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蝎小说 > 穿越快穿 > 作精失忆后,大佬们都哭了 > 16、第 16 章
    妇人进了城主府,悄无声息,没有惊动任何人回到了后面的院子。


    刚进入院子,她就吐了一口血。


    黑色的血洒在她悉心照料的花田中,花瓣接触到血液瞬间枯萎,所有的生机都消失了。


    她中毒太深,就连吐出血中也带上了毒性。


    妇人重重地咳了两声。


    握紧拳头以抵抗毒药发作的剧痛。


    这毒药原本是她给云可初准备的,但阴差阳错之下,毒药全被她吸入,然后变成了如今这幅模样。


    解药她当然有,但吃了解药,也不能缓解毒发时的疼痛。


    全身好像被割裂了一样。


    疼痛密密麻麻且深入骨髓。


    妇人疼痛难忍,无力的跪在地上,发鬓凌乱,呼吸急促,衣襟上染满黑血。


    地上的水洼映出她此时的模样。


    狼狈且难堪。


    她好像看到了几百年前,那个刚进入卫家时卑微低劣的自己,是她永远都不愿忆起的画面。


    养尊处优了那么久,而现在,云可初竟让她想起那么难堪的过往。


    妇人心中满是恨意。


    她当然不会恨自己的失手,只会将这一切都归咎于云可初。


    她要让云可初生不如死。


    在噬骨般的痛苦中绝望地死去!


    不知道过了多久,妇人终于扛过毒药的发作,气息慢慢平稳,她整理好凌乱的仪容,眼中带着不能忽视的恨意,将枯萎的花枝一一拔去。


    然后拿出一枚玉简,低声说了一句。


    “我出关了。”


    不一会儿,一个消息瞬间席卷城主府,甚至整个卫城的人都知道了。


    城主府要举办宴会。


    为城主的奶娘庆祝寿辰。


    而此时,卫不凡就在城主府后面的小院子中,他刚收到消息,就放下手中所有的事情,赶到了这里恭喜奶娘出关。


    奶娘是卫家的老人。


    卫家衰败后,无数的家仆离开,但奶娘和卫叔却一直跟在他的身后,从来都想过要背弃他。


    所以,卫不凡对于这两个人非常敬重。


    “自从卫城建立后,奶娘就一直闭关,这是您在卫城第一次露面,宴会一定要办得隆重一些。”


    卫不凡口中的奶娘,也就是素兰的母亲素心。


    素心对卫不凡点了点头,并没有拒绝。


    她跟着卫不凡一起建立卫城,如今享受一些特殊的尊荣,再正常不过。


    她随口和卫不凡聊了几句家常,又大概安排了宴会的事情。


    然后像是不经意间提起了云可初。


    “我听说云可初也来了卫城,她毕竟曾是你的未婚妻,这次的宴会也给她送一份请柬吧。”


    送什么请柬?


    卫不凡原本俊朗的表情,在听到云可初三个字后,瞬间恨恨的咬紧了牙关。


    眼前浮现上次事情,以及他到现在想起,都觉得魔音灌耳的一句话。


    你好自恋哦……


    他自恋?要不是云可初一来卫城就搞七搞八,他能误会?


    最可气的是,他都已经开口承诺,不计较退婚时的羞辱,云可初竟然还不知道顺着台阶往下走。


    卫不凡想到这里就忍不住生气。


    没有犹豫直接拒绝。


    “一个没了婚约的前未婚妻,给她送请柬做什么,也不怕脏了城主府的地?”


    奶娘第一次见到卫不凡这样愤怒,觉得新奇的同时也放下心来,卫不凡一如既往的讨厌云可初,这样就不会妨碍到她女儿的地位。


    但云可初必须来城主府。


    不然她的计划无法实施。


    素心安抚的拍了拍卫不凡的手臂,掩盖好眼底的算计,面上露出一副追忆过往的神情。


    “想当初,云夫人和你娘是闺中密友,关系极好,所以你和云可初刚一出生就定下婚约。”


    “你娘离世的时候,还一直遗憾,说没办法看到你们长大后的模样。”


    卫不凡眼眸微垂,感受到心脏处传来刺痛。


    他娘亲是一个非常漂亮非常温柔的一个人,但可能是天妒红颜,在他很小的时候就离世了。


    素心撇了眼卫不凡的神情。


    语气难过又伤感。


    “所以我就想着,趁这次宴会的机会,替你娘看看云可初,也算得上是完成了你母亲的遗愿。”


    卫不凡本能的应了下来。


    “奶娘放心,我一定会让云可初参加宴会。”


    接着他又和素心聊了几句,就起身离开了小院。


    等回过神想起他答应了什么时,整个人都不好了。


    让云可初来宴会?


    云可初就会来宴会吗?


    卫不凡认真的想了想,觉得也不是没有可能。


    上次是他没有搞清楚状况,误会云可初是来向他忏悔的,所以就那样拿着剑气势汹汹地冲过去质问,被拒绝很正常。


    但现在他知道云可初真的失忆了。


    那他大大方方地给云可初地递请柬,云可初肯定不会拒绝,毕竟整个卫城又有谁不想参加城主府的宴会?


