茫茫虚空中。


    一白色光团在空间中跳来跳去,速度极快,好几次都差点撞到周围漂浮的蓝色星球。


    明明看不到表情。


    却能感受到光团焦躁的情绪。


    它是系统。


    负责维持书中世界有序进行。


    它进入过很多书中世界,绑定过无数的宿主,完成的任务数都数不过来。


    可还是第一次,遇到这样的情况。


    它和云可初失联了。


    准确的来说。


    是那云可初所在的那个书中世界失去了联系。


    在雷罚出现的瞬间,它好像被一股强大的外力驱逐出那个世界,不但被迫和云可初解除了绑定关系,还失去了和书中世界的所有联系。


    它作为系统,竟然会感知不到它所管辖的书中世界。


    简直不要太离谱了!


    系统待在虚空中,罕见的开始怀疑自己。


    任务是失败了吗……?


    向来有“任务鲨手”称号的它,竟然也会有完不成任务的一天?


    系统崩溃到程序几近紊乱,不受控制地开始分析书中的剧情。


    这是本集升级、逆袭、打脸为一体的剧情流爽文。


    女主是云府的私生女云心宛,也就是云可初同父异母的姐姐,身份的不同注定了两人天生对立。


    因为云心宛是女主,所以不管云可初的手中握有什么好牌,都注定只能为云心宛作配。


    云可初的亲弟弟更亲近云心宛这个私生女姐姐,云可初的未婚夫会对云心宛一见倾心,云可初的竹马也会对云心宛另眼相看,就连云可初崇拜的仙尊都只愿收云心宛为徒。


    云可初作为女配,还是极会作妖的配角,注定会被女主踩在脚下,成为不堪的对照组。


    这就是系统的任务。


    让云可初兢兢业业给云心宛作配。


    从它绑定云可初开始到最后一个任务,整个过程极其丝滑,云可初轻易的就刷够了所有大佬的厌恶值,从没有遇到任何问题。


    可为什么在最后一步,出了岔子?


    系统悲愤不已。


    它只恨自己没有手,不然一定对着虚空猛锤胸口,愤怒咆哮。


    不过就目前的情况来看,问题似乎也不是很大。


    云可初作为女配的任务已经结束,不管是亲弟弟、竹马,还是龙傲天未婚夫,所有在故事开局围绕在云可初身边的大佬,都无条件的偏向了云心宛,而对云可初深恶痛绝。


    以目前的处境来看,就算云可初没有脱离书中的世界,原则上也不会对云心宛的事业造成任何影响,不会让故事偏离主线。


    所以,尽管任务的最后不太圆满,但勉强也能算是完成了。


    再也感知不到书中世界的系统,安慰完自己后,就准备回去向主系统提交任务。


    但离开时却总忍不住忐忑。


    云可初应该翻不出什么浪花吧……


    此时的修真界,因为云可初而热闹到了前所未有的地步。


    最能嚯嚯的作精被雷劈了,绝对是个大快人心的好消息,所有人在听到消息时,都恨不得鼓掌庆祝。


    尤其是听说云可初被雷劈失忆后还没了灵力,这让所有被云可初嚯嚯过的人都扬眉吐气,大呼痛快。


    谁让云可初太能作妖了,总是能找到千奇百怪的角度刷新别人对她的羡慕嫉妒恨,造就了整个修真界没有一个人对云可初有好感的轰动场面。


    能作到这个地步也是个人才。


    所以,云可初被雷劈的消息刚一传来,就轻而易举的成了所有人闲聊的主题。


    修士们碰面时,谈论的不再是修炼宗门任务等相关的话题,而变成了非常统一的一句话。


    “作精被雷劈了,你知道吗?”


    这句话一出,共同话题瞬间有了,就连有私仇的修士碰面,一旦谈及云可初,都能放下手中的武器,共同吐槽云可初这个作精,因为这个,寻仇斗殴之事瞬间就少了很多。


    可以负责任的说,修真界能达到这样和平而友好的罕见氛围,云可初功不可没!


    众人说着说着就想到了一个问题。


    “云可初得罪过那么多大佬,如今没了记忆和灵力,会不会被人报复?”


    若是有人趁机寻仇……


    那可真是太好了!!


    众人想到这里,谈论的氛围更热烈了,所有人都在想,第一个打上门的会是谁。


    “是前未婚夫。”


    “肯定是弟弟。”


    “竹马必须拥有名字!”


    “你们别忘了还有……”


    “但前未婚夫的仇恨最深,卫城主前脚没了家业,云可初后脚就退了婚,没有给卫家留一点颜面。这样的羞辱对于落魄少年来说,能记恨一辈子!”


