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蝎小说 > 穿越快穿 > 社牛崽崽和社恐舅舅在娃综 > 17、先导片17
    “舅舅,皮球。”余鲸鲸手指着地上。


    江浩远“嗯”一声,把她放下来。


    余鲸鲸捡起皮球“哒哒哒”跑向路人母女,手举着皮球还回去:“姐姐,你的皮球。”


    说得很礼貌,但是那双眼睛就这么眼巴巴看着那个小皮球,一脸大写加粗的“我想玩”。


    路人小女孩看上去五六岁的样子,接过皮球一声不吭,路人妈妈道谢,又从包里翻出了一颗糖递给余鲸鲸。


    是很有特色的手工编织包,看成色已经用了好些年头了。


    江浩远一眼认出了那个包。不过碍于社恐属性,他并未上前。


    余鲸鲸拿了糖道了谢,一步三回头往她舅跟前走。


    走了两步,实在不死心,她又跑回去,眼巴巴看着那个皮球:“姐姐,可不可以给我玩一下小皮球?我就玩一点点。”


    她又伸出一个小指头比划,笑得特别乖,跟向她舅要可乐时一模一样,稀罕死个人。


    没有海豚科能逃过漂亮小皮球的诱捕!


    余鲸鲸眼巴巴。


    可是路人小女孩不为所动,反手把小皮球抱得更紧。


    路人妈妈又从包里掏出一块糖:“对不起啊小朋友,姐姐生病了,不能跟你一起玩。”


    余鲸鲸拒绝了糖,问得很天真也很认真:“那姐姐什么时候好?好了一起玩。”


    路人妈妈显然被她这个问题问住,神色一时怔忪。


    余鲸鲸敏感察觉到不对,可是又不知道为什么,有些无措地转身看她舅,又伸手去拉路人妈妈的衣服。


    “姨姨……”余鲸鲸扯着路人妈妈的衣角。


    路人妈妈口罩下的脸应该是笑了下,她伸手摸了摸余鲸鲸的小脑袋,说“好孩子”。


    江浩远走过来,没用的社恐正努力准备说话,路人小女孩突然一把拉下了自己脸上的口罩。


    “妈呀,她的嘴巴!”偏头围观的陈达正好看到,一声惊叫。


    路人小女孩是个唇腭裂患者。


    她显然已经习惯了这种对待,陈达的惊叫并未让她的神色有任何变化,仍旧眼神木木地看着余鲸鲸,把小皮球递了过来。


    陈澄明也惊讶,暗自思考这是不是节目组的特殊安排,可再一想,是余鲸鲸主动跑过去才有这一系列事情的,真要是节目组安排不可能启动机制如此随意,便舍弃了这一念头。


    他去想这个了,就忽视了陈达。


    陈达一声惊喊无人理,显然来了精神——“丑八怪!”、“快来看丑八怪!”“快来看这里有丑八怪!”——令人震惊的喊声从陈达口中“拔地而起”。


    【卧槽我要骂脏话了,这什么垃圾孩子】


    【惯啊!陈澄明继续惯啊!这尼玛教的什么玩意儿】


    弹幕出离愤怒。


    余鲸鲸和江浩远则同时动了——


    余鲸鲸一把抓过小皮球,“砰”一下朝陈达砸去;江浩远则伸手捂住了路人小女孩的耳朵。


    节目组在屏幕上切了公告,再次说出现在镜头中的一切人事物都是事先告知过直播并争得了当事人应允的,所以即便小女孩拉下了口罩,镜头也并未打码。


    导播把路人小女孩的反应切了高清慢放——


    被江浩远捂住耳朵后,路人小女孩的眼睛一下子睁大,原本木木的眼神在一瞬间有了光彩,然后是积蓄而盈的眼泪。


    最动人的是小女孩看向江浩远的眼神,那是小孩子看爸爸的眼神。


    当然,才十九岁的江浩远不可能有这么大的孩子。


    【小姑娘的爸爸是不是也经常这样做,所以小姑娘才这个眼神】


    【如果是这样的话,是不是说明小姑娘的爸爸不在了,好可怜】


    【前面姐妹可能真相了,你看小姑娘妈妈那个包已经很旧了,而且小姑娘这个年纪都还没有做唇腭裂手术,大概率是经济紧张,因为就目前的技术,唇腭裂不是什么大难题】(注2)


    【鲸鲸宝贝和舅舅真的好好啊,小姑娘妈妈都没舅舅反应快,一般大家的反应都跟鲸鲸宝贝差不多吧,舅舅真的,内心得有多温柔才能这么下意识反应,我真的不信这样的舅舅会搞什么校园霸凌】


    小皮球并未砸中陈达,所以他喊了三声,不过江浩远捂耳的动作很及时,小女孩应该没有听完三句。


    这舅甥俩可真是会抓机会展现“人性光辉”啊!陈澄明气得牙龈都快上火。


    小皮球还在地上蹦跶,陈达顶着余鲸鲸快喷火的眼神下意识禁声。


    “你,大坏蛋!”余鲸鲸伸手一指陈达,气得小揪揪都快飞起,“道歉!过来道歉!”


    “er——”陈达又吓出一个嗝,然后“嗷——”一嗓子接着方才未完待续的哭声继续,偏偏他的嗝又止不住,于是“er——嗷——er——嗷——”


    余鲸鲸气得跺脚:“你学驴叫你也要道歉!道歉!”


