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戈却好像没有察觉手中的动作。


    眼底阴沉聚集。


    修真界最繁华的城池。


    是卫城。


    而卫城的城主。


    就是云可初的前未婚夫——卫不凡。


    这两人的姻缘据说是天定的。


    两人出生时天地都伴有异象,一个快要坐化的佛修为两人批了命,说两人命中注定要成为道侣。


    于是,卫云两家就为刚出生的婴孩订立了婚约,相互交换了信物,约定等两人长大就举行结契大典。


    两家的关系自此更为紧密,相护扶持着发展,成为世家之首指日可待。


    谁知道,卫家出了意外。


    高楼虽大,颠覆只是顷刻之间。


    卫家倒了,被所有人宠着的卫家小少爷成了丧家之犬,唯一还拿的出手的,也只剩下和云家的婚约。


    可就在卫不凡最落魄的时候。


    云可初大张旗鼓的去卫家退了婚,当着所有人的面,羞辱卫不凡,说他连给她提鞋的资格都没有。


    落魄的少年什么都没有了,但却有满腔的骨气。


    他红着眼眶接下了退婚书。


    发誓说卫家和云家不死不休!


    当时的卫家被几大家族瓜分到只剩下一个空壳,甚至连祖祖辈辈居住的宅子都保不住。


    没人都没把卫不凡的话放在眼里。


    可不过数年,那个身影单薄的少年,就在修真界闯出了一片天。


    他以一己之力,建了一座城池。


    一座修真界最大的城池。


    在那里,不能修炼的凡人得到庇佑,清贫的散修有了获得法宝丹药的机会。


    他聚集起凡人和散修的力量,让卫城不断壮大,成为了修真界最大最繁华,也是最具声望地位的城池。


    他获得了无数赞誉。


    甚至被很多人称为“人皇”。


    云可初揉着腰“哎”了好一会儿,都没见时戈有什么反应。


    她抬眸看向时戈,小声道。


    “疼~”


    时戈回过神,眼中阴鸷的神色不减。


    用灵力帮云可初揉腰,缓解疼痛,另一只手却抚上了云可初纤弱的脖颈。


    声音平缓却好像带着几分低沉。


    “去那里,是想找什么人吗?”


    比如,那个和已经她没有了婚约关系的前未婚夫?


    “找人?那里有我认识的人吗?”


    “没有。”时戈冷声道,“那里没有人值得你认识。”


    以前没有,以后也不会有!


    云可初乖巧的点头,对于时戈的话深信不疑。


    “你为什么想去那里?”


    时戈抚着云可初脖颈的手顿了顿。


    就好像,如果云可初的回答让他不满意,他能直接掐死她。


    “既然要出门,当然要去最繁华的城池!”


    云可初回答的毫不犹豫。


    她没了系统,也没了记忆,但潜意识里却觉得,她值得世界上最好的一切。


    既然要出门试炼,自然也要挑最繁华的地方。


    想到这,她笑盈盈的看着时戈。


    语气上扬带着小小的得意。


    “就像找道侣,我的道侣就是最好的。”


    整个修真界,谁都没她道侣好看!


    时戈突然就笑了。


    笑到眼角都浸出了泪水。


    像是幽暗寂静的山谷,突然开满繁花,好看到让人移不开眼。


    云可初低声呢喃,“好好看……”


    时戈晲了云可初一眼。


    幽冷的眼尾透露出愉悦。


    他揉了揉云可初的头发,轻笑着说了声,“乖~”


    声音中带着笑意,眼底却透露出几分漫不经心。


    陪云可初演戏的感觉,确实不错。


    那他也就不计较云可初这么心心念念的跑去卫城,是不是要找那个前未婚夫来摆脱他了?


    区区一个城主,他还不放在眼中。


    时戈轻抚的动作更加温柔。


    散修们却一个个的心生恐惧。


    怎么会有这样的人?


    连情人间耳鬓厮磨的动作都做的如此的骇人,就好像随时能掐下伴侣的头颅一样。


    这也太可怕了。


    散修们悄悄对视一眼,默契的准备趁云可初和时戈说话的机会,偷偷溜走。


    可他们刚往后退了一步,时戈就转过了头。


    只一眼就吓得他们不停哆嗦。


    僵在原地完全不敢动。


    “你们要逃走?”云可初开口。


    散修们看了时戈一眼,齐刷刷的摇头。


    不敢。


    他们可没这个胆量。


    时戈挑了下眉头,对云可初道,“要放他们走吗?”


    如果放走他们,身边就没了威胁。


    云可初甚至都不用去卫城找卫不凡,就可以在路上找机会摆脱他。


    他这句话是对云可初的试探。


    可失忆的云可初听到这句话,当即就愤怒的露出了小虎牙。


    “放走他们?怎么可能!”


    她这个人可小心眼了!


    谁要是故意踩她一脚,她一定会故意踩回去。


    什么都可以受,但绝不能受委屈!


    不等时戈回答,她就已经狐假虎威的走到了那群散修面前。


    “就是你骂我骂的最凶!”


    散修咬紧嘴唇。


    “你刚刚嘲讽我不可能有道侣!”