    “可竹马郁神医和云可初的关系也好不到哪去!云可初之前可没少嘲讽郁神医不能修炼,是个废人。”


    “那这样的话,谁也比不过云可初的亲弟弟,明明是同父同母的血亲,见面却比仇人还要眼红。”


    “……”


    他们说的这些人,如今都是修真界赫赫有名的大佬。


    虽然提到的人就三个人,但并不代表云可初的仇敌只有这些,那些和云可初有仇却没有名气的人,实在是多到数都数不过来。


    谁让云可初太能作了呢。


    所以云可初刚一落难,就有很多修士相约着要去云府门前蹲守,等着看云可初被仇敌寻仇的那天。


    修士们急匆匆地朝云府赶去,其中一人却想到了个问题。


    “真的能看到云可初被仇敌打上门的那一天吗?”


    云家父女关系紧张,云老爷经常被云可初嚯嚯,如今得知云可初失忆,会不会趁机把云可初赶出家门?


    那他们现在赶去云府,还能赶上热乎的八卦吗?


    云老爷确实产生了这样的念头。


    在他被小厮抬回房间后,很快就在医修的治疗下醒了过来,然后就得知云可初是真的失忆了。


    那他还被吓昏,可真是太怂了………


    但云老爷此时却顾不得尴尬,无视了云夫人微妙的眼神,拉着小厮再三确认云可初的情况。


    在知道云可初还没了灵力时。


    当即仰天大笑了三声,丝毫不顾及他人诧异的眼神,高兴的像个三百斤的胖子。


    这雷劈的太好了!


    云可初失忆了就不会再记恨他,不记恨他就不会逮着他使劲折腾。


    那他就又能成为云府说一不二的大家长,光明正大地耍威风。


    他怎么能不高兴?!


    他可真是太高兴了。


    云老爷当即就让府中专门给云可初做菜的厨子,给他做了平日只有云可初能享用,而他只能在一旁馋的流口水的菜肴。


    这菜又贵又好吃。


    让重视口舌之欲又好面子的云老爷非常满意,口中味蕾舒展,心情比以往的任何时候都要畅快。


    接着,他把平日专属于云可初一切待遇都享受了一遍,体验了一下精致作精的极致快乐。


    然后整个人都飘了……


    失忆的云可初没有一点威胁,没了灵力的云可初更是翻不起任何浪花,只能乖乖的问他叫爹。


    他绝不能放过这个机会,要狠狠地磋磨云可初,让云可初也感受一下被人使劲嚯嚯的痛苦。


    云老爷气势汹汹地带着人朝着云可初的院子而去。


    离开前,特意问云夫人。


    “要和我一起去吗?”


    云夫人看着云老爷春风得意的表情,脑中想的却是云老爷昏迷时的怂样,一脸复杂的道。


    “不了吧……”


    云老爷没有多想,只当云夫人是像往常那样在躲避云可初,他带着人往外走,心中却忍不住吐槽。


    失忆的云可初就像没了爪子的猫,没有一点威胁,有什么好怕的?妇人就是太胆小,不像他,不但不害怕,还要狠狠地收拾云可初!


    趁人之危这种事,他做起来没有一点心理负担。


    云老爷脑中全是折腾人的方法。


    他要让云可初替他买东西,不绕城跑个十几圈不能回家;还要云可初给他奉茶,不论茶沏的怎么样,温度都不会合适,为的就是折腾人;还要云可初天天跟在他身后,任他差遣打骂,各种使唤;还要……


    这场景想想就非常的爽!


    云老爷越想越开心,步子越来越飘,很快,他就带着人到了云可初的院子外。


    理了理衣服,以极其嚣张的步伐,踏进了他以往避之不及的院子。


    然后,就发现。


    他高估自己了……


    没等云可初开口对他说话,在他看到云可初的那一瞬,被嚯嚯的恐惧就占据上风。


    他没出息的,逃跑了……


    而那群跟在云老爷身后的小厮,还没看到自家老爷大展威风,就被留在了原地。


    被迫直面让他们恐惧的云可初。


    “你们来做什么?”云可初问道。


    小厮们:“……”


    他们在想,为什么比老爷更年轻的他们,竟然跑不过云老爷?


    是他们还不够怂吗……


    小厮们欲哭无泪。


    而此时,过度受惊的云老爷已经逃回了房间,中间没有任何停顿,就怕被云可初给追上。


    关上房门,云老爷松了一口气,转头就看到了云夫人。


    两人对视。


    尴尬在蔓延。


    云老爷想到离开前的豪言壮语,脸色一僵,准备说两句,稍稍挽回下他岌岌可危的面子。


    云夫人一点都不意外。


    她就知道会是这个结果……


    不等云老爷开口找补,就主动转移了话题。


    “我刚好要联系宛宛,你要过来说两句吗?”


    云老爷急忙点头。


    宛宛是他的私生女,也是最让他骄傲的孩子,从小独立懂事,什么事情都不用他操心。


    如今又进入了天衍宗,成为仙尊唯一的弟子,前途无量。


    云夫人拿出了玉简,等了好一会,才从玉简中听到云心宛的声音。


    “有什么事吗?”


