难怪她一见黑衣男修,就感觉非常眼熟,好像认识了很久一样。


    这是她的道侣,要是不眼熟才奇怪。


    云可初的记忆没有完全恢复,她不记得是如何和黑衣男修相爱的,甚至连黑衣男修的名字都没想起来。


    但脑海中那破碎的记忆,却足以说明证明她和黑衣男修的关系。


    那是个月黑风高的夜晚。


    周围萤火虫发出点点光亮,让依偎着的两人,周围暧昧的气氛飙升。


    女修捏着黑衣男修纤长的手指,眼中满是赞赏和感叹,怎么会有人连手指都长得这样完美?


    黑衣男修面容清冷,却纵容女修所有的动作,忍着从指尖传来的痒意。


    之后不知怎么的,女修的手就碰到了男修的衣领,暧昧的氛围瞬间拉到极致。


    要双……修了吗?


    黑衣男修淡漠的表情紧绷,像是在顾忌着什么,但女修的一句话,就打破了黑衣男修所有的顾虑。


    再然后,衣衫就松落了……


    那句话,云可初没有忘记。


    甚至连当时委屈巴巴的语气都记得一清二楚。


    “我们已经确定了彼此的心意,也约定了以后会举行结契大典,成为道侣只是早晚的问题。”


    “你为什么要犹豫,还是说,你对我只是玩玩而已,不用多久就会把我甩了,和其他人结成道侣。”


    这话说得那就一个有理有据。


    但却经不住细品。


    云可初觉得,以前的她,可能多多少少有点渣?


    但她并没有纠结这个问题。


    眼神亮晶晶的盯着黑衣男修,心中像是被蜜填满了一样,整个人都散发出愉悦的气息。


    这么好看的人,竟是她的道侣。


    她上辈子一定是拯救了世界,才会遇到这样的好事吧!


    而且他还那么爱她。


    一看她遇到危险就立即冲了上来。


    至于黑衣男修之前对她冷冷的态度,她直接忽视了。


    她都把他忘了,他耍点小性子也是应该的,她怎么能和他计较呢?


    云可初大方的想着。


    然后盯着黑衣男修的背影,脸上的笑容越来越明艳。


    美到令人晃神。


    一个散修的眼中满是惊艳。


    他以前被云可初嘲讽的时候,只觉得云可初是个草包作精,怎么就没发现云可初还有这样的一面?


    他刚想仔细盯着瞧瞧。


    就感觉周身被威压笼罩。


    回过神,就看到黑衣男修冷冷的看着他。


    好像他是什么死物。


    直接吓得他一阵哆嗦,再也不敢瞧云可初一眼。


    黑衣男修手持长剑。


    脸色又黑又阴沉。


    那模样,就好像有人欠了他几千万灵石。


    散修们你看看我,我看看你,有些不知所措。


    这人不是来找云可初麻烦的吗?怎么还掉过头保护上了?


    要不是他们清楚黑衣男修和云可初没什么关系,不然就冲这冰冷的神情,还以为他们伤了黑衣男修道侣一样。


    看着黑衣男修越来越阴沉的表情,有几个散修忍不住开口道。


    “大家都是来寻仇的,谁出手结果不都一样,你这样盯着我们做什么?”


    “就是,你自己不动手,还不让我们动手了?”


    黑衣男修抿唇不语。


    周身的威压却急速增加。


    有着筑基修为的散修们,个个腿脚发抖,就连神魂都开始颤栗,好像随时都能被这威压撕碎一样。


    这人,太恐怖了。


    修为似乎远在元婴之上。


    修真界什么时候出了个这么危险的人物,他们之前怎么就没得到一点消息?


    要是早知道这位大人会来这里,他们绝对不会在今天找云可初的麻烦。


    年长的散修颤抖着牙齿开口。


    “我们对大人并没有恶意,只不过是之前和云可初结了仇,所以特意来此,没想到冲撞了大人。”


    “若是早知道大人想亲手惩戒云可初,我们绝不会不知死活的插手。”


    散修忍着剧痛,眼中带着些许期待。


    他希望黑衣男修能放过他们。


    咬了咬牙,又继续道。


    “我们手中有很多折磨人的方法,保证能让大人将云可初折磨的死去活来,以宣泄心中的怒气。”


    “可他是我的道侣啊。”


    怎么会折磨我?


    云可初往前走了几步,站在黑衣男修的身侧,看散修们的眼神像看村口的二傻子。


    找帮手怎么还找到她道侣身上了?


    散修们:“!!”


    云可初是吓傻了吧。


    她有没有道侣,他们还能不知道吗?


    就算遇到了这么厉害的仇敌,也不能这么不知死活的攀关系啊!要是因此惹大人生气,岂不是死的更快?


    一时间,散修们看云可初的眼神带上了怜悯。


    他们等着云可初被大人暴揍。


    却突然感觉周身的威压没了。


    而一直沉着脸的大人,脸上的冰冷似乎正在消散。


    散修:!!


    是他们傻了?


    还是世界疯魔了?


    这年头硬攀关系也能保命?


    那他们要不要自称是大人的爹?


