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老爷不知道该怎么做。


    现在开门就意味着将一只猛虎放回了羊圈,云府的所有人会再次陷入被嚯嚯的处境。


    但要是不开门,以云可初的性子,会做出什么事情他完全不敢想象。


    所以,到底该怎么办呢?


    没有答案的云老爷看向身后的侍女小厮们,眼中满是期待和鼓舞,寄希望于他们能给出一个有效的解决办法。


    即能让云可初心甘情愿出门历练,去遭受仇敌们的折磨,又能让云可初不迁怒他。


    可,没有人站出来。


    在他眼神扫过去的时候,所有人都狠狠地低下头,没人敢和他对视,就好像他是什么洪水猛兽。


    而刚刚用力推拉云可初的那几人,更是不着痕迹地往后退了好几步,有人躲到了树干后面,有人甚至直接蹲在了草丛中。


    云老爷:??


    他们是觉得他看不见吗?


    他的确整日里沉迷于吃喝玩乐,不用心修炼,活了几十年修为也只有筑基,但这并没有改变他是个修士的事实!


    尽管是个不务正业的修士,那也是修士,好吗?


    能给他点属于修士的尊重吗?


    云老爷两条粗粗的眉毛狠狠的皱在一起,看向了那个蹲在草丛中,藏得最好的一个人。


    “你说,要不要给小姐开门?”


    被点名的小厮一脸懵。


    他藏得这么好怎么会被老爷发现?


    可既然被老爷逮住了,就不能再逃避,只能硬着头皮起身。


    但他确实不知道该怎么回答。


    余光看到了树干后露出的衣角,毫不犹豫的出卖了自己的队友。


    “老爷您问问阿黄,阿黄向来聪明,他一定知道该怎么做。”


    云老爷的视线转移。


    树干后的阿黄浑身一僵,知道不能再继续躲下去了,可他也不知道该如何回答。


    不管是“开”还是“不开”都有问题。


    于是,他做出了同样的选择。


    将困难留给队友。


    只是他没想到队友也做出了相同的选择。


    就像踢皮球一样,你踢给我,我就踢给他,云老爷的视线就这样在所有人的身上转了一圈。


    盯着最后一个接到“皮球”的人,云老爷都快气笑了。


    “你准备让我问谁呢?”


    侍女没有像其他人一样刚被点名,就焦急的环顾四周找队友,而是抬头看向了云老爷。


    嘴唇动了动,像是要开口说话。


    这人有戏?


    云老爷瞬间收敛了怒气,满眼期待,心想要是这个侍女提出了可行的建议,他一定要奖励她很多的灵石,还要提拔她当总管。


    这样有用的人才,云府绝不亏待!


    云老爷期待的竖起耳朵。


    然后就听到侍女这样说。


    “那老爷觉得应该给小姐开门吗?”


    这是没有找到能“传球”的队友,又把“皮球”踢到了他这里。


    还真是个聪明的“人才”啊!


    云老爷气得快要吐血,脸色又青又白,想骂这个侍女,但门外的敲门声还在继续。


    咚,咚,咚。


    每一下都像敲在他的心上。


    让他顾不得去指责侍女。


    云老爷看了看这群没用的人,暗叹这件事情还是要靠他自己。


    他总要勇敢的站起来一次!


    既然不想开门,那就不开门!


    好不容易将云可初赶出门外,以后就能过得肆意且舒适,再也不用被云可初嚯嚯。


    他这时候要是选择开门,岂不是成了受虐狂,就爱找虐?


    云老爷挺直胸膛,清了清嗓子。


    准备对云可初说不!


    “爹?”云可初的声音从门外传来。


    这语气疑惑中似乎带着些不耐烦。


    云老爷心中狠狠的吐槽,云可初不耐烦又怎么样,他又不会改变态度给她开门!


    可他浑身的气势转瞬间就瘪了。


    还没等他在心中吐槽完,手就伸了出去,动作麻利地开了门。


    云可初再次出现在众人的视野中。


    侍女小厮们低头不语。


    云老爷颓废的低下头,哭丧着一张脸,但又怕云可初看出他的不情愿而发难。


    就僵硬的扯动嘴角,对着云可初露出了抹怪异到有些丑陋的笑。


    “爹,你怎么了?”云可初不解的看着云老爷。


    这是突然中风,表情紊乱了?


