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可初要被雷劈了。


    魂飞魄散的那种。


    只因她太作了,作到人神共愤,将整个修真界嚯嚯的怨声载道,几乎没有一个人能逃过她的毒手。


    终于,她的报应来了。


    天道会马上降下雷罚,将她劈到魂飞魄散。


    云可初怕吗?


    她一点都不怕。


    这只是她穿书后的最后一个任务,和之前在男女主以及各路男配雷点上疯狂蹦迪的任务比起来,简直不要太简单。


    更何况,系统已经承诺过她,会在雷罚降下时,屏蔽她所有的痛感,让她顺利的离开这个世界。


    那雷罚再骇人,又有什么可怕的?


    一个平平无奇的任务罢了……


    云可初抬头看向城中央的高台。


    眼神颇为满意。


    这可是她特意让人建的。


    台高数尺,足够让城中的每个人都能清楚看到她被雷劈的瞬间。


    毕竟,作精就算被雷劈。


    也要有足够的排面。


    云可初缓步走上了高台。


    一想到离开这个世界后美好的生活,唇角就忍不住上扬,笑意渐浓。


    她笑起来的模样,好看极了。


    足够让人一眼惊艳。


    立在一旁的侍女直接呆住了。


    眼神眨也不眨的紧盯云可初随着步调晃动的裙摆,看她一步步走上高台。


    这高台是修真界最出色匠人,用尽顶尖的材料法宝堆砌而成。里面随意一种材料放在修真界中,都能引起无数人的哄抢。


    但此时却没有人关注这些材料,只顾着看云可初。


    她真的太美了。


    美到无法用语言形容。


    以至于就算云可初作天作地,嚯嚯了整个修真界的人,但却没有一个人能昧着良心说云可初长得丑。


    修真界第一作精的称号是真的。


    但修真界第一美人的称号更是真的。


    所以哪怕那些材料珍贵万分,但能够成为云可初的垫脚石,也没什么好惋惜的。


    大美人值得世间一切美好的东西。


    更何况云可初足够有钱。


    其他人求之不得的法宝,对于云可初来说,不过是随手把玩的小玩意。


    简直是壕到没有人性!


    侍女内心感叹不已,回过神时,却忍不住心尖发颤。


    小姐笑了?!


    之前小姐每次一露出这样的笑,都会有大事发生。


    所以,这次遭殃的人会是谁……


    侍女仓惶的环顾四周。


    此时云可初已经走上了高台,面上依旧带着让人心底发颤的笑意。


    好像对接下来的事情非常期待。


    可期待什么呢……?


    高台之下,只有云府的仆人,以及被仆人们围在中间的云老爷和云夫人。


    除此之外,一个外人都没有。


    倒不是小姐不让旁人来这里,而是旁人一听小姐今天要来高台,就直接避开了。


    平时热热闹闹的街道,此时空落落的像座空城,家家户户闭门关窗,好像整座城中只剩下他们云府的这些人。


    就……挺可怕的。


    偏偏旁人知道云可初一反往常的动作后,能够闭门不出,而她们作为云府的家仆却只能站在这里。


    侍女看向其他人,果然从其他家仆的眼中,看到了同样惶恐的神色。


    可她们又能怎么办呢?身为云府一家之主的云老爷都无措的站在人群中,她们这些家仆就更不敢反抗了……


    所以,问题来了。


    小姐特意选在城中最热闹的地方,用这样堪称柔和的眼神看着她们,究竟是在期待什么?


    她们这些人,也能有值得小姐期待的地方吗?


    侍女想到这里,就更慌了……


    云可初在台上站定后,往下扫了一眼。


    这里的人并不多,至少和她想象中当着全城人的面被雷劈的场面完全不一样。


    不过这情况倒也正常。


    毕竟她是一个合格的女配,既然拿了万人嫌剧本,就绝不会让一个人对她有好感。


    但理解归理解。


    她堂堂作精女配就这么没排面吗?


    就只有云府的人来看她被雷劈?


    这怎么可以!