    这个散修慌乱摇头。


    “你刚刚的招式攻击的最狠!”


    另一个散修眼神发颤。


    “还有你,你不是说你有很多折磨人的方法吗?怎么?你们要不要亲自试试,看哪个招式最折磨人?”


    所有散修惊恐的说“不了不了”。


    “……”


    云可初清楚的记得每个散修都做了什么,然后借着时戈的势,一个个的恐吓回去。


    说着说着,就剩下最后一个人了。


    这个人一点都不害怕。


    甚至还挺直了脊梁。


    刚刚在众人攻击云可初的时候,他落后了一拍,等时戈挡下所有攻击的时候,他还都还没出手。而后面众人嘲讽云可初不知天高地厚的时候,他更是没说话。


    他就不信云可初能找到他的错处!


    到他面前时,云可初确实没说话。


    散修晃了晃圆圆的肚子,小眼神溜溜的转。


    他就知道会是这样!


    正在他准备说他什么都没做,要大大方方地离开时。


    云可初:“你挺胖的……”


    散修一愣,不可思议瞪圆眼睛。


    咋找不到错处,还人身攻击呢?


    “那么多小算计都能藏在心里,怎么就没想过把自己的表情藏一藏?”云可初语气颇为不解。


    散修红着脸想反驳。


    云可初却又开口了。


    “他们都攻击我的时候,你故意落后一步,是不是害怕我会反击?这样也好有人能挡在你前面?”


    “等到他们都嘲讽我的时候,你不确定我和时戈的关系,所以什么都没说,把所有的想法都藏在心里。”


    “那你倒是藏藏你的表情啊!”


    “别人都还没说话呢,你脸上的不屑都快飞上天了!”


    她都不知道该说这人是聪明,还是傻了。


    散修红着一张圆脸。


    在周围散修怒视的眼神下,嘴唇动了动,却什么都没说出来。


    最后像是摆烂一样,狠狠低下头。


    云可初说完,就走回了时戈身边。


    像是打赢架的猫咪,矜贵又骄傲的抬起了头。


    “准备怎么处置他们?”时戈开口。


    云可初眼睛微眯,像是在思考,没立即回答。


    这一举动可吓坏了散修们。


    他们这群散修,刚刚都在云府门前,亲眼看云可初是怎么折磨云老爷的。


    对待亲生父亲,尚且如此。


    那报复起他们来,怕是会下死手。


    散修们个个眼神悲凉。


    却没一个人想过要逃。


    他们心底都清楚,就算他们使尽浑身解数,都不可能在时戈的手下逃走。


    可就是这种,明知要死,却无能为力的感觉。


    更让他们难受。


    就在他们思考要不要自我了解,好避免地狱般的折磨时。


    云可初指着他们说道。


    “你们几个刚怎么攻击我就怎么攻击自己,不准放水,多一点少一点都不行。”


    “你刚不是骂我骂的最凶吗?就用你刚刚的语气,大声的骂自己一百遍。”


    “你刚刚打我的时候跑得最快,那你就绕着这个林子跑十圈,不准用灵力!“


    “……”


    “还有那个胖胖的,就把你心中的算盘,大声的说一千遍吧!”


    云可初一口气说完,开心的眯了眯眼睛。


    她这个人就喜欢以眼还眼以牙还牙!


    时戈有些诧异的挑了挑眉。


    但并没有说什么。


    散修们却惊掉了下巴。


    修真界折磨人的方法千千万,能让人求生不得求死不能术法更是多到数不尽。


    可云可初对他们的报复却这么简单。


    就这?


    也称得上报复吗?


    散修们有些晃神,但却严格的按照云可初的话去执行,比如那道攻击,就绝不会多用一丝灵力。


    等到这报复结束的时候,他们都没能回过神。


    于是,寂静的环境中,只有一个胖胖的散修在用力嘶吼。


    “我最有心机!我算计同伴!我藏不住表情!”


    怒吼撕心裂肺,并响彻整座山林。


    很惨,但有点好笑。


    其他的散修憋笑憋得非常痛苦。


    “怎么去卫城?御剑?”时戈开口。


    “不要!”云可初皱眉拒绝。


    她的身体有些过分娇弱。


    只是多站了一会儿,就身体发软,小腿发酸。


    要是御剑的话,风都能吹掉她半条命。


    时戈向来都是御剑出行。


    没有出行的法器。


    但云可初有。


    她有一个独一无二、非常耀眼奢华的出行法器。


    似轿非轿,似船非船。


    需要有二十个修士一同输入灵力,法器才会缓慢飞起。


    这法器在修士们眼中非常鸡助。


    飞不快,还耗灵力,除了好看奢华一点,完全没有一点优点。


    散修们看到云可初拿出这个法器。


    面上不显,但心中都在吐槽。


    这法器消耗的灵力远远高于御剑,可速度还比不上御剑,也就是灵力多到不要钱的大傻子才会用这个法器。


    他们撇了撇嘴,就听到云可初说。


    “刚好二十个。”


    什么二十个?


    他们一共二十个人?


    在把灵力输进法器的时候,他们无神的双眼中只剩下三个大字。


    大傻子……


图片    请收藏魔.蝎.小.说.网 WWW.MOXIEX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