    云老爷的两撮小胡子抖了抖。


    他不想回答云可初的这个问题,也不知道该怎么回答,他总不能说他是在害怕吧?


    好在,云可初对这问题也不是很感兴趣。


    接着就开口说道。


    “出门历练应该要带些东西吧。”


    她没有之前的记忆,但潜意识里却觉得她从没有像这样寒碜的出过门。


    最起码也该带上大包小包的东西,身边围绕着无数仆从。


    云老爷颓废的眼神瞬间一亮。


    云可初敲门不是为了拒绝历练,而是因为没有带东西?


    那岂不是还有机会把人赶出去?


    眼看云可初抬脚就要往府中走。


    云老爷急忙上前挡着路。


    “收拾东西哪用你亲自动手?咱家样那么多侍女小厮又不是摆设。”


    云老爷说完就挥手让侍女帮云可初收拾东西。


    几个侍女急忙朝里面跑去。


    “她们知道我要带什么东西吗?”云可初开口。


    云老爷急忙点头。


    “她们一直跟在你身边,知道你所有的喜好,肯定会把东西收拾的十分熨帖,放心吧。”


    可事实上,作精的喜好根本无人能拿捏的准,云可初有时候很喜欢一个东西,吃饭的时候都不离手,但很可能第二天就弃如敝履,像扔破烂一样丢在角落不管不顾。


    但尽管是这样,他也不会再给云可初踏进云府的机会,万一云可初突然改变主意,不打算去历练了怎么办?


    他回头对小厮嘱咐道,“让人把小姐平时用的东西都带上,一样都不许拉下,听到没!”


    可不能给云可初找到再次踏进府的理由。


    云可初歇了进云府的念头。


    无聊的打量外面。


    云府前街道宽阔,对面的几间商铺看上去奢华而有格调,有能力买的起里面东西的人应该不多。


    但此时商铺中却挤满了人,各种各样的人都有,奇怪的是,她看过去时,那些人竟齐齐地避开了视线。


    这反应很奇怪。


    但云可初并不是很在意。


    云老爷牢牢的挡在门前,怕云可初会改变主意,就一直说话想要转移云可初的注意力,生怕云可初回过神来,意识到不对。


    “这群侍女真是的,收拾东西竟然要这么长时间,可初站的累不累?”


    云可初点头。


    可这里是云府的大门口,也没有能休息的地方。


    她瞥了云老爷一眼,没有说话。


    云老爷顿时明白了。


    立刻让人把贵妃椅搬过来,让云可初能舒舒服服的坐着等。


    云可初刚一坐下,没有开口,就有人拿着伞给云可初遮阳,还有人拿着扇子扇风,还有人给捏肩,还有个相貌清秀的侍女站在一旁剥灵果。


    这模样要多享受就有多享受。


    云老爷抹了把头上的汗,看了眼空无一人的身后,整个人都柠檬了。


    他身为云府的主人,都没享受过这样的待遇……


    不过想到云可初走后,这所有的一切都会属于他,也就勉强压制了内心的酸涩。


    眼巴巴的看着云可初舒舒服服的躺着,而他拖着肥胖的身子,站在太阳下,感受阳光的炙热。


    内心又苦又煎熬……


    云可初:“给我倒杯茶。”


    这果子甜到发腻。


    所有的小厮侍女动作一顿,然后齐齐看向云老爷。


    小姐只喝老爷沏的茶。


    倒不是老爷沏的茶有多好,而是小姐折腾老爷的手段,沏茶的过程复杂而繁琐,每道工序都需要慎之又慎,动作稍有差池就沏不出小姐要求的茶。


    而小姐不但对茶有要求,对沏茶人的形态也有极高的要求,以至于老爷在沏茶时,还要拖着中年发福的身体,以优美的体态完成沏茶的动作。


    就挺折磨人的……


    尤其对极为重视面子的老爷来说。


    云老爷抿紧的唇角颤了颤。


    他之前没少给云可初沏茶,但那都是在云府中,就算丢脸也只有云府的人知道。可现在是在大门前,对面向来没什么人光顾的商铺还挤满了人。


    他要是当着这么多外人的面沏茶,岂不是面子里子都丢了。


    云老爷很抗拒。


    云可初见刚刚不用吩咐就自觉来服侍她的侍女们迟迟没有动作,不解的开口道。


    “怎么还不沏茶?”