    云可初眉头微皱,准备让人把全城的人都叫来,一同欢送她离开这个世界。


    台下人的见云可初皱起眉头,心瞬间又颤了颤。


    小姐一个不开心。


    最先遭殃的就是他们。


    可他们等了等,却没有听到小姐开口,反倒亲眼看着原本已经不满的小姐,压制了情绪,露出了罕见的温和笑意。


    这笑意好像是发自内心,一点都不掺假。


    可反倒更恐怖了。


    救命……!


    仆人们惶惶的瞪大眼睛,不敢发出任何声音。


    云老爷颤巍巍的握住了云夫人的手,脸上的小胡子吓得一抖一抖的。


    云可初是突然改变了主意吗?


    不是的。


    是系统在脑海中告诉她,时间来不及了,雷罚马上就会出现。


    力求贯彻作精人设的她,只能放弃了将全城人都叫来围观的念头。


    看云府的人都僵硬的站在原地,指着高台下的桌椅开口。


    “你们怎么不坐啊。”


    他们敢坐吗……?


    像云可初这样娇气,平时能坐着就绝不站着,走个路还需要人扶着的精致作精都站在台上没有座位。


    他们敢当着云可初的面,大摇大摆的坐在台下吗?


    他们根本不敢坐下。


    生怕这是云可初又想出的折腾人的手段。


    就齐齐用眼神瞅着云老爷。


    云老爷也怕被云可初折腾啊。


    可在众人祈求的眼神下,尤其是在云夫人掐着他腰间肥肉的暗示下。


    往前走了一小步。


    就真的,只有小小的一步……


    “在这里站了这么久肯定累了,要不要先回府歇歇?”


    这是云老爷准备用来劝解的话。


    可他却没说出口。


    在对上云可初眼神的瞬间,动作麻利地拉着云夫人坐在了椅子上。


    完全不敢提出反对意见。


    云夫人恨铁不成钢的瞪了云老爷一眼,然后老老实实的在椅子上坐稳。


    她也不敢对云可初说不……


    周围的仆人们见此,立即找位置坐下,生怕慢一点会被云可初注意到。


    云可初颇为满意的点了点头。


    这才是作精该有的排面。


    被雷劈也要绝对的轰动!


    雷罚转瞬即到。


    大片的乌云聚拢,电光闪烁,几乎将整座城池笼罩,周围灰蒙蒙一片,所有人都忍不住提了一口气。


    突然,乌云中迸发出一道巨大的紫色雷电。


    竟直冲云可初而去。


    威压堪比飞升雷劫!


    刚坐下的众人瞬间从椅子上弹起,惊恐的瞪大眼睛,心中有着对雷劫的恐惧,可被云可初嚯嚯了许久的他们,脑海中除了恐惧,还闪过了另一个念头。


    他们要是不去救云可初。


    是不是会被指责护主不利?


    众人惊惧交加,云可初看着雷罚却毫无畏惧,甚至还因为雷罚堪比飞升的雷劫而非常满意。


    这样轰动的雷罚,才能配得上她这奢华的高台。


    于是,在众人惊恐的眼神中,云可初毫不犹豫的飞身而上。


    直面带着毁灭力量的雷罚。


    然后就被雷……劈焦了……


    像块黑炭木一样,“咚”一声砸在了高台上。


    她真被雷劈了?!?


    云可初感受着身上的刺痛,那种焦糊的味道直冲她的鼻孔,无时无刻不在提醒着她。


    她没能成功脱离这个世界,还被那堪比飞升雷劫的雷罚给劈焦……焦了?


    “系统,说好的无痛去世呢……”


    “滋滋——”


    向来有问必答的系统好像出了bug,没有任何回应,只余下刺耳的电流音。


    云可初最终也没等到系统的回答。


    巨大的疼痛让她昏了过去。


    在昏迷前的一瞬,她看到识海变得模糊,好像有什么东西被抹去了……


    云可初这一昏迷,可吓倒了云府众人。


    他们担心那危险的雷劫再次出现,本能的想要逃离这里,可他们看了看云可初,竟没人敢自顾自的逃走。


    好在雷罚劈下后,劫云就消失了。


    他们小心翼翼地把云可初抬回了云府,灵丹灵植各种能治伤的东西都拿了出来,给云可初服用。


    然后胆战心惊的守在一旁,等云可初醒过来。


    时间过了好几天。


    云府一直笼罩在低气压中,向来有口吃的就能活的很自在的云老爷,两条眉毛狠狠地皱在一起,半天也露不出一个笑脸。


    因为云可初昏迷到现在都没醒。


    平时云可初太作,他看到云可初就忍不住往回躲,恨不得从没生过这个女儿。


    可当他真的看到云可初安静地躺在床上,不再作妖,他反而觉得有些恐怖。


    云可初不会是在酝酿什么阴谋吧?


