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蝎小说 > > 侦探实录 > 【正文完结】
    ◎没事了,闹闹◎


    从江序杀人被抓之后, 江绾变得不爱说话,面无表情的等。


    等一个结果。


    直到两米八把江序心理出问题的消息带回来。


    江绾脑子里闪过许许多多画面。


    那些江序说要去买烟的背后,还藏着这样的隐情吗?


    所以, 不是他想离开,是他不得不离开, 把自己藏起来。


    席泽辰知道这件事, 得去问清楚。


    医院里,警方的人刚走, 席泽辰看到江绾推门进来。


    “来啦!”席泽辰像是猜到她会来,脸上挂着苍白的笑意, 招呼她坐下, “帮我削个苹果。”


    江绾稍愣,随即拿起刀和苹果削皮, 看着果皮一点一点脱离果肉, “现在能说说我哥的事情了吗?”


    沉默良久, 席泽辰缓缓开口, “江序从……”


    停顿住, 刻意避开说他们父母的死。


    “那之后他就不太对劲!”席泽辰陷入回忆, “找上我的时候,他手里拿着刀。”


    在脖子上比了个手势, “刀架在这儿, 怀疑是我……”杀了你们的父母。


    后半句, 他没有说出口。


    现在事实告诉他,人虽然不是他杀的, 却因为席家的事情而死。


    面对江绾的时候, 他很愧疚。


    当时, 江序相信他, 放下刀子,从窗口翻出去隐没在黑暗里。


    他理解江序的怀疑,相对也很担心江序会出事,总是联络他。


    不过,那些发出去的消息都石沉大海。


    还有永远不会被接通的电话。


    席泽辰以为他们之间的友谊已经走到尽头。


    没想到,在这时候江序再一次找上他。


    希望席泽辰帮他找个地方,关起来。


    江序其实完全可以找个地方把自己关起来,但他不知道自己的状况会持续多久?


    席泽辰始终记得江序当时说的话,“我不能死,还不能死……”


    一开始,席泽辰不知道江序到底怎么了?


    因为他答应江序找到地方之后,除了每天固定送食物和水,不会去特别窥探。


    那时候,席泽辰每天亲自给他送食物和水,不敢假手于人。


    也是这样,渐渐发现江序的状况很不对劲。


    江序躺在地上,一直躺着……


    喃喃自语说些奇怪的话,看到席泽辰会喊他“小辰”,听到这个称呼的时候,席泽辰才觉得不对劲。


    江序从不这样喊他,江序的父母才会这样称呼他。


    不能放任他这样下去,即便以后会被江序责怪。席泽辰找来医生……


    通过治疗才知道,江序走不出父母的死亡,常常会出现幻觉,好像父母还在和他说话……


    而幻觉的最后都会定格在父母的死,他躺在地上,就像父母当时的样子。


    然后会变得暴虐,那时候的他相当危险。


    但是,江序的情况很奇怪,他极力压抑着暴戾。


    他的心里有一只凶兽,而他像是要和这只凶兽找到相处的平衡。


    从那开始,他说要画画。


    整日整夜的关在屋子里画画,模仿父亲的笔触和风格……


    席泽辰以为他的情况在好转,但是心理医生却很担心,江序的情况只是看起来在变好。


    他不再暴虐的踹门砸墙,看起来寡言少语,情绪稳定……


    但那只是看起来……


    心理医生不觉得他好了,而是他变成了那头凶兽。


    江序却并不觉得这样有哪里不好?


    血液对他会有很大的刺激,他喜欢红色,流动的红色。


    心理医生说很可能是因为父母的死状被他看到,所以影响到他。


    只要看到血,就会想到他父母的死状。


    那时候他的心率、血压……各项数据都在显示他不对劲。


    但是,外表却丝毫看不出来,冷静到可怕。


    医生猜测,他对流动的血液特别有反应,想出来一个办法,让他削苹果。


    江序非常配合,待在屋子里不是在画画,就是在削苹果。


    突然某一天,江序说不想再看心理医生,而他表现的一切都很正常。


    席泽辰不同意也不行,因为江序只要不想见心理医生,他可以换地方。


    这种情况让他一个人在外面太危险,席泽辰只能不让心理医生过来。


    江序一直没出问题,偶尔出门都没意外状况,席泽辰也放心下来,觉得是自己太过于担心。


    那段日子,两人聊了许多。


    江序的事情,席泽辰知道的很清楚。


    之后,席泽辰回国,原本的计划是用画展上的画把凶手引出来。


    谁知道一直没有成功,江序才失去耐心,在国外偷画搞出大动静。


    他以自己为饵,等凶手找上门。


    席泽辰想阻止,但是偷画的事情他也是事后才知道。


    没劝住江序,他要做的事情根本劝不住。


    江序这次回国,其实本来没打算现身的,想亲自确定江绾过得不错就返回国外。


    谁知道,江绾被警方带走,弄得他不得不现身。


    意外让他得知《星火》极有可能在齐怀森手里,想着把画拿回来再离开。


    谁知道,事情变成了这样。


    席泽辰看着削好皮的苹果,声音有些低沉,“这样的苹果,他每天要削很多。”


    江绾盯着手里的苹果出神,很多情绪萦绕在心间,却什么都说不出来。


    “闹闹,别觉得自己什么都没帮上忙。要不是还有你在,或许江序用的方式会更加不顾一切。”席泽辰懂他,比任何人都懂他,“相信我,这一刻才是江序这几年来活得最放松的。”


