卫城内禁止使用飞行法器。


    云可初一行人进入城门后,就下了飞行法器,选择步行。


    还没走两步,云可初就停下了。


    眼神直直的盯着一个方向。


    在看城主府?


    时戈幽冷的眼神中突然浸出笑意。


    他还以为云可初很能演呢?


    没想到刚进入卫城,这眼神就藏不住了。


    是不是很想摆脱他?


    去找她那所谓的前未婚夫?


    时戈周身的气压猛地一降,像是万年的玄冰,冷到浸入骨髓,让人忍不住神魂发颤。


    身后的散修们又开始抖腿了。


    腿抖得一个比一个凶。


    面上的表情却十分木然。


    毕竟这情况,已经持续很久了……


    在往卫城赶的路上,他们都不知道因为大人的威压抖了多少次腿。


    从一开始的害怕到麻木,只需两天而已。


    大人的威压总是突然出现。


    然后,又消失的无影无踪。


    而消失的关键就是——云可初。


    所以,在威压突然出现时,他们控制不住抖动的腿。


    但却倔强转动眼球,看向云可初。


    然后,就见云可初用一句话。


    可怖的威压就消散了……


    “楼建的这么高,下雨的时候不怕被雷劈吗?”


    时戈轻笑一声。


    眼中的幽冷瞬间消散。


    “这可能是卫城主特殊的爱好吧。”说完,又看着云可初缓缓开口。


    “城主府是卫城最好的房子?你想去住吗?”


    按照云可初以往挑剔的性格,绝对会同意。


    毕竟作精什么都要最好的。


    但云可初立即摇头。


    “不要!要是再被雷劈,我就变成光头了。”


    那可就太不小仙女了!


    想起上次被雷劈醒来时,枕头旁大把脱落的头发,她的心就痛得说不出话。


    虽然修真界有生发丸,侍女们也说她的头发和以前相比,只多不少。


    但那也不能改变她被雷劈脱发的事实。


    要是再被劈一次,不小心秃头了怎么办?


    云可初对于时戈的提议非常拒绝。


    身后的散修见此立马上前。


    他托着一个圆滚滚的肚子,一脸殷勤地递给云可初一张纸。


    是他做的卫城游玩攻略。


    保证云可初能将卫城所有有趣的东西给玩了个遍。


    他激动的开口道。


    “城主府用白玉堆砌而成,看着恢弘大气,内里却过于呆板,住着并不舒服。”


    “要说这卫城中哪个住所舒适度最高?那必然是鹤云楼,环境当属卫城一绝。”


    云可初点头同意。


    胖胖的散修见此,松了一口气。


    这可真为难死他大胖了。


    刚刚听到大人问要不要去城主府住的时候,他脑袋中的警报瞬间就响了。


    虽然大人的语气听着平淡,但他却觉得十分危险,就好像云可初一旦点头去城主府,大人就会立即提剑杀上城主府一样。


    所以他急忙上前,就怕云可初改变主意。


    幸亏他这人过于机智。


    成功的避免了一场恶战的发生。


    大胖斜了一眼身后那群散修。


    亏他们还敢嘲笑他空有心计却藏不住表情,他还想笑他们白长了一双眼睛,却没一点眼力见。


    真是一群不带脑子的大憨憨!


    云可初不想现在就去鹤云楼,要在城中先转转。


    于是就按照大胖的攻略。


    先去了如意坊,逛了逛荟萃街,然后就到了……儒新坊。


    儒新坊?


    云可初看着进进出出的男修们。


    微微皱起了眉头。


    大胖不好意思的挠了挠脑袋。


    “儒新坊是专门卖男修法衣的地方。”


    那份卫城攻略,是他之前给自己制定的,所以里面会出现儒新坊。


    只是他没有注意,竟把云可初给带到了这里。


    在他准备带云可初去其他地方时。


    云可初扫了他们几眼,蹙眉道。


    “你们身上的衣服也太……普通了,都进去换身衣服。”


    表情略微不满,语气嫌弃。


    不知道的人还会以为云可初在羞辱他们。


    可他们都知道。


    这是金主爸爸又打开了腰包。


    他们要发达了!