    不然八岁时被丢进野兽群都能活着出来,生命力极其顽强的作精,怎么就被一道雷给劈昏了?


    她莫不是在考验他吧?


    一想到这,云老爷手中的饭顿时不香了,他麻溜的跑到云可初房间,抢了侍女的活。


    用他几十年都没有干过活的手,亲自照顾昏迷的云可初,不错过任何一个能表现的机会。


    他,绝不给云可初为难他的理由!


    可云老爷忙了很久。


    甚至还故意说了些讨好的话。


    云可初依旧没有醒来的痕迹。


    这是真被雷给劈昏了?


    不是在作妖?


    云老爷往前探着身子,小心翼翼的喊了声,“云可初。”


    云可初还是一动不动。


    云老爷眼神瞬间亮了。


    这是真昏迷了。


    清醒的云可初是绝对不会允许他直呼她的名字。


    云老爷瞬间扔下手中的东西,挺直腰板,一反刚刚伏低做小的模样,表情嚣张极了。


    昏迷的云可初,他可一点都不怕。


    叉着腰,瞥着云可初,开始吐槽。


    “这人啊,就不能太作,容易遭雷劈。不然凭空一道雷,怎么不往别人身上劈,就专门往你身上劈?”


    “你知道这种事情叫什么吗?”


    “对。”


    “就是遭天谴!”


    “谁让你太作,从不把你爹我放在眼中,连亲爹都敢使唤的团团转。”


    “这不,老天爷看不过去了吧,凭空一道雷,专门劈你这不孝子!”


    “……”


    云老爷眉飞色舞,表情非常激动,吐槽一句接一句。


    颇有小人一朝翻身,嚣张的姿态。


    骂到口干舌燥,然后愤愤的丢下来两个字。


    “活该!!”


    云老爷转身,准备去喝口水缓缓。


    身后却传来一道虚弱的声音。


    “什么活该?”


    这……是云可初的声音?!


    云老爷表情一紧,猛的往后退了三步,慌乱得就差对着云可初大声地吼。


    “退!退!退!”


    候在一旁的侍女们立刻上前,动作迅速而熨帖的扶着云可初起身。


    云可初被劈得比焦炭还黑的皮肤,在灵药的滋补下已经恢复白皙,模样看上去比之前更为精致。


    此时她眼神懵懂的环顾四周,下意识重复了一遍。


    “什么活该?”


    侍女们没有开口,齐齐看向云老爷,眼神带着同情。


    谁让他非要耍威风,说一两句也就罢了,硬是对着昏迷的人,整整骂了一个时辰。


    这下被逮着了吧。


    看他还怎么狡辩。


    “活该……活该让我心疼啊!”


    “都是当爹的没用,没能在雷劫出现时护住你,害你被雷劈得昏迷了整整五天,我却什么都做不了,只能守在你床边默默垂泪……”


    刚刚那个看热闹不嫌事大,笑得脸上褶子都快皱在一起的人,是谁?!!


    侍女们在心底默默吐槽。


    小姐怎么可能看不出老爷在说谎?老爷现在用词多油腻,一会儿怕是会被嚯嚯的多惨。


    她们为老爷拘了一把同情泪……


    “爹?”云可初眼神有些疑惑,但很快就开口道。


    “爹,你真好!”


    爹??


    云可初问他叫爹!!


    云老爷原本慌乱的表情顿时变得无措,身子抖得发颤,只有按着桌子,才能勉强站稳。


    云可初都很多年没问他叫过爹了。


    自从云可初的母亲去世,他把一直藏起来的外室和私生女带回家后,云可初对他的崇拜尊敬瞬间没了。


    他到现在都清楚的记得那一天,云可初似笑非笑的瞥了眼比她还大了一岁的私生女,一字一句的开口。


    “你这个爹,当的可真够格。”


    再之后,他就深刻认识到,当一个人作起来的时候会有多可怕。


    中间的过程不能细想,但自那之后,云府上下,没有一个人敢忤逆云可初,哪怕云可初提出的要求多么过分,都没人敢拒绝。


    被嚯嚯的记忆实在太深刻了。


    一从云可初口中听到“爹”字,他从骨子深处就开始战栗。


    可他刚刚做的事情,真的有过分到这个程度吗?能让云可初再次开口,管他叫爹?