    席泽辰没有说错,江序确实觉得轻松,没什么比手刃弑父杀母的仇人来得痛快。


    在江序的眼里,什么道德,什么法制……统统不重要。


    他只知道自己的仇必须自己报,即便是和秦淮同归于尽他都非常乐意。


    其实,他早就没打算活着,但绝不能轻易的死,他要找到凶手同归于尽。


    从他下定决心开始,第一件要做的事情就是远离江绾,任由她一个人在外奔走追查真相,任由她碰壁受委屈。


    再然后骗她回国,只要疏远冷淡了,等哪天江绾收到他死了的消息也不会太难过……


    随着秦淮的死在江序手里,案子告破。


    江序的精神鉴定反反复复做过许多次,评估出来的结论,他是个极度危险人物。


    他被关在精神病院里,但是根本管不住他,不管他身上怎样被束缚,都能被他轻松解开,自由行走。


    但他表现出来相当平和,没有伤人,反而像以前一样……


    至于王莹,全部都招供了。


    她第一个杀掉的人是她的父亲,这事情因为一次发病意外告诉秦淮,从那时候开始,秦淮常常关心她。


    直到她再杀人,秦淮甚至配合她。


    现在想来,秦淮不过利用她的病来当杀人的刀,也是日后顶罪的退路。


    案发后,江绾再见到江序是在精神病院。


    江序的精神看起来很好,要不是他身上穿着病号服,根本看不出他是病人。


    “真傻,为什么不早点告诉我?”江绾觉得这样的结果也不坏,起码现在随时都能来看江序。


    而不是像以前一样,总是见不到人。


    “现在知道也不晚。”江序无所谓的耸耸肩,“在这儿挺不错的,我和大严天天偷鸡腿吃,比以前轻松多了。”


    江绾知道他待在这里是心甘情愿的,不然精神病院怕是困不住他。


    “对了,下次来给我买点儿画纸和画笔。”


    “想画画?”


    “当然,还有你要养嘛,我没别的本事,画了画让阿泽去卖,挣钱给你买漂亮衣服。”


    江序一脸骄傲。


    “好,下次看你的时候帮你带来。”江绾看着他轻笑,“我等着哥哥挣钱养我。”


    江序点点头,许久没说话,等江绾要离开的时候,出声叫住她,“闹闹,这是我的选择,别怪自己。”


    “……嗯!”江绾不敢回头,怕他看见自己掉眼泪。


    她知道啊!


    知道是江序自己选的,就是全部都知道才这样难受!


    江序根本不想在精神病院里待着,但是为了她……


    那天江序对秦淮下手时候的眼神,江绾不会看错。


    江序觉得解脱,他根本不想活,他甚至是等警方冲进来才动手,原本是计划着让警方击毙他吧!


    但是她在一旁疯似得喊着哥哥……


    他才把刀放下来,被蜂拥而至的警察摁在地上,一脸无所谓的笑着,仿佛感觉不到疼……


    用无声的口型安慰她:没事了,闹闹!


    江序没有选择死路,所以才刻意说起自己的病……


    他得活着,只要死了,江绾会一辈子活在愧疚里。


    他的闹闹啊,怎么可以一辈子被束缚在这样的情绪里?


    他的闹闹,他最疼的妹妹,得去过自己想要的生活。


    只要他活着,闹闹就能翱翔天际……


    所以,江序心甘情愿的待在精神病院里。


    而江绾又怎么会不明白这些?


    走出精神病院的时候,柴飒站在车边等她。


    “他怎么样?”随意的问一句。


    “挺好,我们去买画笔和画纸,他想再画画。”江绾拉开车门上车。


    转念想到,“对了,来之前你说有事和我说,什么事?”


    “……”柴飒偏头看她,随即发动车子慢慢驶离,轻轻勾起唇角,“不是什么大事,等以后再和你说。”


    马上过年了,街上的年味越来越重。


    柴飒也是在刚刚明白过来,江绾根本没有感情上想,时机还不成熟。


    等开春吧,天气暖起来的时候,这朵名叫江绾的花也许自己会盛开!


    【📢作者有话说】


    正文完结啦!感谢大家的陪伴。


    这本番外还没有写,因为计划着想更多案子,开一本《大发侦探事务所》


    接档文《亲爱的邻居》无限流悬疑文


    不管丁安哪天死的,醒来就回到圣诞节那天的机场。


    她也不清楚能活到哪天?


    一定要努力自救,想尽办法活下去。


    无限流|悬疑解谜


    第五次循环


    丁安知道自己逃不掉,只能和糟糕的命运拼了


    第n次循环


    丁安:说出来你肯定不信,我正在经历死亡循环,我一次次被杀,一次次活过来想改变命运,吴律,要是你遇到死亡循环这样的事情要怎么办?


    吴轩霖:……你需要的不是律师的专业意见,我想你需要一个心理医生。


    第n次循环


    丁安:我改变了他们的命运,原本会死的人,我都救下来了。可是……谁来救我?


    在她又一次“死”过去之前,她看到那个让她去看心理医生的男人疯了一般跑过来。


    在她闭眼的那一刻,好像听到他说:别怕,我来救你。


    男主闷骚嘴毒律师


    女主有仇必报富家女


图片    请收藏魔.蝎.小.说.网 WWW.MOXIEXS.COM