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器起飞了,散修们却一个个愁眉苦脸的。


    觉得他们就是一个纯纯的大冤种。


    那可是大作精云可初啊。


    他们动了她,怎么可能全身而退?


    可他们刚刚竟天真的以为,云可初对他们的报复只是以牙还牙那么简单。


    然后就被现实给狠狠上了一课。


    让他们再也不敢抱有不切实际的幻想。


    比如现在。


    他们应该离死不远了……


    修真界向来强者为尊,要是有人敢趁他们虚弱的时候落井下石,他们绝对不会放过那些人,甚至会将那些人剥皮抽筋,以宣泄心中的怒气。


    换位思考一下。


    他们觉得云可初想要弄死他们的想法一定更为强烈。


    毕竟那可是修真界第一大作精啊!


    她可以什么都不会,但一定能作!


    果然,没一会儿,就听到云可初的呵斥。


    “你们到底会不会开法器!”


    散修们身体一僵,都在心底默默的念道。


    死期,它果然要来了……


    他们不敢躲,更不能躲,生怕惹怒云可初,换来更猛烈的报复。


    于是,一个个木着脸站在原地。


    “这法器操作很简单,只用一直输入灵力就好,可就连这么简单的事情你们都做不好!”


    “输个灵力都断断续续的,是想用法器把我颠死吗?”


    输送的灵力断断续续吗?


    散修们也不知道。


    刚刚他们一直愣神,根本就没注意手中灵力的输送。


    但事情的真相并不重要。


    云可初只是想找个理由折磨他们罢了,重要的不是原因,而是他们悲惨而亡的结果。


    这就是他们的命啊!


    散修们静默的站在原地,一个个盯紧脚尖,咬牙不语。


    这模样。


    像极了做错事被大人训斥的小孩。


    离谱到不能再离谱了。


    毕竟,这群人都比她大了不知道多少岁!


    云可初蹙着眉头,无语的揉了揉额头。


    他们刚颠了多少次,她就往法器上撞了多少次。


    整个人都快被他们摇散架了。


    可刚吐槽他们一句,这二十个岁数加起来都好几千岁的人,竟然被她骂委屈了?


    这就……离谱!


    云可初抿了下唇,迈动步子。


    站在了一个散修面前。


    这个散修眼神一僵,他刚刚没有一直输入灵力。


    因为他经脉受伤了,虽然吃了些丹药,但效果不大,一动用灵力就经脉刺痛。


    所以就偷了些懒,想着人这么多,少输入一些灵力也不会被察觉。


    可云可初竟一眼就发现了他。


    他这次怕是真的要完了……


    这样也挺好。


    他经脉伤了,修为会一点点退化,与其最后窝囊的死去,不如直接在今天做个了断!


    虽然他这样想,但腿却控制不住的颤抖,都快都抖出残影了。


    其他散修更是感同身受的心底发颤。


    就在这时,云可初伸出了手。


    要打人了吗?


    散修的腿抖得更厉害了。


    云可初见此,把手收了回去,然后又重新递了过来。


    手心的丹药从一颗变成了三颗。


    这是疗愈经脉的圣药!


    一颗便价值万金,还不是有钱就能买到的。


    散修抬眼看了下,然后就被惊到大脑紊乱,颤着声音开口。


    “这是给我的?”


    云可初没有回答,直接将三颗丹药扔进了散修的口中。


    丹药入口即化,疗效肉眼可见。


    散修受伤的经脉以飞快的速度愈合,经脉的韧度得到了提升,灵力充满了他的丹田。


    然后,他就进阶了。


    被困在原地几十年都没有丝毫变化的修为,在丹药的作用下,竟然成功进阶了。


    他终于进入筑基中期了!


    在云可初的帮助之下。


    散修激动的看着云可初,眼中再也没有惊恐,反而满是感激。


    他想当着云可初的面立誓。


    他,王二狗,从此愿为云可初鞍前马后!绝无二心!


