《我怀念的》?”


    夏里累极了,嗓子也干疼,她不想回答,四个字对她来说太长了,她说长语句时,声音断断续续的,这会让顾津南更兴奋。


    顾津南动作又猛烈了几分。


    他重复道:“《遇见》还是《我怀念的》?”


    “《遇见》。”


    夏里说完,两滴温热的眼泪从眼角滑下,身体上升的某种激素使然。


    声音和眼泪对此刻的顾津南来说,是最好的兴奋剂。


    “……”


    半分钟后,顾津南忽然抱起夏里,把她紧紧拥入怀中,他身体抖动了几下,趴在夏里颈窝里重重地吐了口气。


    好爽。


    顾津南伸手拿起茶几上那瓶已经变成常温的水,拧开瓶盖,小心翼翼地喂夏里喝水。


    夏里含着瓶口,神情恍惚地吞水。


    顾津南低头看着夏里,觉着自己要疯了,怀里的人儿丁点的动作都能成为他的催情剂。


    夏里喝完水后,疲惫地叹了口气,她想,终于结束了。


    可后面的事情证明,夏里这个想法太单纯了!


    顾津南看上眼的公寓位置都是极好的,阳台落地窗前,大半个沪市的夜景被尽收眼底,甚至下面饭店里用餐的人都看的一清二楚,夏里被抵在落地窗前,彻底清醒。


    顾津南见她紧张,便提醒她:“外面的人看不到。”


    “……”


    事实证明,顾津南心里的醋劲儿比夏里心里的醋劲儿发酵的更迅速,保留的也更久。


    他换了好多个地方,用行动让夏里重新回答了一遍之前的问题,知道她答出他想要的答案。


    霸道又幼稚。


    最后,顾津南把人抱在怀里,一手搭在夏里的腰间,另一手搭在夏里的后脑勺上,极其温柔地说:“里里,我好爱你。”


    “顾津南,我也爱你。”夏里小声地回应他的表白。


    顾津南给夏里洗完澡后,把夏里放在床上,他裹了条浴袍去茶几下面的抽屉里拿药,那是他买套时特意买的药。


    五年的隐忍,虽没有彻底释放出来,但顾津南此刻依旧是神清气爽的,他低垂着眼看着手上的药盒笑了笑,然后往卧室走去。


    卧室里只开了一盏暖黄色的床头灯,暖色的光线把房间照的静谧又温暖。


    夏里疲惫的懒得睁眼,她小声哼唧着抱怨顾津南,“顾津南,我明天还要录制综艺呢。”


    顾津南一边涂药一边哄人,“我一会儿给导演打个电话。”


    “你认识我们offer的导演啊?”夏里迟疑了两秒,似是忽然想起来了什么,她犹豫着问,“上次,节目组突然放了三天假……不会是你让放的吧?”


    “嗯,我让放的。”顾津南坦诚道。


    夏里沉默了几秒后,小兴奋地嗯了声,她瞧着顾津南的眉眼,忽然觉着自己还挺幸运的。


    过一会儿,顾津南给夏里涂完药后,问她:“还渴吗?”


    夏里猛然睁眼,她乖巧又无助地了拉了拉被子,将自己盖了个严严实实,摇着头说:“我真的不想了。”


    “……”顾津南无奈笑了笑,忽地有种自己是个畜生的感觉,他换了种说辞,“饿吗?”


    “……”


    夏里身子又往被子里缩了缩,只露出一个小脑袋,和两个映着疲惫的大眼睛,“不饿。”


    好像又被误会了。


    顾津南把药放在一边,“喝水,还是牛奶?”


    夏里愣了两秒,温吞道:“牛奶。”


    “嗯,等着。”顾津南伸手宠溺地揉了揉夏里的脑袋。


    卧室门关上的那刻,夏里冲着天花板长长地叹了口气,她现在浑身哪哪都痛-


    第二天中午,快十点的时候,夏里睁开眼,她动了动身子,身上的酸痛感让她下意识地嘶了声。


    顾津南闻声,把人扯入怀里,他声音慵懒,带了点磁性,问夏里:“再睡会儿,今天没工作。”


    是顾津南想再睡会儿,他难得有这种惬意的时光。


    夏里小脸儿蹭了蹭顾津南的胳膊,温吞道:“你不用工作吗?”