    正在纠结的云老爷浑身一抖,立马上前摆好茶具,然后抖着肚子上的肉,硬是凹出了优美的姿态。


    像是卖艺的舞女一般,沏茶的时候还不忘转个圈,跳两下,展示出灵活而优美的形态。


    只看动作的话,还是有几分优美的,但配上云老爷脸上颇为油腻的笑意,就有点辣眼睛了。


    失忆的云可初被云老爷吓得瞪大了眼睛。


    她爹竟有当众卖艺的爱好?


    还挺特殊的。


    但爱好归爱好,总不能碍到别人的眼睛,她爹就没看到身边的小厮侍女们都在低头憋笑,对面商铺中的修士震惊到手中的剑都掉了?


    有碍市容,真的很不好。


    云可初皱眉看着云老爷,正准备以一种委婉的方式,提醒云老爷适当的要点脸。


    可她还没开口,云老爷就加快了动作,甚至学着女子的娇媚,讨好的对她笑了笑。


    云可初:“!!”


    她爹是不是有什么大病??


    但要真的已经病入膏肓,就可以放弃治疗了,省的浪费她说教的口水。


    云可初移开视线,眼不见心不烦。


    云老爷松了口气。


    刚刚云可初皱眉真的吓死他了,还好他及时察觉,使出了大杀技,让云可初无话可说。


    真的是太惊险了。


    云老爷的动作更加卖力,眼神只盯着沏茶的工具,完全不敢看其他人一眼。


    他知道他现在丢人丢大发了,但为了一会儿可以顺利的把云可初赶出云府,他觉得丢人这点小问题,完全可以忍受。


    云老爷励志的想道。


    完全不知道如果不是他自作聪明,也不用在大门前丢这么长时间的人。


    好在,侍女们的动作很快。


    他茶还没沏好,云可初的东西就收拾好了。


    云老爷急忙让人把十几个储物袋递给云可初,一张脸堆起慈爱的笑容,开口说道。


    “可初,东西都收拾好了。”


    云可初睁开眼睛,接过储物袋。


    侍女在一旁补充道,“蓝色储物袋中是衣服,粉色储物袋中是头饰,橘黄色储物袋中是鞋子,还有……”


    说了很久,最后总结了一句,“平时常用的东西都装在储物袋里了。”


    硬是装满了十几个储物袋,想想就能知道云可初平时用到的东西简直多到离谱。


    云可初点了点头。


    将储物袋都扔进了储物戒中。


    然后看向云老爷。


    “女儿要出门历练,爹要送我点东西吗?”


    他送什么?整个云府最穷的人就是他!


    但既然云可初开口了,那东西是一定要送的,省的云可初一个不开心就不出门历练了。


    “快从我私库中挑点好东西给小姐带上。”


    云老爷肉痛地开口,说的时候还特意对小厮眨了眨眼,示意他这句话不是真的。


    可别没眼色的把他珍藏的东西给拿出来。


    小厮麻利的离开,然后迅速返回。


    递给了云可初一个储物袋。


    云可初看了眼储物袋,觉得她爹对她还算不错,她也就不该吝啬一点建议,直接对云老爷说了实话。


    “你沏茶的技术真的不怎么样,没事的话,还是不要出来丢人现眼为好。”


    说完,云可初就带着储物袋离开了。


    只留云老爷站在原地,难受的捂住心口,说不出话来。


    云可初把他折腾成那样还不满意。


    竟然还专门开口侮辱他?


    云老爷悲愤不已,气到差点昏倒,但成功将云可初赶出云府的喜悦勉强支撑着他,让他没有失去理智。


    他颤巍巍的回到屋子。


    然后大手一挥。


    “把我前两天斥巨资买的玉麒麟搬上来!”