    在这两天里,他们可没少被云可初“嫌弃”。


    云可初一会儿嫌弃这个内伤重,一会儿嫌弃那个手臂抬不高,一会儿又嫌弃他们所有人的修为低。


    于是,只两天的功夫。


    内伤重的痊愈了,手臂有暗伤的治好了,甚至所有人都的修为都在丹药的帮助下提升了一小节。


    这种好事要是放在以前,他们想都不敢想。


    可现在就这样轻松的实现了。


    而这,仅仅是只因为被“嫌弃”。


    他们突然觉得,他们之前对云可初存在误解。


    之前他们眼中的云可初就是一个不知天高地厚又尖锐刻薄的草包作精,不识人间疾苦,还老是用那种语气,戳他们的伤口。


    这也是他们之前讨厌云可初的原因。


    可现在,他们才明白。


    云可初就是一个人美心善小天使。


    就是说话过于直白。


    硬生生的把关心的话,说出了一种嘲讽的意味。


    但给出的好处却是实实在在的。


    远比那些口中虚伪的说着关心,但一分钱都不舍得出的人善良太多了。


    散修们现在看云可初的时候,眼前自动带上了一层滤镜。


    恨不得多被云可初“嘲讽”两句。


    二十个散修一同涌进了儒林坊。


    然后……就被拦了下来。


    小二欲言又止的看着他们,散修们纵横修真界这么久,自然知道小二为什么会是这幅表情。


    不就是看他们穿着寒碜,觉得他们买不起法衣呗。


    还没等他们掏出口袋里闪闪发光的二十枚上品灵石,亮瞎小二狗眼看人低的双眼时。


    云可初就在后面霸总一样的开口。


    “他们法衣的钱,我来付。”


    小二立即道歉,然后极为热情的为他们推销店中的法衣。


    完全看不出一丁点的嫌弃。


    因为,整个修真界的人都知道。


    云可初家里有矿,灵石多到能随便撒着玩。


    散修们听着云可初的话,看着小二的态度,心情非常美妙。


    有大腿抱的感觉就是好!


    散修们很快就挑好了布料和样式,店家会尽快将布料做成法衣,然后画上防御的阵法。


    他们付完钱,就准备离开。


    这时,掌柜却带着一个白衣女子走了进来,看到小二们手中的布料时,神色不由一慌。


    在得知这布料已经卖出后,掌柜紧张到额头直冒冷汗。


    白衣女子听完倒是面色如常。


    款款地走到散修们面前。


    “这布料我一直想买,没想到被各位抢了先,诸位不妨看在城主府的面子上,将这布料割爱让给我,我愿意赔给各位两枚上品灵石。”


    白衣女子语气温温柔柔,但话中却带着一种说不出的强势。


    好像他们不把东西让出来,就得罪了城主府一样。


    可凭什么呢?


    他们又不是卫城的人,凭什么因为城主府退让?


    散修们心中愤懑不平。


    想要拒绝,却又怕给云可初惹麻烦。


    白衣女子脸上的笑更加笃定。


    在这卫城,还没人能忤逆城主府。


    就在她准备让人将布料带走时,一道娇气却不容质疑的声音响起。


    “不让!”


    “就给那两块灵石磕碜谁呢?”


    “我给你十块上品灵石,你就能从这里滚出去,不碍我的眼吗?”


    大佬果然牛逼!


    散修们一扫心中的憋屈。


    齐刷刷的让开了一条道。


    白衣女子也就看到了散修们身后的云可初。


    下意识的开口质问。


    “云可初你怎么来卫城了?”


    她像是想到了什么,紧接着,那张淡定的脸上,浮现出所有人都能察觉的慌乱。


    就好像看到了致命威胁一样。


    不等云可初回答,她就强装淡定的开口。


    “这布料我不要了。”


    说完,就带着身后的人迅速离开。


    儒新坊的掌柜,眼神有些诧异。


    素兰姑娘仗着城主府,行事素来强硬,没想到还有退让的时候?


    想到这,他对云可初更加尊敬,不但为刚刚的事情道歉,还主动将儒新坊的信物赠送给了云可初。


    凭此信物,所有的东西一律三折。


    而素兰离开后,第一件事情就是打探云可初见没见过卫不凡。


    得知两人还未见面后。


    她悄悄松了一口气。


    却在听到卫不凡一直让人汇报云可初的行踪后。


    指甲狠狠地刺入了手心。


    侍女看着素兰双眼无神的模样,心疼的开口说道。


    “那云可初也太过分了,竟敢这样羞辱您,要是让城主知道……”


    “不!他不能知道!”


    素兰的声音有些尖锐,看到侍女诧异的表情时,她捏紧指尖开口道。


    “城主最近很忙,不要拿这种小事情去打扰他。”


    侍女点了应下。


    眼神却有些不甘。


    素兰小姐可是城主的救命恩人,整个卫城又有谁不尊敬素兰小姐?


    可云可初这个城主的前未婚妻,竟然如此折辱素兰小姐!


    小姐能忍,她却不能忍!


    见素兰离开后。


    她立刻就去找了卫不凡。


图片    请收藏魔.蝎.小.说.网 WWW.MOXIEX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