    顾津南躺平,把夏里捞过去趴在自己身上,像哄小孩儿似的轻拍着夏里的后背,“今天不想工作。”


    夏里不敢乱动,她脸贴着顾津南的胸膛,踏踏实实地睡了个回笼觉。


    中午十二点,顾津南抱着夏里去洗漱,刷牙时,两人看着镜子里的彼此,同时笑了起来,笑容里洋溢着掩盖不住的幸福,这是独属于他们俩的幸福,今天的,也是以后的。


    夏里漱完口后,对着镜子喊了句:“顾津南。”


    顾津南一手搭在夏里肩旁上,高中那股子意气风发和桀骜不驯的劲儿,又重新映在他的眉眼里,他懒笑着说:“在呢。”


    时间好像倒回十七岁那年,那年的顾津南心高于天,人也傲气的很,名字长期挂在光荣榜上的首位,夏里在食堂买晚饭,匆匆回班级时,路过光荣榜,她停住了脚步,就是为了看他的名字,尽管她闭着眼都能指出光荣榜上顾津南名字所在的位置,她盯着光荣榜看了一会儿,然后弯着嘴角喊了他的名字:“顾津南。”


    她声音很低,怕被路过的同学听到。


    而顾津南,正站在她身后,他回应她:“在呢。”


    夏里愣了片刻,回头,和顾津南温暖的怀抱撞了个满怀。


    第93章 正文完结


    午饭过后, 顾津南抱着电脑坐在地毯上靠着沙发处理紧急文件,窗外透过来的光线,勾勒出顾津南削瘦精悍的侧脸轮廓。


    夏里全身无力, 走两步就觉着身体累, 她站在顾津南身后,有些痴迷地看了几秒顾津南的背影,然后极为满足地笑了下, 眼前的男人,她一伸手就能碰到,这是她多年前的愿望。


    顾津南似有所感地回了下头,夏里就站在她身后,她身后一片明亮,他挥挥手, 说:“过来坐会儿。”


    “我想回屋睡觉。”夏里说。


    顾津南把电脑扔在地毯上, 他走过去抱夏里, 俯身吻了下夏里的嘴唇,低声说:“别睡了, 晚上该睡不着了。”


    夏里踮起脚尖, 拽着顾津南的衣角,主动吻了下顾津南,蜻蜓点水似的,然后又很不好意思把头埋在顾津南的胸膛, 双手看着揽着顾津南劲瘦的腰,哼哼唧唧地撒娇。


    顾津南抱着她懒笑了声,问她:“还用不用再涂抹点药?”


    夏里拖长音嗯了声, 特害羞地小声哼唧:“你别说了,我自己会处理的。”


    顾津南推开她, 盯着她水盈盈的眼睛说:“昨晚老子给你涂药的时候,你怎么不害羞?”


    那是她累的顾不上了。


    顾津南也没怎么撩拨夏里,他牵着夏里的手,把人安置在沙发上,说:“在这玩一会儿,我工作马上结束。”


    顾津南说完,从茶几下面拿出了一堆零食,放在了茶几上。


    夏里慢腾腾地从沙发上下来,坐在顾津南身边。


    顾津南长臂一伸,从身后的沙发上捞了个抱枕,给夏里垫在屁股底下。


    “我没坐在地上,坐的是地毯。”夏里说。


    “嗯,我知道。”顾津南说:“你生理期快到了,加个垫子,别着凉了。”


    夏里温吞地哦了声,她刚吃饱饭,对茶几上那一堆昂贵的零食一点儿胃口没有,挑挑拣拣,最后从那一堆零食中拿了个水蜜桃硬糖,夏里垂眼看了几秒糖果包装上的字,这糖果是她之前经常吃的那款,一个很普通的牌子,在这一堆零食里面价格显得亲民,外卖软件上都不一定有这个糖果链接,生产日期是最新的,应该是顾津南特意去便利店里买的。


    夏里慢吞吞地撕开糖果包装,把糖果咬进嘴里后,她伸手又从茶几上拿了个糖果,撕开,递到顾津南嘴边,“你吃糖果吗?”