    云可初看云老爷愣在原地,不解地开口。


    “爹?你怎么了?”


    云老爷震惊的眼神出现裂纹,看着云可初,然后高高的扬起手,“啪”的一下,狠狠打在自己脸上。


    是疼的。


    他不是在做梦。


    不过嘲讽两句,竟过分到能让云可初问他叫“爹”的地步了吗?


    应该不至于吧……


    云老爷不理解,云老爷想不通。


    他对上云可初的视线,心中惊惧交加,竟直接昏了过去。


    侍女们看着这一切,内心没有一点波动,甚至非常平静。


    看,这就起得罪小姐的代价,不用动手,只用轻飘飘几个字,就能让向来在人前装得人模人样的云老爷,活活吓昏过去。


    小姐磋磨人的威力一如既往,没有因为被雷劈而有任何改变。


    侍女们让小厮将老爷抬走,看着云可初的眼神更加敬畏。


    云可初却不解的开口。


    “你们是谁?”


    刚刚看着老爷昏倒都面不改色的侍女们,突然震惊到说不出话。


    老爷被吓昏,小姐恐吓的目的已经达到了,怎么还用这个语气说话?莫不是真的被雷劈出了问题?


    云可初失忆了。


    在侍女们小心翼翼的试探了几个问题之后,不得不确认这个事实,云可初不记得任何事情。


    众人不由想到老爷刚刚的模样。


    顿时有些无语。


    所以,老爷昏倒不是因为小姐,竟是自己把自己吓昏过去的?


    这也太怂了吧叭……


    侍女们吐槽归吐槽,对待云可初的态度依旧恭,迅速而恭敬地解答了云可初的问题。


    与此同时,云可初失忆的消息以暴风般的速度席卷了修真界各处,几乎所有人都知道那个成天作妖的大作精,被雷劈后失忆了!!


    这消息,自然传到了仇敌的耳中。


    一座灵山中,玉简亮了亮。


    正在修炼的黑衣男修,瞬间睁开眼睛,抓起一旁的玉简。


    但却没有立即打开。


    而是看向脚边那堆碎纸,这是云可初给他写的道歉信,然后被他亲手撕成了碎片。


    纸碎的非常彻底,完全看不到上面的字,但却依旧能灼了他的眼睛。


    他移开视线,冷白的耳尖不受控制的泛红。


    因为这信写的太露骨了。


    先是用让人眼花缭乱的赞美之词,夸奖他的相貌品行是多么的合乎云可初的心意,以至于云可初刚一见到他就忍不住拉着他坠入了爱河。


    云可初为当初睡了就跑的行为道歉,声称之前的一切都是情不自禁。


    这是云可初离开这个世界前的特意写的告别信,但黑衣男修看完信后,脑海中就只剩下一句话。


    她对他情不自禁……


    黑衣男修眼神淡漠阴鸷,如玉的脸上带着愠色,但却忍不住的想。


    她就这么喜欢他?


    以道歉信的名义,却用这样直白的话来告白?


    于是,他让人打探了云可初的消息。


    这玉简,就是关于云可初的。


    黑衣男修捏着玉简,脸色依旧阴沉,可嘴角却多了几分笑意。


    云可初都这么主动告白了。


    那他也不是不能再给云可初个机会。


    他愉悦地打开玉简。


    接着。


    就听到了让他心梗的消息。


    云可初失忆了?


    刚给他写完告白信,就失忆了?


    就这么巧?


    黑衣男修猛地握紧手心,玉简瞬间被捏成粉末,从指缝落下。


    他站在原地静默了很久,然后一言不发地拔出了久未出鞘的剑。


    用力地开始打磨!


    他今天就出山!!


图片    请收藏魔.蝎.小.说.网 WWW.MOXIEX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