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蝎小说 > 穿越快穿 > 作精失忆后,大佬们都哭了 > 13、第 13 章(修)
    未婚夫?


    她的……前未婚夫?


    云可初震惊地眨了下眼睛,顺着时戈的目光,看向卫不凡。


    可她什么都没想起来,记忆中一片空白。


    但时戈肯定不会骗她。


    所以,眼前这人真的是她……前未婚夫?


    还是个被她给了小费的前未婚夫?


    云可初震惊到眼神恍惚。


    卫不凡看到云可初的表情,脸上自信的笑更浓了,以一副大度的口吻开口道。


    “云可初你不用演戏了。”


    “你也看到了,我如今是卫城的城主,哪怕你现在没了修为,还有无数的仇敌,我都有能力保护你。”


    “所以你不用做一些乱七八糟的事情来吸引我注意……”


    卫不凡说着,还瞥了眼时戈。


    时戈的脸色瞬间变冷。


    却没有任何动作。


    这个条件,云可初应该不会拒绝……


    毕竟,云可初不惜和他演道侣也要来卫城,不就是为了找卫不凡,来摆脱他吗?


    现在卫不凡都已经主动许诺,那距离云可初再次抛弃他还远吗?


    时戈捏紧手中的玉饰。


    眼神幽冷,带着浓重的墨色。


    就在所有人都觉得云可初会选择卫不凡的时候。


    云可初却握紧了时戈的手。


    “我为什么需要你保护?我有道侣啊!”


    她道侣还超级厉害。


    那么多散修聚在一起的可怕攻击,她道侣只用挥下手就解决了。


    她为什么还需要前未婚夫的保护?


    虽说是未婚夫,但多了一个“前”字,就充分的说明,他们如今已经没有关系了。


    那他还有什么立场说这样的话?


    云可初在这种事情上拎得很清。


    对上卫不凡意外的表情,还专门拉起了时戈的手晃了晃,毫不客气的夸奖道。


    “我道侣超厉害!”


    “有他保护我,就够了!”


    卫不凡:!!


    她有没有道侣,他还能不知道?


    说谎也不是这样说的。


    旁边的路人也是这样想的。


    毕竟云可初这种被全修真界关注的大作精,一点小事都能被传到人尽皆知,有道侣这样的大事,他们怎么可能不知道?


    那云可初为什么明知谎言会被拆穿,还要这样说?


    答案只有一个,那就是——嘴硬!


    为什么嘴硬呢?


    卫不凡对这个有非常深刻的理解。


    只见卫不凡甩了下衣袖,扬起的嘴角中满是宠溺的笑,语气无奈又带着妥协。


    “你来卫城不就是来找我的吗?”


    “只要你乖乖和我回城主府,我就不会追究你退婚的事。”


    他觉得云可初是因为抹不开面子主动服软,才这样说。


    那他愿意给云可初个台阶下。


    但他万万没想到,云可初不但不下台阶,还能往上走。


    她直接开口质疑。


    “我来卫城就一定是来找你的吗?难道说每一个来卫城的人,都是来找你的吗?”


    当然不是……


    卫城是修真界最繁华的地方,每天都有无数人来卫城,而每个人目的都不同,怎么可能都是来见城主的?


    这个答案所有人都知道。


    他们还没来得及深想,就听到云可初继续道。


    “你这样想,有点自恋哦……”


    卫不凡脸上的笑意瞬间僵住。


    像是被人打了一拳一样,脸色白到发青,动了动嘴唇却什么都没说出来。


    而云可初还在继续开口。


    “之前我被雷劈失忆了,很多事情都不记得了,也不记得你是我的前未婚夫。”


    “如果我还记得你的话,我一定不会来卫城。”


    哪有带着现任去前任地盘的?


    这多不合适!