    声音略微冷淡,并不亲近,但夫妻两人谁都没计较,毕竟有云可初这个对照组在,无论是哪个孩子都能成为暖心小可爱。


    云夫人询问云心宛的近况。


    云心宛一一作答。


    云老爷没有插嘴,他觉得男子汉不应过问这些家长里短,就坐在一旁安静的听着。


    耳边是妻女低声的交谈,他不由的想到了云可初。


    若是云可初有一天能像宛宛这样,平心静气地和他说些家常……


    不,不。


    画面太惊悚,完全无法想象。


    哪怕云可初失忆了,他也不敢想象能和云可初有这样父慈女孝的一幕。


    云可初的孝顺,他可承受不住啊。


    云老爷对云可初没辙了。


    他想趁机磋磨云可初,却没胆量,可要放任云可初继续待在云府,他又不甘心。


    苦恼的云老爷皱紧了眉头,然后脑中灵光一闪,想到了个主意。


    把云可初赶出府不就行了?


    失忆又没了灵力的云可初离开云府,日子肯定过的很艰难,说不定还会遇到仇敌。


    这样不用他亲自出手,就能报他之前被云可初使劲折腾的仇。


    这主意简直太完美了。


    不愧是他!


    云老爷心中有了决定,却没有立即行动,而是询问玉简那头的云心宛。


    “宛宛,你妹妹失忆了,你说要是这时候让她外出历练怎么样?”


    云老爷想要得到赞同。


    可云心宛只是道。


    “爹您自己决定就好。”


    云心宛语气平淡,就连眼神都没有变化。


    那种成天作妖,拿着一手好牌却只会犯蠢的人,根本就入不了她的眼,她甚至都懒得花心思去算计。


    云老爷还想开口说些什么。


    云心宛却切断了玉简。


    并不打算多说。


    云老爷看着被掐断的玉简。


    沉默了。


    他骨子中就不是什么有胆量的人,更没有把云可初赶出去的勇气,不然也不会询问云心宛的看法。


    他想要得到别人对他的认同。


    可看向正在插花的云夫人,嘴角动了动,询问的话却没说出口。


    云夫人像菟丝花一样,只会依附他人,比他还没主见呢。


    算了,这件事还是要靠他自己!


    云老爷握紧拳头站在原地。


    不停为自己鼓劲。


    然后以一副壮士断腕的表情,悲愤的打开了房门。


    今天,他一定要把云可初赶出去!


    云老爷再次走到云可初的院前,就见到他刚带来的一群小厮,站在云可初面前浑身发抖直冒冷汗。


    这一瞬间。


    云老爷是想夺门而逃的。


    但想了想他来这里的目的,只能咬着后牙槽同手同脚地大步往前走。


    云可初开口,“爹,你来了。”


    云老爷差点滑跪。


    他听不得云可初问他叫爹。


    那句笑着的“你来了”,在他这,已经自动转换成带着威胁的“你死了”。


    他太害怕了!


    云老爷腿软了一下,他掐着□□自己站稳,然后坚定的点了下头。


    嗯,他来了。


    而不是他死了。


    “可初啊……”


    云老爷很久没叫过云可初的名字,心情激动到有些颤抖。


    云可初认真的点了下头。


    没有表现出不满。


    云老爷顿时受到了鼓舞,接着道。


    “修士们大都以武为尊,你长这么大都还没出门历练过,要不要……”一个人出去闯闯?


    后面那句云老爷没有直接说出来,他小心翼翼的打量云可初的表情,思考着怎么说才合适。


    云可初看到云老爷迟疑的表情,直接开口。


    “爹有话不妨直说。”


    她的身体似乎过分娇弱,就在院中站了一小会,腿就有些酸了。


    快点听完,她也好早点回屋歇歇。


    云老爷听到那个“爹”,心头本能一颤,但他为了把云可初赶出府,都忍着对云可初的恐惧站在了这里,绝对不能就这样放弃。


    他抖着后牙槽再次开口。


    “可初啊,爹是觉得你应该独自出门历练历练。”


    这句话说完,云老爷浑身一抖。


    万万没想到有一天,他竟敢自称是云可初的爹。


    但心中恐惧的同时,竟生出了一种隐秘的快感,有种终于翻身刺激。


    云可初还没回答。


    云老爷因为刚刚的对话,自信心膨胀的有些过头,这下也不等云可初答应,直接定了这件事。


    让人半拉半推的将云可初“送”到了云府大门外。


    云可初刚站到云府外面。


    大门“哐当”一声关上了。


    一直等在云府外面,等着看云可初被仇敌打上门的修士们齐齐愣住了。


    仇敌还没打上门,云可初怎么被赶出府了?


    但他们震惊归震惊,在确定云可初真的没了灵力后,就开始暗戳戳筹谋,准备把云可初套上麻袋狠狠打一顿。


    云可初这时像是想到了什么,眉头微皱。


    往前走了一步。


    敲了敲云府的大门。


    站在门内表情万分淡定云老爷,眼神突然慌了。


    他要……要开门吗?


图片    请收藏魔.蝎.小.说.网 WWW.MOXIEX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