    那是他攒了很久的灵石,在拍卖会买来的,玉麒麟是用灵玉雕刻而成,里面灵力充沛,有助于提升修为。


    他很喜欢玉麒麟,但却没敢摆在屋子中,怕玉麒麟被云可初要走。


    如今云可初一走,他终于可以光明正大的把玉麒麟拿出来。


    真高兴啊!


    云老爷露出了畅快的笑,转头却发现小厮站在原地一动不动,没去库房。


    “你站着不动做什么?”云老爷冷斥。


    小厮一脸为难的开口,“玉麒麟被小姐拿走了。”


    云老爷的脸猛地一沉。


    小厮急忙补充道。


    “是您说要从库房中挑好东西给小姐带上的。”


    “那为什么偏偏要挑玉麒麟。”云老爷愤怒。


    这可是他最喜欢的东西,一个玉麒麟就能抵得上他半个私库。


    “可是您私库中的那些东西,除了玉麒麟,其他的小姐也看不上啊。”小厮无辜的开口。


    云老爷只觉得被剑刺中了膝盖。


    是,他堂堂云府的主人,整个私库加起来都比不上云可初随手把玩的小玩意有价值。


    他觉得小厮是在讽刺他,但他找不到证据。


    云老爷心都快疼死了。


    却突然想到了个问题。


    云可初已经离开了云府,有那无数的仇敌在,八成也回不来了,那云可初在府中的一切,岂不是都归他所有了?


    若是这样,那他可赚大发了。


    要知道云可初屋中的一块屏风,就能让他买八个玉麒麟。


    顿时,云老爷心不酸了,膝盖也不疼了。


    他带着人气势汹汹朝云可初的院子而去,势必要把云可初屋中所有的好东西给搬空。


    来洗刷他之前受到的所有折磨。


    然后,他得到了……一座空院子。


    空荡荡的,连门窗都被人挖走的院子!?!


    他走错地方了?


    云老爷一脸懵的走出院子,细细对比周围的景物,发现这就是云可初的院子啊。


    既然他没走错,那院子怎么变成了这样?


    云老爷整个人都傻眼了。


    一个侍女颤巍巍的站出来,小声道。


    “您说要把小姐平时用的东西都带上,但我们摸不清小姐的喜好,就把院中所有的一切都给小姐了。”


    “连门窗都卸了?”云老爷震惊。


    侍女点头。


    门窗是小姐专门请人设计的,上面缀满各种宝石。


    自然也是要带上的。


    云老爷看着空荡荡的院子,心口熟悉的酸疼又来了。


    然后一口气喘不上来,昏了过去。


    闭上眼睛前,脑中只盘旋着一句话。


    合着他是搬起石头砸了自己的脚?


    云府对面的商铺,挤在一起的修士们盯着云可初的身影,全部都是一副怀疑人生的表情。


    云可初这是被赶出去了吗?


    可怎么看不见一丁点狼狈,反而感觉十分的惬意?


    和之前完全没什么区别。


    反倒是他们,为了看云可初的笑话,几十个修士挤在这样的一间商铺中大汗淋漓。


    究竟是谁在看谁热闹?


    修士们齐齐沉默了。


    过了好一会儿,一个修士开口打破了寂静。


    “我们要原路返回了吗?”


    他们守在这里就是为了看云可初被仇敌打上门,如今看不到热闹了,他们也该离开了。


    “不能这样离开,既然没有仇敌打上门,那我们就自己上!”


    “云可初如今没了灵力,还不是任由我们拿捏,这可是报仇的好机会!”


    这话一出,瞬间得到很多人的支持,向云可初复仇的小队瞬间产生。


    他们朝着云可初离开的方向追去。


    很快就追上了云可初。


    二话不说直接将云可初围在中间,瞬间掏出武器,根本不给云可初开口的机会。


    因为云可初这个作精太能讽刺人。


    他们是来复仇的,又不是来找刺激的,脑子进水了,才会让云可初开口。


    攻势瞬间展开。


    对准了没有灵力的云可初。


    云可初如今没了灵力,绝对会受重伤。


    可就在攻势快要接近云可初时,一个黑衣男修从天而降,站在了云可初身前。


    不是要救云可初。


    而是像他们一样,剑锋直指云可初。


图片    请收藏魔.蝎.小.说.网 WWW.MOXIEX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