    顾津南抬头,看着夏里挑了下眉头,他往前倾了下身子,含住夏里嘴唇,舌尖撬开夏里的牙关,勾走了夏里嘴巴里的那颗水蜜桃糖果。


    夏里脸唰一下红起来了,看顾津南的眼神呆呆的,又萌又软。


    顾津南捏了下夏里的耳垂,然后双手抵在身后,懒懒散散地笑着,他说:“小朋友,怎么对我老是害羞呢?”


    夏里不搭理她,低头吃糖。


    顾津南快速地处理好文件后,和夏里窝在地毯上,吃零食,看电影,用平凡且温馨的小事打发了这个下午。


    夏里在家里休息了两天,然后去补录了最后的综艺镜头。


    整个节目录制完后,已经六月初了,节目组的所有工作人员、带教律师、实习生们一块吃了顿杀青饭,是露天自助烧烤,夏里来吃饭之前,还被顾津南拽着折磨了一番,他用不太温柔的动作让夏里保证聚餐上不和别的男人闲聊。


    夏里无奈又委屈,顾津南这强势且坦荡的占有欲,一度让夏里怀疑自己有点渣。


    用餐刚结束,大家准备的个人才艺还没结束呢,顾津南就抱着一束鲜花来了,微光玫瑰,他谁也没看,径直走到夏里身边。


    夏里上前几步,走到顾津南身边,压低声音问他:“你怎么来了?”


    顾津南把鲜花递给夏里,“接你回家。”


    导演看到顾津南,小跑着过来给顾津南打招呼,他压低声音说:“顾少今天亲自来接人啊?”


    聚餐的这一行人,没几个人知道顾津南的真正身份,他们隐约猜出来顾津南身份不简单,但具体什么来头,他们不清楚。


    顾津南点了点头,“嗯,她分不清方向,容易走错路。”


    导演看着两人一脸姨母笑,恨不得立马开机录恋综,他看着夏里说:“你要提前说顾津南是你男朋友,哪还用得着几轮面试啊。”


    夏里不好意思地笑了笑,说:“工作是工作,男朋友是男朋友,两者是分开的。”


    顾津南说:“她工作的事情不让我插手。”


    一句话,说明了夏里不是靠关系进节目组的,如果节目播出了后,有人乱嚼舌根,你这导演务必想办法处理好。


    导演点点头,笑的更灿烂了。


    顾津南扯着夏里的手,说:“我们先回去了。”


    夏里回到家,满心欢喜地找了个花瓶,把顾津南送的那束玫瑰插起来,还兴奋地哼了两句《遇见》。


    顾津南走过来,从后面抱住夏里,他吻了夏里的侧脸,小狗似的在夏里颈窝里蹭了蹭后,说:“挺好听的,那次怎么不唱?”


    夏里老实道:“那次包厢里人太多了。”


    顾津南笑了笑,“也行,以后只唱给我听。”


    这天晚上,顾津南格外老实,他只把夏里圈在怀里,轻轻拍着,再无其他动作,两人很快进入梦乡。


    翌日清晨,六点多点儿,夏里和顾津南同时醒来,顾津南边整理夏里额头上的碎发,边问她:“还睡吗?”


    “不睡了。”


    “吃完饭出去溜达会儿?”


    “嗯。”


    夏里这几年像个上了发条的陀螺,大学毕业,努力考研,拿奖学金,参加各种考试,通宵准备毕业论文,综艺录制,工作敲定,所有的事情一环扣一环,她都没怎么好好休息过,所以综艺录制结束后,去律所报道前的这段日子,夏里想随便转转玩玩。


    顾津南没说去哪,夏里也没问他,就跟着他走,直到熟悉的校门闯入夏里的视野,夏里才发现顾津南带她来附中了。


    今天是6月9号,高考后的第一天,附中这几年扩大了校区,高三单独放在了老校区,高一高二都搬去新校区了,刚高考完,学校里没什么人,显得有些空荡,不过垃圾桶倒是挺满的,里面盛满了各种书的碎片,一看就是那帮孩子昨天在校园里狂嗨了。


    夏里忍不住低笑了声。


    顾津南握着夏里的手紧了紧,问她:“高考结束的那个晚上,你干什么中二的事了吗?”