    陈澄明插话,对着路人妈妈说:“童言无忌,小孩子不懂事,我代他向您道歉,小达没有恶意的。”


    说完不等路人妈妈回答,又微笑着问:“您是遇到什么困难了吗?如果有需要的话,我这边可以帮忙,就是比如,”他顿了一下,似乎在想怎么表达,但最终还是直接说“手术费什么的。”


    不就是“人性光辉”吗?直接拿钱不更有?陈澄明暗自想。


    陈澄明团队中之前有个工作人员的孩子也是唇腭裂患者,所以陈澄明知道一般的唇腭裂手术费用不高——还不够他买两个热搜。


    花这点儿钱在收视这么高的娃综上搏个好名声,可太赚了。


    【emm按理说陈在好心,但是我为什么感觉不太爽】


    余鲸鲸帮弹幕解答了这个问题,她瞪圆了眼:“你什么态度?”


    陈澄明自然不会回答余鲸鲸,但路人妈妈的沉默不语,确实让他陷入了很尴尬的境地。


    他以为在他说出可以给钱后,路人会感激零涕,这样他充满人性光辉的善良美名就会一举传开,在直播中彻底把江浩远按死。


    之前团队中有工作人员的孩子有唇腭裂,所以陈澄明知道通常来说治疗唇腭裂不难,有钱就行,而这孩子拖到现在都没治,看她们的穿着也透着寒酸,所以为了抢在江浩远之前做善事,陈澄明直接开口提了钱的事。


    难道不是因为钱?这寒酸样子不像啊。陈澄明疑惑。


    他疑惑,余鲸鲸可不闲着,问完他什么态度,余鲸鲸又指着陈达继续跺脚;“道歉!过来道歉!”


    陈达继续不停驴叫。


    大人们很沉默,小孩子们场面可热闹极了,路人小姑娘被点亮了“活”气,都看傻了。


    路人妈妈突然摇了摇头,“我不要你的钱。”


    这话自然是回答先前陈澄明的提议。


    【??家人们我怎么闻到了瓜的味道】


    但陈澄明明显不认识路人妈妈的样子,大为疑惑:“那你要什么?”


    余鲸鲸:“道歉!要道歉!”


    陈澄明温柔但无奈的一笑:“……鲸鲸宝贝,大人说话,你安静一点好不好?”


    余鲸鲸震惊,又指陈达:“你还好意思要我安静?”


    陈达:“er——嗷——er——嗷——”


    【哈哈哈哈】


    死小孩!


    陈澄明又看向江浩远:“江老师……”大概意思是让江浩远管管余鲸鲸。


    被cue到的江浩远看了陈澄明一眼,行驶社恐沉默权。


    陈澄明顿时心头火起。


    余鲸鲸:“道歉!过来道歉!”


    既然美名要不到,陈澄明也不再耽搁,又说了一遍先前那番“代陈达道歉+有需要帮忙可以找我”的话,借口要去采访室,便准备带着陈达走了。


    余鲸鲸可不依,跑过去一把抓住陈达:“道歉!”


    陈达被抓得一声高亢驴叫。


    陈澄明:“鲸鲸宝贝,哥哥我已经道过歉了,而且你看小达哥哥都哭成这样了,我们还要去采访,你讲讲理好吗?”


    江浩远一秒抬眼!


    这种情况下让鲸鲸讲理?!


    果然下一秒余鲸鲸一下蹲坐地上,双手往自己的小大腿上一拍,边拍边拖长声音:


    “老天娘哎——讲不讲理哎——太欺负人了哎——我都是要死的人了哎——我活一天算一天哎——没有你们这么欺负人的哎——”


    她一个小娃娃,拖着这种童稚满满的奶音,偏偏学的是撒泼老太太们“讲理”这一套,弹幕整个一笑疯。


    江浩远低下头装死。


    这就是他宝贝外甥女独有的“讲理”专场。


    起因是当初余鲸鲸去舅公舅奶家里玩,正好碰到邻居老奶奶“讲理”,她就学了去,然后回去表演又被舅公舅奶夸了,这下不得了,时不时就这么来上一回。


    她人小,偏模仿能力极强,每次这么一学,大人都能笑劈叉,大人一笑劈叉,就特别容易依了她的“讲理”,她就越觉得这招管用。


    这样一“正反馈”,她用这招就愈发顺手了,她妈妈私下纠正了好久都不行。


    好在鲸鲸本性上是个讲理的,所以用这招的时候不多,倒也不会让自家大人太过多的“没脸”。


    江浩远是怎么都没想到陈澄明会对一个三岁的小孩提出“讲理”这个要求的,社恐低头装死,又把帐都算在了陈澄明头上。


    【【他有病】】


    蓝色小光球即时播报心绪波动下的社恐心声。


    大人们还不知道怎么应对这突发状况呢,陈达“扑通”一声就跪下了,对着余鲸鲸哐哐磕头哇哇哭:


    “祖奶奶,小达不敢了,不敢了,你不要上我身,我害怕,祖奶奶——”


    装死社恐瞬间惊喜抬头:干得漂亮熊陈达!就是要让大人一起没脸!


    【哈哈哈哈哈】弹幕笑劈叉。


图片    www.moxiexs.com 魔蝎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