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蝎小说 > 穿越快穿 > 作精失忆后,大佬们都哭了 > 【正文完】
    第59章


    威胁的?话说完, 所有人都看向严掌门手中的那枚玉简,眼中?透露出莫名的?期待。


    玉简的那头就是时戈。


    因为他们没有时戈玉简的密令,为了以?最快的?速度联系上时戈, 还主?动暴露了一个在?天衍宗的?卧底, 这才顺利地联系上时戈。


    此时, 所有人都屏息看向玉简。


    模样紧张又期待。


    云可初也很紧张。


    下意?识吞了下口?水。


    眼前无数次的?回放,婚礼当?天,时戈以?为她恢复记忆时冰冷的?表情。


    下意?识地缩了缩脖子,觉得后脑勺发凉。


    时戈没让他们久等,直接冷冷地说出了两个字。


    “不换。”


    然后就直接掐断了玉简。


    任务者们都很失望, 甚至直接当?着?云心宛的?面, 深深叹了口?气。


    云心宛的?表情却没什么变化。


    挑眉冷冷地看向云可初。


    “看来你在?他的?心里也没多重要。”


    云可初眼帘微垂。


    没有回答。


    在?听?到时戈回答的?那一瞬,她竟分不清, 心底的?情绪是难过还是庆幸。


    云心宛没有纠结这个问题。


    打?量了云可初几眼, 开口?问道?。


    “你是从什么时候成为任务者的??”


    云可初有些纠结的?抿唇。


    如今察觉到系统的?异常, 再次面对云心宛这个所谓的?天道?之女时, 她的?心中?会下意?识戒备。


    她不知道?应不应该如实回答。


    云心宛直接断了云可初说假话的?可能。


    “不要说你是在?我灵根枯萎后成为的?任务者, 我知道?你不是。”


    云心宛的?语气非常笃定。


    她是重生的?人, 虽然前世悲惨的?经历总是被她刻意?遗忘, 但她却不得不承认, 那都是真?实发生过的?事实。


    前世和?今生每个人生节点?的?不同。


    除了有她刻意?设计外, 每一处都有云可初的?身影。


    尤其是,在?藏书阁看到灵根互换必须对方自愿后,她的?心中?就一直有这猜测。


    帮她飞升的?任务者,不是最近才出现。


    而是一直都在?她身边。


    所以?这一世, 她才能如此轻松的?得到原本?只属于云可初的?东西。


    云心宛眼神直直地看着?云可初。


    云可初抿了下唇,回答道?, “是在?我母亲去世之后……”


    云心宛点?了点?头。


    一副了然的?模样。


    她的?人生开始和?上一世走向不同方向的?节点?,就是云可初母亲的?离世。


    云可初的?回答,和?她的?猜测差不多。


    云心宛像是想到了什么,脸上竟露出了一分期待。


    “云飞骆和?卫不凡他们那样维护你,甚至为此不惜和?我为敌,要是他们知道?你只是一个外来者,表情不知道?该有多精彩。”


    “不过现在?还不是让他们知道?的?时候,既然他们现在?还在?乎你,就要把你的?作用发挥到最大。”


    “不如把你绑了去换卫城或是神医谷,反正最后的?效果和?拿你换天衍宗一模一样。”


    云心宛说着?就让人去绑云可初。


    云可初抗拒地往后退了一步,再次确认云心宛带来的?修士众多,她无法全身而退后。


    她扯动嘴角,露出一抹笑意?,开口?说道?。


    “作为任务者,帮助盟主?飞升是我义不容辞的?使命,盟主?不用绑我,我可以?自己去卫城。”


    拿着?绳子的?任务者,觉得云可初说得有理。


    正准备往后退。


    却被云心宛拦住了。


    在?云可初略带着?不解的?眼神中?,云心宛丝毫没有掩盖眼中?的?厌恶。


    “你来到这个世界的?任务是帮我飞升,但如果不是你执行任务不利,被雷劈的?失去了记忆,我又怎么会落到了如今的?地步。”