    可他还没说话,云可初就转身了。


    好像她只是做了一件很简单的事,而不是足够改变他命运的大事。


    王二狗有些晃神。


    其他散修却羡慕到心中满是柠檬。


    同是散修,待遇怎么就这么不一样呢?


    是他们腿抖的不够出众?


    还是他们的名字起的没他的狗?


    所有散修:柠檬,是今天的他们……


    修真界的散修,大多都空有修炼的天赋,却没有像样的功法,更没有高阶丹药法器。


    想要进阶,就只能拿命去闯。


    可有太多太多的散修,闯着闯着就无声无息的死在了修真界不知名的角落。


    修炼,对于散修太难了。


    所以在看到王二狗轻松进阶时,他们甚至在心底暗暗的想,云可初吐槽的怎么不是他们,他们也想进阶啊!


    云可初在这时转过了身,看着他们皱了下眉头。


    然后扔给他们每人十块上品灵石。


    “这是每天的报酬,谁要是再敢让法器晃一下,就……”


    威胁的话的还没说完。


    散修们就齐齐开口保证。


    “绝对不会再晃!”


    这可是十块上品灵石啊!


    就是他们辛苦一年闯秘境,接任务,都不可能赚到的十块上品灵石。


    可现在仅仅只是开下法器,就能得到十块上品灵力。


    还是每天十块!


    散修们兴奋不已。


    大把大把的灵力往法器里输送,没有一点不舍,生怕云可初坐的不舒服。


    云可初回到法器中,满意的点了点头。


    这下终于可以安心的睡觉了。


    不过一会儿,她就睡着了。


    一直没说话的时戈,凝视着云可初安逸的眉眼,眼尾上扬带着些许流光。


    她对他还真放心。


    就这么毫无戒心的在他身旁熟睡,也不怕他有什么歹心。


    到底是聪明,还是傻呢?


    她对他多次露出的阴戾都视而不见,可在法器晃动,他露出不满准备动手时,她却先一步出声呵斥。


    是因为撞到了额头而生气?


    还是为了阻止他动手,而比他先一步发难?


    事情似乎越来越有趣了……


    时戈勾起唇角,凝视了云可初许久。


    最后,还是拿出了药膏,涂抹在云可初的额头上,动作轻而温柔。


    云可初去卫城的行踪没有掩饰。


    消息很快就在修真界中传遍了。


    卫城的正中心,耸立着一座高楼。


    楼高百尺,白玉堆砌而成,金色的兰花雕刻在白玉之上,外型庄重肃穆,大气恢宏。


    这就是城主府——卫家。


    此时,高楼的最顶层。


    几位年上的修士正围着面容俊郎的青年,似乎在讨论什么事情,青年时不时开口,总能得到其他人满意的肯定。


    突然,一人神色慌张的闯入这里。


    声调急促而尖锐。


    “云可初要来卫城了!”


    顶层的修士们瞬间沸腾了。


    他们对卫不凡和云可初之间的恩怨一清二楚。


    就是清楚,所以才更恨!


    恨云可初对卫不凡的落井下石!更恨云可初对卫不凡的言语羞辱!


    卫不凡是他们卫城的城主。


    对于卫城里的人来说,卫不凡对他们恩情堪比再生父母!


    可他们放在心里尊敬都来不及的城主,竟然被云可初那样恶劣的羞辱!


    简直太过分了!


    云可初成了卫城当之无愧的公敌!


    是卫城所有人,都恨不得杀之而后快的对象!


    可惜,卫城壮大后,云可初再也没来过卫城,卫城的人也没有报复的机会。


    如今,没了灵力的云可初竟自投罗网了,他们当然要好好招待招待!


    修士们个个摩拳擦掌,纷纷开口。


    “城主,让老夫先去会会她!”


    “我折磨人的手段最多,应该让我去才是。”


    “老子力气最大,能一拳把云可初那个娇娃娃给砸扁咯!”


    “……”


    众人争论不休。


    所有人都想替城主出一口恶气。


    卫不凡却否定了他们所有的提议。


    “不,不能对云可初动手。”


    为什么?


    难不成您对她余情未了?