    云可初说完就看向时戈,在看到时戈微冷的神色时,急忙开口保证道。


    “我真的不记得他了。”


    “我来卫城也不是因为他……”


    卫城很好,她也很喜欢热闹。


    但要是被道侣误会和前未婚夫藕断丝连那可就损失大了。


    时戈没说话。


    垂眸看向云可初。


    云可初此时下意识嘟着嘴,眼巴巴的看着他,像一只受惊的兔子,眼神有些紧张,却仍目光灼灼的看着他。


    在那张惊艳的脸上,看到焦灼的表情,还挺可爱的。


    时戈伸手捏住云可初的脸。


    脸上的肉被挤在一起,嘴唇被迫的嘟起,惨兮兮的,却又很可爱。


    这动作要是放在以前,云可初一定会毫不犹豫“啪”地一下,把他的手拍下来。


    因为这会有损她绝美的形象。


    但现在,可能是因为那份带着现任见了前任的心虚,她任由时戈捏住她的脸,没有躲开。


    甚至还主动贴了贴时戈的手指。


    时戈的心突然就软了。


    嘴角骤然露出笑意。


    有那么一瞬间,他甚至觉得,不用去深究云可初是不是在演戏,就这样陪在她身边,就很好。


    云可初眼神亮了亮。


    然后指着玉心阁中剩余的玉饰,豪气的开口。


    “全包了!”


    她今天要为道侣一掷千金!


    卫不凡僵在原地,甚至都没注意云可初和时戈的动作,脑海中只留下一句话。


    如果她还记得他,一定不会来卫城……


    所以,她会来卫城,不是为了来投靠他?


    而是因为忘了他在这里?


    也是,在云可初没被雷劈之前,她确实一步都没有踏入卫城。


    所以云可初刚刚的话,并没有撒谎。


    她一点都不想看到他。


    卫不凡神情有些恍惚。


    连自己是怎么回的城主府都不知道。


    等到他回过神时,就对上了管家卫叔担忧的眼神。


    卫不凡的喉咙哽了下。


    “我真的恨她……”


    恨她毫不留情的退婚!


    更恨她口中的那句“不配”!


    卫家衰败了,昔日那些捧着卫家巴结卫家的人,恨不得就此将卫家踩入泥泞,然后吞噬卫家所有的产业。


    他早就预料到了。


    所以在看到那些小人露出丑陋嘴脸的时候,他没有意外,更没有伤心。


    但她怎么能抛弃他!


    她是他的未婚妻,更是他发誓,拼尽一切也要守护的人。


    可她却说,他配不上她……


    是啊!落败的卫家配不上高高在上的云家小姐。


    所以,他开始拼命的努力。


    冒着无数风险,顶着所有压力,一手创办卫城,在修真界立足,为的就是让云可初后悔。


    让云可初为那份轻视而忏悔!


    但他等到的却是什么?


    卫不凡抿了抿唇。


    眼中的情绪根本就藏不住。


    卫叔叹了口气,拍了拍卫不凡的肩膀,正准备安慰一下他家少爷,就听到他家少爷咬牙切齿的说道。


    “云可初这人就是不识好歹!”


    不识好歹到,他给了台阶都不下!


    既然如此,他也就没有必要再给云可初忏悔的机会。


    至于没了灵力的云可初会不会被仇敌报复,会不会遇到危险,都和他没有一点关系。


    甚至那些危险中,还可以有他的手笔。


    他要狠狠的报复云可初。


    来回报她对他的羞辱!


    卫不凡恶狠狠地想道。


    拳头捏的咔咔作响。


    过了会儿,他想起还有一堆城中事务等着他处理。报复云可初这样的小事,怎么配和他的事业相提并论?


    他绝不会因为云可初,而影响了他搞事业的心!


    卫不凡阔步走到桌前。


    豪迈的拿起了桌上的书信,认真的开始处理。


    然后就……出了问题。


    那个被卫不凡拿在手中足足看了一刻钟,都没有挪开视线的书信。


    它……拿反了……


    卫叔嘴角抽了抽,想要提醒,又怕折损了卫不凡的面子,最后什么都没说就离开了。


    只是刚出门,就去找了素兰。


    素兰看到管家时,很慌。


    她听说卫不凡去见了云可初,刚让人去打听他们做了什么,没想到转头就见到了管家。


    一想到云可初见了卫不凡,她就很慌。


    尤其是在听到管家让她去见城主时,她慌乱到脸上的表情都差点控制不住。


    心底发颤的开口问道。


    “卫叔,城主叫我去做什么?”