    某些记忆片段在夏里脑海里闪过,她沉默了好几秒后,说:“拿着手机找暗恋的人要微信,算吗?”


    暗恋两个字夏里说的很模糊。


    但顾津南就是听到了。


    他顿住脚步,尽管他知道夏里高中的时候暗恋过他,但他不确定现在夏里口中的暗恋对象是不是他,他在脑海里快速地过了遍那晚的记忆,没有夏里这样乖巧的女孩去找他要微信,他只记得,那晚他和平时玩的较好的一群男生,傻逼似的一个劲儿灌对方酒,于是,他低着头,醋醋地看着夏里,问:“找谁要微信去了?”


    夏里踮起脚尖,伸手揉了揉顾津南柔软的头发,他头发长得快,现在已经是碎发发型了,她说:“你啊。”


    “我那晚没见到你。”


    “嗯,我过去的时候,你已经喝的烂醉了。”


    顾津南耸了耸肩,酸涩又无奈地笑了笑,几秒后,他俯身抱着夏里说:“对不起。”


    夏里推开他,这是学校,她觉着两人在学校搂搂抱抱不好。


    “没关系,那个时候我要是去加你的微信,应该被你拒绝的明明白白。”夏里说,“听说你那天晚上的微信被加爆了?”


    “嗯,不知道哪个傻逼把我的微信二维码发群里了。”


    夏里笑的弯腰捂着肚子,顾津南双手抄兜宠溺地看着她,也跟着她笑,那是他的光,也是他的命。


    两分钟后,顾津南伸手去牵夏里,想带他去别处转转。


    夏里手背在身后,不让顾津南牵,她极其认真地说:“这位同学,高中禁止早恋。”


    顾津南弯腰凑近夏里,“和年级第一也不可以吗?”


    夏里点点头,“嗯,不可以。”


    顾津南嘴角勾了一抹坏笑,“行。”


    他今天穿了一身黑色的运动装,颇有少年感,夏里有些恍惚,仿佛又回到了蝉鸣聒噪、笨拙地藏着暗恋心事的那年。


    顾津南把手重新抄兜里,抬头指了指不远处的教学楼,问:“去班里看看?”


    “好。”


    顾津南高中成绩一路都很耀眼,他高一到高三都在一班,夏里高一的成绩还行,高二因为那些不好事情的影响,她成绩下滑的厉害,高三就被分到了三班。


    顾津南径直去了高三三班,他站在教室里问夏里:“你高三在哪坐?”


    高三排座位是按成绩挑的,她成绩在三班排名还可以,且她个头高挑,也不近视,所以每次排座位,她大概率都会选倒数第二排靠窗的位置,这位置对社恐人挺友好的,不用经过一大排座位才能回到自己的位置,夏里很喜欢。


    夏里走过去,拍了拍倒数第二排靠窗的课桌,说:“这里。”


    她说完,坐了进去。


    夏里双手放在课桌上,抬头看黑板,有种轻舟已过万重山,但轻舟依然还要过万重山的感觉,她抬头看顾津南,却发现顾津南此刻正坐在她身后。


    顾津南幽幽地支着下巴,窗户折射过来的一缕阳光把他的脸庞映的更加白皙,他嘴角勾着漫不经心的笑意,直勾勾地看着夏里,一整个混不吝高中生模样,他踢了下夏里的凳子,问她:“同学,谈恋爱吗?”


    他这话说的懒懒散散的,嗓音里含了点磁性,特像靠着他那张脸持帅行凶、拉人早恋的高中刺头少年


    夏里顺着他的话说:“不呢。”


    顾津南扬了下眉头,拖着音调:“嗯?”


