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蝎小说 > 穿越快穿 > 作精失忆后,大佬们都哭了 > 11、第 11 章
    而房间中的声音还在继续。


    时不时哼唧一声,哪怕没看到,也能感受到声音主人此时的愉悦。


    时戈的脸又黑又沉。


    终于,在云可初开口催促“快点”的时候,他再也忍不住了。


    僵硬的手指握成拳。


    沉寂已久的剑直接出鞘。


    他冷着脸破门而入,就连手指被剑刃割伤都没察觉。


    径直地循着声音而去。


    然后,四目相对。


    所有人都愣住了。


    大美人们看到持剑闯入的男修,吓得停住了手中的动作,僵在原地。


    而时戈此时也意识到,他刚刚误会了什么。


    手中握住的剑柄开始发烫。


    这一刻,尴尬在蔓延……


    时间仿佛静止了一样。


    最后,还是云可初主动开口邀请道。


    “要一起洗吗?”


    大美人们搓澡的技术老好了。


    时戈愣了一下,然后才注意到那几个女修的动作。


    脸色不免又黑了几个度。


    她们的手,就这样直接,碰到了云可初?


    时戈眼中的阴戾更浓,用尽全力才忍住了动手的念头,冷声呵斥道。


    “出去!”


    大美人们吓到不知所措。


    一时间,忘了动作。


    云可初不满的嘟了嘟嘴。


    她好心和他分享这么舒服的沐浴服务。


    他竟然要赶她走。


    都是道侣了,就算坦诚相见都是很正常的事情,可她的道侣对于一起沐浴却非常抗拒。


    未免也太害羞了吧。


    罢了,她的道侣她自己宠!


    云可初拉过放在一旁的衣服,随意的披在身上就准备离开,免得她的道侣害羞。


    白色的寝衣被水浸湿,若隐若现。


    偏偏云可初没有察觉。


    那张美到倾城的面孔上,没什么表情,却偏偏有种纯欲的魅惑。


    时戈额头青筋暴起。


    当即就用黑色的外袍将云可初包裹的严严实实。顶着云可初不解的眼神,冷冷的瞥了几个女修一眼。


    大美人们瞬间回神,迅速离开。


    房间内再次只剩下他们两人。


    云可初微微抿了下唇。


    原来那声“出去”不是对她说的呀。


    心底那细微的不满,不知怎么的就没了。


    但是,却有了另外一个问题。


    “她们走了,谁替我擦粉乳呢?”


    云可初晃了晃手中的小白瓶。


    这是她特地找医修调制的护肤粉乳。


    每次洗完澡都要涂一遍。


    时戈想了下那些女修帮云可初涂粉乳的样子,只是想想,就忍不了,他受不了云可初和其他人那样亲近。


    于是,眼神幽冷的开口。


    “我帮你涂。”


    云可初点头。


    外衣褪了一些,趴在床上。


    时戈的眼前瞬间浮现很多熟悉的画面,眼中幽冷的神色未减,冷白的耳尖却变得通红,动作之间还有一丝不易察觉的僵硬。


    但这,云可初并未察觉。


    她正舒服的趴在床上。


    告诉时戈怎样涂抹粉乳。


    空寂的环境中,手下柔软的触感越来越清晰,时戈的动作越来越僵硬。


    微垂的眼眸中,幽冷尽散,绯色染红了眼尾。


    “一只手也涂得太慢了……”


    云可初说着,就去抓时戈另一只手,刚准备放在身上。


    却感觉触感有些奇怪。


    他受伤了?


    云可初立即坐起身,抓过时戈的手,就看到一道很长的伤口。


    血肉外翻,很是狰狞。


    破坏了手指冷白如玉的美感。


    云可初可太心疼了。


    当即拿出储物戒中她珍藏的药膏,仔细的涂在伤口上,甚至还忍不住心疼的吹了吹。


    时戈周身的阴戾消散了。


    眼神都多了几分温柔。


    云可初却此时语气坚定的开口。


    “我要去拍卖会!”


    “咔嚓!”


    床栏断了。


    云可初看了眼时戈捏断床栏的手,那只手原本是放在她腿上的。


    她有理由怀疑。


    时戈是不是想打断她的腿?


    *


    很快,就到了拍卖会这天。


    卫不凡一大早就起来了,在衣服前站了很久,然后郑重的挑选了一件深紫色的法衣。


    这是云可初退婚时,他穿的衣服。


    而现在,他再次穿上这件衣服。


    来给云可初一个后悔的机会。


    卫不凡穿好衣服,站在镜子前,唇角过分上扬,眼中都是自信的光芒。


    站在他身后的管家,笑着道。


    “少爷今天心情很好。”


    他很久都没看到少爷这样笑了。


    这种笑容,他只在卫家还未衰败前见过。在那之后,少爷也经常笑,但那种笑大多都是客气礼貌。


    但今天,是发自内心的笑意。


    他为少爷感到开心。


    卫不凡回头看向管家,眼中笑意不减。


    “卫叔,我今天会原谅云可初。”


    原谅她当初对卫家的落井下石,以成功者的姿态,给予云可初庇佑,让她对退婚的事情后悔莫及。


    更要让她知道,他卫不凡早就不是当初的落魄少年!