    管家一直在想城主那拿反了的书信,没注意素兰的表情,开口回道。


    “城主被云小姐气到了,你去陪城主说说话,他心情可能会好一点。”


    毕竟素兰是城主的救命恩人,城主因此对素兰多了份耐心,由她开口劝导的话,效果应该会更好。


    所以,管家来找了素兰。


    素兰点头应下。


    心底悄悄松了一口气。


    云可初和卫不凡之间闹得不愉快,那她的件事情应该就没暴露。


    素兰舒展了眉眼,跟在管家的身后去见卫不凡。


    卫不凡端坐桌前,双目无神的看着远方,脸上带着显而易见的烦躁。


    这种情况很少见。


    看来卫不凡是真的被气到了。


    素兰眼神转了转,试着开口道。


    “云可初如此挑衅城主,不如直接将她赶出卫城。”


    “不行!”卫不凡立即拒绝。


    素兰表情微怔。


    接着就听到卫不凡咬牙说道。


    “只把她赶出卫城,也太便宜她了!”


    素兰悬着的心,慢慢放下。


    目光看到桌上的笔墨,脸上带上了期待的笑意。


    “城主上次说要给我画一幅画,不如就今天吧。”


    卫不凡之前确实答应过。


    虽然脑海中全是报复云可初的手段,但听到素兰这样说,便暂时收敛了怒气。


    拿过笔墨,开始作画。


    素兰摆出姿势。


    脸上的笑容几近完美。


    她等这一天很久了。


    她娘亲是卫家的奶娘,她从小就和卫不凡一起长大,自然而然喜欢上了卫不凡。


    但卫不凡却有未婚妻,她的喜欢连说出口的机会都没有。


    所以,她只能隐在暗处,看她喜欢的少爷,去讨好云家的小姐,甚至别出心裁的学画画来讨云可初开心。


    她也曾请求卫不凡为她画一幅,但卫不凡拒绝了,他说他只为喜欢的姑娘作画。


    而他喜欢的姑娘,不是她。


    她当时的心有多痛,现在就有多开心,因为现在能站在卫不凡身边的人只有她。


    素兰努力的让笑容保持完美。


    她一定要以最好的姿态出现在卫不凡的画中,哪怕作画的时间很长,她也一动不动地保持姿态。


    画终于作好了。


    素兰看了,却笑不出来。


    因为画中的人不是努力摆了很长时间姿势的她。


    而是根本没在这里的……云可初。


    更可悲的是,卫不凡没看到云可初,也能把云可初画得那样生动。


    就好像云可初的一举一动都已经刻在卫不凡脑海中一样。


    素兰忍不住往后退了一步。


    碰到桌椅的声音,让卫不凡回过了神。


    看到画后,他迅速的将画团成一团,眼神烦躁又懊恼。


    “我之后再帮你画一幅。”


    素兰低着头应了一声。


    然后离开。


    她始终没有抬头,因为怕卫不凡会看到她眼底深入骨髓的嫉妒和憎恨。


    云可初凭什么?


    凭什么能被卫不凡这样对待?


    心中对于云可初的惊恐,被翻涌的嫉妒彻底掩盖。


    只余下浓烈的恨意和不甘。


    她避开了所有人,去了城主府后院。


    看着里面的妇人,颤着开口。


    “娘,云可初来了……”


    正在摆弄花草的妇人头都没抬。


    一边摆弄花草,一边开口。


    “慌什么,云可初说白了,也只是城主的前未婚妻。以卫不凡那自傲的性子,绝对不会原谅羞辱过他的云可初。”


    素兰想到那画像。


    指甲狠狠地刺进手心。


    而妇人却还在继续说道。


    “你要记住自己身份,没有必要自乱阵脚。卫不凡不会原谅云可初,但你却是城主的救命恩人,这卫城始终有你的一席之地。”


    “只要你继续等,城主夫人的位置早晚是你的。”


    素兰眼神彻底乱了。


    咬了咬唇,颤着的声音中满是怨恨。


    “我想要云可初彻底消失!”


    妇人手中的动作顿了顿,诧异的抬头,就看见素兰嘴唇动了动。


    声音苍白而无力。


    “当初救卫不凡的人,不是我……”


图片    请收藏魔.蝎.小.说.网 WWW.MOXIEX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