    修士们下意识在心底接了一句,表情挤眉弄眼的非常古怪。


    卫不凡轻笑一声。


    他走到栏杆旁,俯视着整个卫城。


    声音清朗,自信满怀。


    “就是要让云可初亲眼看到卫城的壮大,她才能明白当初究竟错过了什么,才会为她的所作所为懊恼悔恨,余生都不得安宁……”


    他要让云可初后悔!


    城主牛!


    修士们的眼中满是佩服。


    他们严格按照卫不凡的吩咐,挨家挨户的通知卫城的人。


    遇到云可初一定不要着急动手。


    时间很快过了两天。


    云可初终于快赶到卫城了。


    而此时,很多的修士都在议论这件事情,尤其是在卫城外,正在排队进城的那群修士更是议论纷纷。


    “听说云可初要来卫城了!她是不是失忆了?”


    “不是没了灵力吗?咋还失忆了?”


    “就是没了灵力,才被云老爷给赶出了家门,至于失忆没失忆,这恐怕也就只有云可初自己知道了!”


    “谁知道她是不是知道自己没了自保能力,就装失忆来躲避仇敌?”


    “说的有理。话说云可初的仇敌那么多,谁会因为她失忆,就不报复了?估计会被报复的更惨!”


    “哈哈哈……”


    “说不定云可初正狼狈的窝在哪个角落里哭呢!”


    众人大声的笑着。


    一个金色的法器停在了他们旁边。


    二十个筑基修士盯着他们。


    他们的笑声戛然而止。


    正准备感叹修真界哪个世家竟土豪到拿二十个筑基修士做护卫时。


    就看到法器中走出了一个人。


    正是他们口中议论的云可初。


    精致又矜贵。


    看不出一丁点狼狈。


    云可初揉了揉额头,故作娇弱的开口。


    “我还真挺想哭的!”


    “你们说,我怎么就没你们这样好的体力,在这烈日下晒两个时辰都不嫌累,还能笑嘻嘻的说话。”


    “而我,却要拿出每人二十枚上品灵力的入门费,从特殊通道进城。”


    “只能在外面晒不到半刻钟的时间,哎,都怪我太有钱了……”


    云可初说完就回到法器中。


    看都不看身后那群人呕血的表情。


    “怎么样?我骂人是不是很棒?”


    她骄傲的抬头望着时戈。


    时戈笑着点头。


    而此时,那群呕血的修士,看到云可初进城后,正准备恶狠狠吐槽。


    可脚下不知怎么的突然一抽。


    哗啦啦的摔倒一大片,而摔倒的人,恰好就是刚刚议论云可初的人。


    此时的城主府中。


    卫不凡自信的坐在高位。


    他在等。


    等云可初来求他。


    从他知道云可初要来卫城开始,就一直在等这一天。


    云可初没了灵力,在这满是仇敌的修真界根本就没有活下去的可能。


    她需要有人庇佑。


    而能将她护得毫发无伤的人,必然是他!


    看在云可初主动投奔他的份上。


    他不介意给云可初一个机会。


    只要云可初真心悔过。


    他就愿意看在以往的交情上,大发慈悲的放过她。


    于是,在侍从告知他云可初去向的时候,他没有阻止。


    甚至还非常乐意。


    “云可初去了如意坊。”


    怎么样?他卫城的吃食不错吧?


    “云可初去了荟萃街。”


    他卫城够繁华吧?


    “……”


    “云可初去了儒新坊。”


    他卫城男修的法衣好看吧!


    男修?


    卫不凡眉头一凌。


    “儒新坊不是专门卖男修法衣的地方吗?她去那里做什么?”


    难不成是要为他准备歉礼?


    但她知道他的尺寸吗?


    万一买错了怎么办?


    卫不凡颇为嫌弃的皱了皱眉,嘴上的笑意却丝毫不减。


    小厮有些为难地动了动嘴角。


    “她在为二十个男修买衣服……”


    男修?


    还二十个?


    卫不凡嘴角的笑意突然裂开了……


图片    请收藏魔.蝎.小.说.网 WWW.MOXIEX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