    卫不凡自信的想到。


    开口让管家给云可初准备一份请柬。


    至于云可初那句“要是没失忆,绝不会来卫城”的话,他直接忽略了。


    毕竟,谁还没个说气话的时候,他非常能理解。


    看着管家正准备给云可初写请柬,他想了想,将笔拿了过来。


    “我亲自给她写。”


    这待遇可是独一份的。


    等云可初看到请柬上他亲手写的字时,一定会非常感动,然后说不出拒绝的话。


    亲笔写的请柬就这样送了出去。


    卫不凡心情极好地去处理城中事务,一旁的管家后知后觉的想到了一个问题。


    “云小姐失忆了,还能认出城主的字迹吗?”


    或许是能……认出吧……


    *


    这封请柬正快速地送往云可初的手上,而云可初正和时戈一起去暗影的路上。


    暗影是修真界最大的情报组织。


    贩卖各种各样的消息。


    只要有钱,就能在暗影买到任何消息,甚至是很多不为人知的秘密。


    时戈来这里是为了紫天草。


    而云可初是为了阻止时戈。


    怎么能选择紫天草呢?为什么要选择一个难度这么高的选项?放弃捏她的脸不好吗?


    云可初头上满满的问号。


    看着时戈开始忍不住开始作妖。


    “我不想去暗影,走累了……”


    时戈看了眼步撵,幽冷的眼神中浸出笑意,眼尾微扬,就这样看着云可初,也不说话。


    云可初:……


    行吧,她忘了她是坐着步撵来的。


    但她就是不想去暗影。


    “我坐得时间久了,腰疼。”


    虽然距离她坐上步撵的时间,连一刻钟都不到,但云可初说话的语气非常的理直气壮。


    强烈表达不想去暗影的想法。


    时戈轻笑一声,没有开口反驳。


    只是伸手帮云可初揉了揉腰,看着她皱着的眉眼舒展开后,才不紧不慢的开口。


    “既然你不想去暗影,那我们就不去了。”


    云可初瞬间狂喜。


    正准备趁机提出不能捏脸的条件时。


    时戈直接捏住了她的脸。


    先一步开口道。


    “找紫天草必须要去暗影,你不让我去暗影,是因为不想要紫天草了吗?虽然答应的事情不能后悔,但为了你,我愿意承受毁诺的心痛。”


    时戈说完就垂下了眼眸,似乎受伤了。


    云可初着急地想要开口。


    换个选项不就好了?


    云可初被捏着脸,说出的话都变成了呜呜声。


    而时戈还在低声说道。


    “就是那紫天草有些可惜了,听说紫天草是修真界最好看的花,惊艳又不缺精致,让修真界很多人都求之不得。我觉得修真界只有这种花才能配得上明媚瑰丽如同珍宝般的你,却没想到你不想要……”


    云·如同珍宝·可初:想要!!


    被时戈夸得迷迷糊糊的云可初,脑海中只有一行加粗的大字。


    最好看的花,当然是她的!


    她急忙开口反对,本以为发出的会是呜呜声,但时戈不知道什么时候松开了她的脸,拒绝的声音非常清晰。


    “我想要紫天草。”


    时戈低声开口,“这次不会反悔吧。”


    “当然不反悔。”


    云可初立即开口,然后就看到时戈低垂的眼眸中没有一点伤心,只有隐忍的笑意。


    甚至在被她发现时,还笑着挑了挑眉。


    云可初:!!


    她被耍了!?


    难怪时戈低头伤心都没松开捏着她脸的手,原来是在这里等着她呢。


    云可初很生气。


    怎么都哄不好的那种。


    她冷着一张脸坐在步撵上。


    抬撵的散修一句话都不敢说,甚至都不敢动,不知道是该往前走还是往回走。


    时戈如玉的手指动了动,摘下手上的玉饰放在手中把玩,然后缓缓的开口。


    “既然你不想被我捏脸,那我以后不捏了……”


    他说话的时候,玉饰还在他指尖打转,衬的手指更加白皙好看。


    云可初完全移不开眼。


    她突然觉得她又可以了。


    不就是捏脸吗?这么好看的手做什么都可以!


    刚刚还气成河豚的云可初,妥协了。


    “也不是不可以,一周一次。”


    时戈手中的动作顿住,“一周?”


    云可初盯着时戈的手指,在心动的拉扯下,原本的坚持溃败了。


    “一天一次,不能再多了!”