    卫不凡出了城主府,朝着拍卖会走去。


    果然,看到了云可初。


    云可初悠闲的坐在步撵上。


    数十位散修为其抬撵。


    看上去惹眼极了。


    卫城为了保护不能修炼的凡人,禁止所有飞行法器,包括御剑飞行。


    所以在城中,几乎所有人都是步行。


    马车、轿子之类的代步工具,也不是没有,但那都是不能修炼的人用的。


    修士们体力好,不屑于用马车。


    也因此,从没有人像云可初这样,让那么多修士为她抬撵,速度却还比不上修士步行快的。


    云可初这连夜让人打造的步撵刚一出现。


    就吸引了所有人的目光。


    但云可初并不在意。


    就那样悠闲的靠在窗边。


    任凭那些人用羡慕或震惊的眼神如何看她,都不会引起她的注意,就好像她天生就应该被万人仰望一般。


    卫不凡快步往前,走到了步撵旁。


    等云可初主动和他说话。


    他等了一会。


    云可初倚在窗边的动作都没变。


    也是,女孩子大多娇气,主动开口忏悔多多少少有些难为情。


    那他作为一个大男人,既然都决定要原谅云可初了,多主动一些也没什么。


    卫不凡叹了口气,主动搭话。


    “你是要去拍卖会吗?”


    云可初循着声音转头。


    发现有人在和她说话。


    一个长得还行,但颜值完全比不上他道侣千分之一的陌生人。


    她点了下头。


    完全没有和他搭话的想法。


    卫不凡的眼神却亮了。


    脸上的笑容哪怕刻意压制都藏不住。


    他就知道,她会来拍卖会。


    已经主动开了一次口,再说后面的话时,就非常容易开口了。


    “拍卖会上的东西有很多,这次还多了一些稀奇古怪的小玩意,你有什么想要的吗?”卫不凡道。


    云可初眉头微蹙,没有回答。


    卫不凡也不在意。


    衣袖后摆,做出一副豪气的姿态。


    “如果看到什么喜欢的,可以告诉我,我拍给你。”


    云可初:??


    他们有熟到这地步?


    卫不凡还没等到云可初回答,他们就到了拍卖场所前面。


    步撵停下。


    卫不凡往前走了一步,伸出一个手臂,准备扶云可初下步撵。


    帘布微动,出来的却不是云可初。


    而是一个男修。


    浑身还泛着冷气。


    卫不凡愣住了。


    在他刚刚和云可初说话的时候,她身旁竟还坐着一个男人?一个皮相如此出众的男修。


    他记得这人。


    云可初当时就是故意和这个男修亲近,为了让他吃醋。


    可今天,云可初不是来道歉的吗?


    怎么还带着这个男修?


    卫不凡不解的站在原地。


    亲眼看着男修伸手将云可初扶出了步撵,路过他的时候,连看都没看他一眼。


    云可初就这么无视他了?


    卫不凡震惊到脸上爽朗的笑意都快维持不住。


    而这时,云可初回头了。


    卫不凡瞬间扬起嘴角,眼中露出果然如此的神情。


    然后就听到云可初不解的开口。


    “你有我灵石多吗?”


    当然……没有。


    卫不凡脸上的笑意僵住。


    他现在是卫城的城主,手中也掌握了不少的资源,比修真界大多的修士都要富有。


    但在财富上,他却比不过云可初。


    准确的说,整个修真界就没人能比云可初还有钱。


    云可初手握五大灵矿。


    灵石多到能堆积成山,就算每天都撒着玩,都要考虑会不会手酸。


    比灵石多,谁都比不过云可初!


    卫不凡沉默的摇了摇头。


    云可初表情就更不解了。


    “你都没有我有钱,我看上的东西,为什么要你给我拍?”


    说完,云可初就拉着时戈走了。


    时戈浑身的冷气瞬间没了。


    上扬的眼尾中带上了笑意,甚至还笑出了声。


    而落到后面的卫不凡一脸感动。


    骄傲如云可初。


    竟也学会关心他了……


    卫不凡忍不住对身后的小厮说道。


    “她第一次这样关心我,听到我要送她东西,竟然开始心疼我的灵石了……”


    小厮的嘴角抽了抽。


    有没有一种可能,云可初只是单纯嫌弃城主没她有钱?