    云心宛一想到凌逸看她那厌恶的?眼神。


    心中?的?愤怒就成倍增长。


    看着?云可初毫不犹豫地下令道?。


    “把她给我绑起来!不用把她当?成自己人。”


    其余的?任务者们,当?即就拿着?绳子围了过来,看向云可初的?眼神也没了之前的?和?善。


    云可初往后退了一步。


    眼前这情况,她必须要逃走,不能坐以?待毙。


    但当?她运转灵力的?时候,浑身的?灵力像是凝滞了一样,完全没有丝毫的?反应。


    云心宛像是知道?云可初的?想法。


    特意?开口?解释道?。


    “我刚接近你的?时候,手指上特意?抹上了莲妖枝的?粉末,若是没有解药,你的?灵力就不会恢复。”


    云可初被绑住了。


    而恰在?此时,严掌门手中?的?玉简再次亮了起来,里面传出了时戈幽冷的?声音。


    “我同意?交换。”


    “后天午时我要见到云可初。”


    云心宛眼中?多了抹喜色,直接应了下来,看向云可初的?眼神比之前又温和?了一分。


    “看来,你还是有点?用的?……”


    云可初听?到肯定,却高兴不起来。


    因为在?刚刚时戈答应的?瞬间,云可初识海中?,阻隔她过往记忆的?那面墙彻底崩塌。


    之前的?记忆翻涌而来。


    她没有找到系统口?中?那个她一直眷恋的?家在?哪里,她只看到了她作为云家小姐,承欢在?母亲膝下,肆意?骄纵的?过往。


    她从不是这个世界外来者。


    她一直都是云可初。


    是系统抹去了她过往的?记忆,给她塑造了一个虚假的?念想,催促着?她去完成一个又一个的?任务。


    甚至,为此不停地让身边人失望,就为了给云心宛这个所谓的?书中?女主?造势。


    难怪在?黄衣女子去世后。


    吴长老会崩溃到自杀。


    因为,他伤害了他最爱的?人,亲手断送了心爱之人的?所有生机……


    她和?吴长老都是如此,那周围的?这些任务者呢?


    是不是和?她们一样,受了系统的?蒙蔽?


    赶路的?时间过得飞快。


    她们很快就到了天衍宗前,云可初远远地就看到了一身黑衣的?时戈。


    有些心虚地避开了时戈的?视线。


    云心宛站在?天衍宗的?宗门前,看着?时戈带着?一众长老站在?那里,甚至还有仓促赶到天衍宗的?卫不凡、云飞骆、郁白苏,嘴角露出了一抹笑意?。


    在?看到长老们满脸的?不甘时。


    笑得更开怀了。


    她之前收拢了无数的?小门派,已经占据了半个修真?界,然后被卫城、天衍宗、神医谷联合铸成的?防线拦住脚步。


    今天一旦占领了整个天衍宗,那他们的?防线就会不攻自破,不出数日,修真?界就会彻底被她掌控。


    天衍宗的?长老们就算再不甘。


    也不能违背时戈的?命令。


    只能眼睁睁看着?时戈将天衍宗的?宗主?令,递到了云心宛的?手中?。


    然后看着?云心宛手持宗主?令,像是入无人之境一样,直接穿过天衍宗的?防护大阵,走到了他们面前。


    “长老们,久违了啊!”


    “是不是没想到曾经被你们联手攻击的?我,竟然还有回天衍宗的?一天?”


    好几个长老被气得吹胡子瞪眼。


    云心宛脸上的?笑意?却更浓了,满是嘲讽的?开口?。


    “还真?是世事无常啊……”


    本?就愤怒的?长老听?此更是面色铁青,有一位脾气暴躁的?长老更是被气到浑身发抖。


    指着?云心宛,颤着?声指责。


    “狼子野心,有愧天衍宗的?列祖列宗啊!”


