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蝎小说 > 百合耽美 > 偏执女帝为我疯魔 > 17、第 17 章
    17.


    对于沈碧云这般修为的人来说,林鹤这一刀下去根本不致命。好在匕首上淬了灵削,能令她一时半会运不出真气,林鹤可趁此时机给她一个了结。


    她捏碎一颗灵石,从灵囊中取出那柄她常悬在腰间的剑,缓缓抽出剑鞘,露出黑而亮的剑身,剑光映在她漆黑如墨的眸子里,冰冷的杀气令人不寒而栗。


    沈碧云脸上的震撼变成了惊慌失措,额上沁出了豆大的汗珠,她喘着粗气,睁大了双眼死死地看着林鹤,许久才说了两个字——


    “林鹤。”


    林鹤低眸看着剑,不咸不淡地说:“连你也疯了,忘了我是什么身份。”


    这是刚才沈碧云叱责她的话,一想到这些日子来她轻则冷言冷语,给她甩巴掌,重则关押虐待,废她筋骨,结果她竟不是花期,而是货真价实的林鹤。


    天底下还有比这更荒诞的事情吗?


    但沈碧云这一次不会再认错了,她只可能是林鹤,只有林鹤的林鹤的身手才能做到不知觉间杀了她。以前沈碧云就看不透她的身法,如今仍是一样。


    连日来,沈碧云辛苦防备着晏浮生,防备着外面那些攻城略地的贼人,却忘了防备身边的这个废人。


    她怎么可能会是林鹤呢?沈碧云痛苦地闭上眼,泪水成河淌下来,湿润的睫毛颤了颤,她说:“你手上……是师父的剑。”


    林鹤严厉地看了她一眼,轻声道:“你还记得师父?”


    “我当然记得,”沈碧云抽了抽嘴角,边哭边笑地说,“你假扮花期,骗了我多久?”


    林鹤说:“你怎么不自称本尊了?”


    “若我知道是你,一开始就不会这么做,”沈碧云眼巴巴地望着她,泪珠悬在优美的下颌线上,情深义重地说,“林鹤,你知道我想你想得好苦。”


    林鹤左手持着剑,并不看她,只说:“如今你死在我手上,免了许多痛苦,你大可安心离去。”


    “不!”沈碧云脸色刷地铁青了,她“噗通”跪了下去,双手抱着林鹤的腿,哭道:“我不想死,我不想死,林鹤,你知道我这些年是怎么过来的吗?”


    林鹤说:“茹毛饮血,杀人如麻,沈碧云,你应该知道我为什么来杀你。”


    “我不知道!”沈碧云匍匐在林鹤脚边,死死地抱着她,哭得凄惨极了,“林鹤,沈家满门被灭,我在这世上只有你一个亲人了……林姐姐。”


    她与此前掌握着生杀大权的沈仙尊判若两人,林鹤却已经看腻了她这副说变就变、阴晴不定的模样。她本就生的美,这些年来修阴阳合欢之术,故多了些妖娆妩媚的气息,哭起来的样子也是极好看的。


    这样一副妩媚之姿,若是落在她身上……林鹤有些出神,但很快就断了自己的念想。


    晏浮生从来都是冷淡的、拒人千里之外的,如果她会这些缠人之术,林鹤怕是早已经为她死一万遍了。


    “这话你许多年前就说过了,你还说要与我势不两立,”林鹤垂眸看着她,字字珠玑地说,“当初你害死剑圣师父和同门,我就已经恨极了你,只因你是沈家长女,是将军夫妇千娇万宠的掌上明珠,所以我求晏浮生放你一马,将你流放至八荒,本想着你能悔改,时至今日,我只后悔没能早些时候杀了你。”


    “林鹤!”沈碧云抬起头,她哭得满脸通红,眼里全是不甘心,她拉着林鹤的袖子,咽下泪水,痛苦道:“你左一句晏浮生,右一句晏浮生,她在你心里真这般重要吗?”


    林鹤微微皱眉,虽说沈碧云有意挑拨、言过其实了,但林鹤刚才确实不该提晏浮生的名字,可能是这么多年潜意识的习惯改不了,她语气冷淡地对沈碧云道:“我与她并无关系,你大可安心去死。”


    “那好,那好,”沈碧云深深地吸了口气,擦干眼角的泪,仿佛下了很大的决心,她昂头挺胸,望着林鹤道:“只要你答应我,以后不会跟晏浮生有任何往来,不会回到她身边,那你尽管杀了我,我绝无任何怨言。”


    “你说这话,不觉得荒谬吗?”林鹤说,“我只盼你有半分悔改之心,可见你死到临头,仍然没有悔意。”


    “你必须答应我!”沈碧云浑身发抖,歇斯底里地说,“以我爹娘的名义起誓!否则我死不瞑目!”


    林鹤看了她一眼,举起手里的剑,剑刃放在了沈碧云笔直的肩上,半晌不发一言。


    沈碧云剧烈地喘着气,肩膀起伏,心跳极快,她笃信林鹤不会就这么一剑斩了她,毕竟那是曾为她出生入死的林鹤,是她爹娘最疼爱的林鹤。她就算死在林鹤手里,也必须留下点什么,她不能眼睁睁看着林鹤去找晏浮生,那是她无论如何都无法接受的结果。


    想了许久,林鹤举着剑说:“我答应你。”


    沈碧云破涕为笑,长长地吁了口气。天可怜见,没让她落在晏浮生手里,已经是对她最大的仁慈。既然林鹤亲口答应了她,那么今生今世、永生永世,晏浮生都休想得到林鹤。


    她虽然死在林鹤手里,但死得其所。


    林鹤拿着当年剑圣李儒玉的剑,脑海里闪过许许多多人的面孔,她没有犹疑,一剑斩下沈碧云的头颅,鲜红的血飞溅出去——


    恰此时,门口站着一道身影,被泼天的血水盖了一身,她呆呆地望着化为刽子手的林鹤,当场惊住。


图片    请收藏魔.蝎.小.说.网 WWW.MOXIEX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