    但云可初说话时的表情,只有疑惑和不解,却没有表现出丝毫的嫌弃,加上那认真询问的语气。


    仔细品一品的话,也不是不能品出关心的意思。


    小厮没有反驳,只是催了催卫不凡。


    他们在门口停留了太久,很多人都在看他们。


    其实,在卫不凡走在步撵旁和云可初说话的时候,就已经吸引了很多人的目光。


    那些人的眼光惊讶有诧异。


    可能是没有想到高高在上的城主,竟然也有如此狗腿热情的一面吧……


    这话,小厮不敢说。


    就只能催着卫不凡赶紧进拍卖会场。


    等到卫不凡进入拍卖会的时候,云可初已经在座位上坐好了。


    是拍卖会最好的位置。


    正好,就在他专属位置的旁边。


    卫不凡对于云可初来这的动机。


    就更笃定了。


    心情一好,他就大方的想到,一会儿一定要多给云可初拍几件她喜欢的东西。


    省的云可初主动道歉,面子上过去不。


    此时的云可初,觉得这里很无聊。


    拍卖会上的东西,她都有。


    而且她储物戒中的东西,质量更好,品阶更高。


    但这里的人,对于拍卖会上的东西却非常追捧。


    尤其是,她旁边的那个人。


    每次报价的时候,声音格外大,生怕旁人听不到一样,甚至还会刻意的加重咬字。


    云可初扭头看了一眼。


    是在拍卖会门口和她搭话的那人。


    她正准备收回视线。


    那人却扭过头,自信的冲她笑了笑,口中报价的声音更加响亮。


    云可初:……


    这是被她戳中痛处后的故作坚强?


    云可初理解的点了点头。


    然后无聊的坐在位置上,等无玄莲的拍卖。


    但不知为什么,向来话不多的时戈,今天却主动开了口,时不时的和她聊一下拍卖的物品。


    而她每看一个拍卖品,旁边就会传来报价声。


    紧接着,时戈的声音似乎更愉悦。


    真的奇奇怪怪的……


    时间很快,就拍卖到了最后一个物品——无玄莲。


    无玄莲刚一上台。


    就吸引了所有人的目光。


    云可初也不由坐直了身子。


    然后就……失望了。


    传闻中的能卖出天价的疗伤圣药,她还以为是那种镀了金边,会到处散发灵力的耀眼灵植。


    最起码,也该形状特殊一些。


    可万万没想到,无玄莲看上去和一朵普普通通的莲花没有任何区别。


    这让作为一个颜控的云可初很难接受。


    但这花,却一定要买。


    台上的女修展示完无玄莲后,直接开口道。


    “起拍价一百上品灵石。”


    这价格不低,因为很多低阶修士,努力一年都未必能攒下一两块上品灵石。


    但对于无玄莲来说,一百上品灵石仅仅只是底价,最后拍卖的价格绝对能高到惊人。


    果然,她话音刚落,就有人迅速出价。


    “三千上品灵石。”


    此价一出,所有人都惊了。


    在以往无玄莲的拍卖中,最高价也仅仅是两千九百上品灵石。


    而这两千九百上品灵石,已经是修真界众人不能想象的价格了。


    众人迫不及待的看向出价人。


    然后就看到了……卫不凡。


    出价人是他们的城主,那就没事了。


    毕竟整个卫城中能轻轻松松给出这个价格的,也就只有他们城主了。


    众人觉得卫不凡肯定能拍下无玄莲。


    就连卫不凡也是这样认为的。


    然而,就在台上的女修准备倒数时,云可初举了手,不大的声音却惊掉了所有人的下巴。


    “六千上品灵石。”


    卫不凡诧异转头,像是没想到云可初会和他竞拍,而且还给出这样的高价。


    他想了想,对云可初道。


    “这无玄莲对我很重要。”


    云可初点了点头。


    没有说话。


    她当然能听出那人想要她让出无玄莲,所以在那里打感情牌。


    但是拍卖会,向来都是价高者得。


    所以在卫不凡咬牙说出“七千上品灵石”时。


    她直接了当的开口道。


    “一万上品灵石!”


    比无玄莲最高价的三倍还多!


    所有人震惊到不能回神。


    卫不凡更是惊到握紧座椅。


    一万上品灵石!


    哪怕他是卫城的城主,也不能轻易拿出。


    但云可初却可以!


    对上云可初那似乎是可怜,又好像是怜惜的眼神,卫不凡想起了云可初在拍卖会场门口说的话。


    顿时,他心中的郁闷一扫而光。


    云可初这样做,绝对是为了他!


    她是在心疼他的灵石。


    所以在知道无玄莲对他很重要后,耗费那么多灵石也要拍下送给他。


    一定是这样!


    毕竟云可初来卫城的目的,不就是为了寻求他的原谅吗?


    卫不凡自信的笑了。


    甚至在看到拍卖会的修士将无玄莲给云可初后,还往那边走了一步,站在云可初的身旁。


    然后伸出了手……


    手上瞬间多了一个东西。


    卫不凡垂眸看去,手中的东西确实是无玄莲。


    但只有一截枝干。


    一截……没有任何治愈作用的枝干?


    卫不凡诧异的抬头。


    就看到,无玄莲中那具有治愈作用的花瓣,被云可初一手捏碎。


    然后细细的涂抹在那个长相过于出众的男修……手上?


    卫不凡:!?


图片    请收藏魔.蝎.小.说.网 WWW.MOXIEX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