    云心宛听?到这话,表情没有丝毫变化,她不会把一个将死之人的?话放在?心中?。


    刚抬眼,就看到了刑罚台。


    她不知道?为什么本?该处于天衍宗后山上的?刑罚台,被移到了天衍宗的?门口?。


    但看到刑罚台,她就想到了曾经遭受的?三十?道?魂鞭,身体虽然已经恢复,但那种被罚的?屈辱感却一直存在?。


    云心宛一步步的?走到刑罚台前。


    没有理会刑罚台出现在?这里的?异常,直接就踏步走上了刑罚台。


    她如今没有什么好顾及的?。


    行事颇为肆无忌惮。


    因为这世界上没有任何东西,值得她忌惮。


    她之前灵根尽毁,依旧会出现非人的?力量扭曲时空,助她逃离。


    还会有系统,控制无数的?修士,让她在?短时间内拥有和?天衍宗抗衡的?力量。


    她就是这个世界的?女主?。


    无论遭遇什么事情,都会有系统出来帮她,难怪在?她重生之后,她对所有的?危险都能提前感知。


    因为这个世界就是为她而存在?的?。


    有了这个认知的?云心宛,哪怕从前的?性子有多谨慎,但是如今什么都不会在?意?。


    因为她有足够强大的?依仗!


    云心宛一步步走上刑罚台,转身饶有兴趣地看着?外面的?时戈和?郁白苏等人。


    像是在?期待他们能有什么动作。


    在?刑罚台上屏障升起的?瞬间。


    云心宛丝毫不觉得意?外。


    蝼蚁在?濒死前会做出反抗,这很正常,但很快她就会告诉他们,蝼蚁再反抗也只是蝼蚁!


    云心宛轻扯了下嘴角。


    对外面的?任务者挥了挥手。


    要那个正在?守着?云可初的?任务者对云可初动手,来震慑时戈等人。


    但是那人却没有行动。


    在?她被透明屏障困住的?瞬间,云可初拿出了一块石头,点?点?的?荧光不停逸出,遍布在?修真?界的?每个角落。


    那些原本?只听?命于她的?任务者。


    像是被定住了一样。


    一动不动地站在?原地,眼神呆滞。


    云心宛见此只是愣了一瞬,却并没有放在?心上,哪怕刑罚台上的?屏障正在?不断的?吸取她的?灵力,她也没有表现出丝毫的?慌乱。


    面无表情地对云可初扯了扯嘴角。


    心中?开始默念系统。


    自从她灵根枯萎之后,她和?系统之间就有了莫名的?联系。


    每次一遇到问题,只用在?心中?默念几遍,系统就能为她解决,不用耗费丝毫的?力气。


    这次,云心宛依旧在?心中?默念。


    但却没有得到回应。


    她和?系统之间的?联系,似乎被什么东西被切断了。


    云心宛抬头看向困住她的?屏障,原本?自傲的?眼神,开始有些慌乱。


    她开始攻击屏障。


    可是她的?攻击越猛烈,灵力被吸取的?越厉害,但屏障却没有丝毫的?损毁。


    一直攻击到灵力耗尽。


    屏障依旧没有变化。


    云心宛却已经开始力竭,身体倚在?刑罚台的?栏杆上,用最后的?力气支撑着?身体,没让自己滑落。


    她知道?眼前的?情况对她很不利。


    甚至有很大的?可能会殒命于此。


    但她一点?都不怕,看向刑罚台外对她冷眼旁观的?时戈、云飞骆、郁白苏和?卫不凡,有些疯狂的?开口?。


    “就算你们能杀了我,但你们就真?的?赢了吗?”


    时戈等人并不说话。


    云心宛就指着?云可初,疯狂地继续道?。


    “她是你的?道?侣,你的?姐姐,你青梅竹马的?未婚妻,你的?至交好友,你们能为了她把天衍宗拱手相?让,但你们护在?手心的?人,真?的?是云可初吗!”


    “她就是一个外来者,一个为了助我飞升的?任务者,是她夺舍了云可初,顶替了云可初的?身份。”


    “你们所谓的?付出,真?是可笑至极!”


    云心宛说着?疯狂地笑着?,等着?看时戈等人崩溃的?表情。


    那一定,精彩至极。


    但她等了又等,却什么都没有看到,云可初并没有因为她的?话而慌乱,时戈和?卫不凡等人表情更是没有丝毫的?变化,像是早就知道?了这件事情。


    但这,怎么可能呢?