    他们震惊的表情太过明显,云可初下巴一扬,抱着黑衣男修的手臂,嚣张的开口。


    “看到没,这就是我道侣。”


    “我云可初的道侣。”


    语气骄傲满满,好像成为黑衣男修的道侣是她非常得意的事情。


    这场景,黑衣男修也就梦里见过。


    他知道云可初想要隐藏他的存在,更知道他对于云可初并不重要。


    所以从未想过,有一天云可初会当众承认他们的关系。


    就这么当众,亲口,承认了?


    黑衣男修的表情微怔。


    散修们将不屑写到了脸上。


    “嗤!死到临头还在做无畏的挣扎!”


    嘲讽完,还不忘拍黑衣男修的马屁。


    “大人这样厉害的人物,又岂会被你这样的把戏骗到?”


    黑衣男修回神,扭头看向云可初。


    她含笑看着他,面上带着明艳的笑容,微微上扬的眼角能够看出她的心情此时真的很好。


    没有不满,更没有丝毫不情愿。


    虽然知道云可初是在演戏,但云可初此时的表现,显然让黑衣男修心情很好。


    他轻扯唇角,开口道。


    “你究竟要做什么?”


    云可初下摇头,然后想到了什么,对黑衣男修招了招手,让他靠近一点。


    黑衣男修没有配合。


    云可初也不在意,直接开口道。


    “那个,你叫什么名字呀?”接着,还小声为自己辩解。


    “我知道你是我道侣,却没有想起你的名字……”


    说完,云可初都觉得离谱。


    怎么会有人连自己道侣的名字都忘了?


    那群散修更是被惊到说不出话。


    这下,也顾不得黑衣男修的威压,忍不住开口道。


    “我只知道你作,却没想到你连最基本的节操都没有!被仇敌找上门,大不了就是一死,怎么能离谱到这个程度。”


    “还自称是大人的道侣?也不看看你长得……”


    长得和大人还挺配的?!


    散修不能昧着良心吐槽作精的长相,但他能用眼神恶狠狠的表达了对云可初的不屑。


    撒这么大的慌,也不看大人配不配合!


    黑衣男修看了看散修,又看了看云可初,似乎明白了云可初改变的理由。


    然后就被气笑了。


    她用得上他的时候,就承认他是她道侣?用不上的时候,就直接丢掉?


    云可初凭什么觉得他会配合?


    黑衣男修审视的盯着云可初。


    恶劣的想要拆穿她的谎言。


    他绝不会被人招之即来挥之即去,更不会任由别人的摆布。


    可云可初晃了晃他的衣袖。


    “时戈。”黑衣男修开口。


    云可初得到回答后,立即转头看向那群散修,像是护食的小兽,恶狠狠的反驳道。


    “看到没,时戈,就是我道侣。”


    “你们竟然还想挑拨离间,太可恶了!”


    散修见不得云可初嚣张的模样,当即就反驳道。


    “只是告诉你名字,又不是承认你道侣的身份,死鸭子嘴硬谁不会啊!”


    云可初张了张嘴。


    觉得他们说的有理。


    她抱着时戈的手臂,委屈巴巴的开口控诉。


    “他们合起伙来欺负我……”


    云可初的动作太过自然,有那么一瞬间,时戈竟真觉得他们是一对恩爱的道侣。


    夫人受了委屈,便来找夫君撑腰。


    可惜,他们并不是。


    他们未曾举办结契大典,云可初也从未把他放在心上。


    甚至他们以往的相处都见不得光。


    又怎么可能是道侣呢?


    但手臂上传来的温热,不知怎么就蔓延到了心口,扰乱了所有的计划。


    他突然间觉得。


    陪她演戏,似乎挺有趣的。


    于是,在散修们再次出声质疑时。


    他直接将云可初揽在怀中。


    “我就是她的道侣。”


    云可初不是要演戏是吗?


    他陪她演!


    正好看看她这葫芦里卖的什么药。


    重新修改完计划的时戈,一扫刚刚脸上的冰冷阴鸷。


    虽然之前没演过戏,但努努力应该没什么太大的问题,最起码能演到云可初露出马脚。


    胸前传来一阵痒意。


    低下头。


    就看在云可初皱着眉头戳他胸口。


    “怎么了?”时戈开口。


    保证没让云可初听到他咬后牙槽的声音。


    “你弄疼我了。”云可初小声说着,还指了指时戈揽着她腰的手臂。


    时戈松开手臂,脸上的表情快要破碎,他是决定陪云可初演戏。但一看到云可初,就恨不得捏碎她的骨头,让她再也不能逃走。


    因此,一不留神,就用力过度了。


    他低声说了句“抱歉”。


    云可初直接拉着他的手放在她的腰上,娇声道。


    “你给我揉揉。”


    道侣之间做这些事情很正常。


    云可初对他没有防备,感受到手心传来的温软时,时戈的耳尖多了些热意。


    他语气有些生硬的转移话题。


    “你准备去哪里历练?”


    云可初之前并没有想过这个问题,但这对她来说并不难回答。


    “我要去最繁华的城池!”


    最繁华的城池?


    那个有她前未婚夫的地方吗?


    好!很好!


    时戈的手突然用力。


    “咔!”


    云可初的腰响了。


图片    请收藏魔.蝎.小.说.网 WWW.MOXIEX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