    夏里一阵正经地说:“我要努力学习,和顾津南考同一个大学,他是我喜欢了很久的人。”


    顾津南情绪复杂,酸涩、感动,幸福。


    原来,这世间真的有人拼尽全力去奔向他,他也被人坚定的选择了,单单是因为他这个人,不是因为他有顾迟两家继承人的这个头衔。


    那些在地下室暗无天日的日子里,所滋生出来的扭曲心理,在这一刻全部消散,他不计较了,老天把这么好的女孩儿送给他,他在这之前经历什么都是值得。


    要说此生有什么遗憾,顾津南第一反应就是遇到夏里太晚了,没有提前替她挡了风雨。


    十八岁的顾津南,因为八岁车祸事件自责愧疚,因为地下室心的日子心如死灰,因为厌倦前面的路,整天活的空荡荡的,把自己伪装成一个拒绝光的刺头,自甘堕落地生活在黑暗里,活成别人口中本就对他不正确描述的少年。


    十八岁的夏里,为了去大学里找顾津南,废寝忘食地学习,争分夺秒地刷题,用顾津南给他带来的那一缕阳光,抚平心底的伤,勇敢坚定地慢慢成长为她想成为的模样,是带着光重新喜欢上微笑的夏里。


    后来啊,那个男生拼命成长,向阳生长,成了能站在女生身后替她背负全世界的人。


    命运给他们开了个玩笑,他们经历了一些挫折,又坚定地拥抱着彼此。


    在我这里,不是分手,是吵架。


    现在再看,不是吵架,是成长,拥有那么好的你之前,是要吃点苦来快速成长的,但没关系,只要是你,再多的苦都不算多。


    顾津南起身,从兜里掏出一枚定制的戒指,单膝跪地,看着夏里弯弯的眉眼,郑重而又认真的说:“那先约定下?”


    怪不得这些天,顾津南总捧着她的手看,怪不得他总问夏里喜欢哪种类型的戒指,有没有特别喜欢的品牌。


    夏里眼眶忽然泛红,鼻尖也酸酸的,她笑着问:“约定什么?”


    “约定你想结婚的时候,就嫁给我,可以吗?”


    顾津南对光站着,那枚戒指被举在阳光里,夏里清楚地看着戒指上的英文字母缩写,是她和顾津南的姓氏的大写字母。


    夏里睫毛微微动了下,眼泪从眼角滑下,伸出手,“好啊。”


    顾津南低头,认真地将戒指套在夏里纤细的无名指山,他低头吻了下夏里的手背,看着夏里得意地说道:“你从此就是我的了。”


    夏里扬起垂下的那只手,用手背快速地擦去眼泪,笑着说:“你也是我的。”


    顾津南点头,“嗯,你的,我的所有都是你的。”


    这时,校园的铃声响起,“考试结束,请考生立即停笔……”


    许是昨天刚高考完,学校的广播铃声还没换回来。


    顾津南和夏里很默契地笑了起来,等铃声结束,顾津南把夏里拽起来,温柔道:“考试结束了。”


    夏里看着无名指上的戒指笑了笑,对顾津南说:“我对我的答案很满意,你呢?”


    “满意啊。”顾津南扬了扬眉头,带着几分学霸独有的傲气,缓缓说道:“老子的答案是标准答案,叫夏里,是盛夏里的夏里。”


    “我们叫夏里,小名叫里里,盛夏里的夏里,像盛夏一样自由热烈。”


    曾几何时,夏景安骄傲地像别人介绍自己女儿的话,此刻,又回荡在夏里的耳畔。


    夏里再也忍不住眼泪,哭成泪人。


    顾津南从兜里掏出包纸巾,抽出一张,耐心地给夏里擦眼泪,从那次用西装给夏里擦眼泪后,他就养成了兜里装纸巾的习惯,他边给夏里擦眼泪边哄人,“别哭了,交卷了,该奔赴下一场山海了。”


    顾津南平日里很讨厌说这些文绉绉、酸了吧唧的话,他觉着不爷们,可自从有了夏里这小朋友之后,她怎么高兴,他就怎么哄。


    良久,夏里红着眼睛长长地吐了口气,然后手顺着顾津南的掌心滑下去,和他十指相扣,她小得意地笑了笑,说:“下一场山海,我要和你一块儿。”


    兜兜转转,注定在一起的人又并肩了。


    且视他人之疑目如盏盏鬼火,大胆去走你的夜路。


    因为是你,因为要你,所以,夜路我们牵手一起往前走,明亮大道我们肆意欢乐、肆意幸福。


    (正文完结)


图片    请收藏魔.蝎.小.说.网 WWW.MOXIEX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