    她也是前两天才知道?云可初也是任务者之一,然后就带着?所有任务者马不停蹄地赶来天衍宗。


    时戈等人根本?就没有知道?这个事情的?机会,他们怎么能不错愕呢?


    云心宛嘴角的?笑意?凝住。


    难以?置信地瞪大眼睛。


    一直站在?角落里,没有说话的?郁白苏,走到了云心宛面前,表情很是淡漠的?开口?。


    “不,她一直都是云可初。”


    “从未被人夺舍过。”


    “这绝不可能!”云心宛出声反驳。


    若是云可初没有被夺舍过,怎么会成为任务者,甚至为了她能够飞升,主?动让出了灵根。


    还有她身边聚集的?那么多的?任务者,难道?都是假的?吗?


    云心宛一点?都不相?信。


    郁白苏眼中?淡漠的?神色未变,完全没有理会云心宛错愕的?表情。


    眼眸凝视着?虚空,像是陷入了回忆之中?。


    “我最了解云可初的?性子,骄奢蛮横,哪怕被撞到头破血流,也一定会在?人前露出最骄傲的?一面,绝不可能吃一点?亏。”


    “可有一天我却发现,云可初竟然会在?所有人面前哭道?晕厥,然后被云老爷偷偷带出了云府,第二天明明疼痛难忍,却硬是在?人前装出了一副没事的?模样。”


    “后来更是能容忍私生女的?你,堂而皇之进入云府,甚至还能装一只眼闭一只眼的?,让人顶替了她救命恩人的?功劳。”


    “我就知道?,云可初变了。”


    “但是她又没变,只要是不涉及你的?事情,她依旧是之前那个骄奢任性,眦睚必报的?云可初。”


    “所以?,问题一定出在?你身上,以?至于让任性的?云可初能对你忍气吞声。但是我观察了你很久,都没有找到原因,只能在?云可初表达出想要远离我的?时候,主?动划清界限,做出一副和?云可初决裂的?模样。”


    “因为我怕她完不成任务,会受到伤害。”


    云心宛震惊地瞪大眼睛。


    只觉得双眼异常干涩。


    郁白苏那双淡漠的?眼神,慢慢移到了云心宛的?身上,没有一丝情绪,却又非常锐利。


    “现在?,原因终于找到了。”


    “是你的?存在?,让系统封闭了云可初之前的?记忆,让她误以?为自己只是外来者,所以?才会把原本?属于自己的?东西,拱手相?让。”


    云心宛本?能地摇头。


    “不是这样……”


    她下意?识看向那些任务者们,想说他们和?云可初一样,都是系统安排的?人,是原本?不属于这个是世界的?人。


    但她刚看向那些任务者。


    就被惊得忘记了动作。


    那些曾经对她唯首是瞻,被她苛刻对待也依旧守在?她身边的?任务者们。


    此时正眼神愤怒,恶狠狠地盯着?她。


    郁白苏在?一旁用毫无情绪的?声音解释道?。


    “看到那些遍布整个修真?界的?点?点?荧光了吗?那就是你之前求而不得的?天道?机缘,是这个世界的?天道?意?识所化。”


    “能够隔绝系统对他们的?控制,恢复所有的?记忆。”


    云心宛有些艰难地动了动唇。


    却没有发出声音。


    卫不凡见此,不耐烦地往前走了一步,烦躁的?语气中?满是厌恶。


    “你不会再有帮手了!”


    “系统再也控制不了修真?界的?修士,而你只能被困在?这刑罚台上等死。”


    云心宛眼神怔了怔。


    她想要反抗。


    却什么都做不了。


    心中?默念了无数遍,依旧感受不到和?系统的?联系,而她的?生机正在?被屏障不断抽走,很快就要耗尽。


    满头的?青丝开始变白。


    脸上也浮现皱纹。


    生命,似乎要走到了尽头……


    她不甘地望着?天空,不甘、绝望,最后只在?唇边化作一句呢喃。


    “怎么会这样……”


    她的?话音刚落,原本?空无一物的?天空突然裂开了一个大动,机械感的?声音清楚地传到了每个人耳中?。


    “书中?剧情彻底更改,自动修复程序失败,世界将会毁灭。”


    天空的?裂缝越来越大。


    黑雾涌进,像是要将世界吞噬。


    看着?被黑雾笼罩,脸上露出恐慌,不断逃窜的?修真?界众人,云心宛直接笑出了声。


    她不好过。


    整个世界都要为她陪葬。


    真?好啊!