    时戈颔首答应。


    周围的散修表情却微微扭曲,有种想笑却不敢笑的感觉。


    幸亏他们知道步撵上的两人是在讨论捏脸,不然还以为他们在研究什么奇奇怪怪的话题。


    步撵再次朝着暗影出发。


    暗影是修真界的消息贩子,没人知道暗影的本部在哪里,但每个地方都有暗影的存在。


    他们要去的就是卫城的暗影分部。


    刚到暗影,云可初就惊艳到了,像是享受了一场华丽的视觉盛宴,整个人都很餍足。


    因为眼前的一切太美了。


    暗影的装饰低调奢华。


    暗影的人个个都是绝色美人。


    一个个身形纤弱的白衣女子,站在暗影黑色的房间中,就好像被囚在黑暗中一样,有一种凋零的美感。


    能够引发人的怜惜,甚至能激起人埋藏于心底的贪念。


    有人就起了歪心思。


    一个壮年男修仗着自己体型彪悍,拎着把大砍刀,站在暗影的门口吼道。


    “暗影卖的消息是假的,赔钱!”


    白衣女子缓步走向门口,似是准备说些什么,却直接被彪悍男修打断。


    “别想息事宁人,快点赔钱!”


    彪悍男修的刀,架到了白衣女子的脖子上。


    似乎一言不合就要动手。


    在大刀的衬托下,白衣女子似乎更纤弱了,像是随手就能被人折断的小花,柔弱又可怜。


    抬撵的散修们跃跃欲试,想要从彪悍男修手中救下这可怜的白衣女子。


    但还没动手,彪悍男修就吐血了。


    那个在散修们眼中手无缚鸡之力的白衣女子,一掌就将彪悍男修拍到吐血。


    然后踩着彪悍男修的胸口,冷冷的开口。


    “你是这个月第三个来挑衅的,还挺有勇气。”


    “我没有挑衅!”


    彪悍男修咬牙反驳,他握紧拳头,想要挣脱束缚,但白衣女子只是低头看了他一眼,就将他所有的反抗狠狠镇压。


    用冷到毫无波折的语气开口。


    “宋里,男,一百七十八岁,修为筑基,于三天前来暗影购买其道侣的消息,得知兄弟刘三和道侣一直存在不正当关系。”


    “在当晚,于刘三的住处亲眼见证道侣和人苟且,但却没有直接戳破,反而纵容那两人的亲近,主动给他们创造相处的空间。”


    彪悍男修痛苦的捂住耳朵。


    白衣女子眼中没有丝毫动容。


    “都有污蔑暗影的勇气,却没有摘掉绿帽子的勇气,还真是可笑!”


    彪悍男修被戳中了痛脚,当着众人的面痛苦的哭出声,声音悲怆又可怜。


    他也不想这样,只是……


    白衣女子挥了下手,瞬间就有人将彪悍男修带了下去,而白衣女子看着围观的路人。


    冷冷的声音像是警告。


    “没有人能污蔑暗影!”


    白衣女子说完便转身回去,闹事的人没了,围观的人也一一散去。


    前面没有人再挡着路,云可初下了步撵,跟着时戈一同进了暗影。


    白衣女子们很冷漠。


    从里到外都散发着一种冷意。


    其他地方看到客人都会非常热情,但暗影中的白衣女子们却各忙各的,有客人进来连头都不抬一下。


    也是,来这里买消息的人都有求于暗影,暗影中的人高傲一些也没什么。


    云可初对于美好的事物格外宽容,并没有把白衣女子们的无视放在心上,对着她们开口道。


    “我要紫天草的消息。”


    “紫天草可不是……”随便一个人都能买得起的。


    为首的白衣女子说着便抬起了头,后面的话突然就哽在了喉口,完全说不出来。


    云可初怎么来这了?


    她不是说这辈子都不踏入暗影吗?


    为首的白衣女子面对彪悍男修挑衅时都没有改变的清冷神色,几乎维持不住,甚至还多了几分慌乱。


    而其他白衣女子清冷的表情多了分惊诧,仔细看还能看出几分无措。


    云可初以为她们是因为紫天草而错愕。


    想了想,又说了句。


    “多少钱都可以。”她家里有矿。


    为首的白衣女子面色顿了顿,快步走到了云可初面前,修长的脖颈微微垂下。


    “紫天草的消息,三天后奉上。”


    买紫天草消息的过程过于丝滑,云可初和时戈没有在暗影楼中久留,带着散修离开了这里。


    她们前脚刚走,暗影就关了门。


    一群貌美的白衣女子围在一起,清冷的面上满是惊慌。


    她们齐齐看向为首的白衣女子。


    “这件事情要告诉暗主吗?”


    为首的白衣女子沉默的点了点头。


    没过多久,只见仙气环绕的瑶池中,一个少年斜倚在那里,血色的池水环绕在他身旁。


    娃娃脸的少年本该朝气蓬勃。


    但他笑起来,弯起的眉眼却带上了煞气。


    “云可初去了暗影?”


    “是。”


    池中的血水几乎翻涌成浪,白衣女子急忙跪下,清冷的脸上布满恐惧,浑身忍不住颤抖。


    然后就听到少年充满煞气的轻喃。


    “呵,她还真敢……”


    与此同时,卫城中。


    城主府的请柬送到了云可初面前。


图片    请收藏魔.蝎.小.说.网 WWW.MOXIEX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