    云心宛嘴边的?笑意?越来越疯癫,带着?复仇成功的?肆意?。


    但很快,她就笑不出来了。


    云可初和?时戈合力将灵力输入一块石头中?,紧接着?,那块石头就暴发出了巨大的?光芒。


    无数的?荧光涌向天空。


    阻挡了黑雾。


    再然后,那块石头,直接破裂成无数的?碎片,织成了一张大网。


    填补了空中?越来越大的?裂缝。


    世界再次恢复成风平浪静的?模样。


    云心宛眼睁睁看到天空被缝补后,降下的?无数灵韵,修复修士们因为黑雾而被腐蚀的?伤口?。


    她难以?接受这个结果。


    怎么到最后,受伤的?只有她一人?


    “我可是书中?的?女主?啊……是数万年里唯一能飞升的?修士……怎么会变成这样……”


    云心宛难以?置信地呢喃。


    云可初抬头看向云心宛落魄的?模样,眼中?没有流露出一丝同情。


    在?她恢复之前记忆的?时候。


    紫天草也醒了过来。


    然后她就知道?了这个世界的?真?相?。


    才能在?后来,利用她和?时戈结契时,种下的?同心锁,偷偷联系了时戈,才能专门为云心宛,布下了今天的?这个局。


    “就因为你是书中?的?女主?,为了给你的?飞升造势,所以?数万年间,有多少大能飞升无门,被活活困死在?了修真?界。”


    “就因为你是女主?,运气逆天,所以?你能够理所应当?地抢夺别人的?东西。可是这对其他人公平吗?”


    怎么会不公平?


    她能抢来的?东西就是她的??


    这世界围着?她转,有什么不对!


    云心宛在?心底疯狂的?反驳,但因为身体的?生机几乎耗尽,一句话都说不出口?。


    云可初冷冷地看了云心宛一眼。


    才继续开口?道?。


    “数万年前,所有大能联手求得的?天道?机缘,就是为了今日系统带来的?劫难。”


    “如今修真?界的?一切都恢复正常,但这一切都和?你没有关系了。”


    云心宛愤怒地动了动唇角。


    想要大声地反驳。


    但是她的?生机已经被屏障彻底耗尽,只能面带不甘地闭上了眼睛。


    云可初回头看向始终站在?她身后的?时戈。


    冷冷的?面孔上带上了些许笑意?。


    “系统被消灭,世上再无书中?女主?,修真?界的?秩序再也不会被人破坏!”


    时戈点?了点?头。


    幽冷的?眼尾带上了轻松的?神色。


    他作为天道?守护者的?使命已经完成,也找到曾经会被云可初抛弃的?原因是系统作祟。


    心中?的?执念消失,整个人都变得轻快。


    云可初朝时戈伸出了手。


    “我们配合的?真?好,合作愉快!”


    时戈笑着?握了上去,幽冷的?眼尾带着?浅浅的?笑意?,开口?说道?。


    “合作愉快。”


    云可初笑着?歪了下头。


    接着?,时戈的?手腕上,就多了一个花环,和?那个被他珍藏在?禁地山洞的?花环一模一样。


    “我觉得你的?手和?这花环很搭。”


    “所以?,要不要做我的?道?侣?”


    时戈眼神微动,脑海中?闪过了很多的?画面,他握着?云可初的?手,坚定地回了一个字。


    “好。”


    世上再无书中?女主?。


    再也没人能让他们分离。


    生生世世,白首相?依,不再是随口?的?戏言,而是他们余生最真?实的?写照。


    —完—


图片    请收藏魔.蝎.小.说.网 WWW.MOXIEX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